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 區域特色
[寶藏]遼博:透過陶俑看唐朝時尚
2020年01月19日 09:06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商越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透過陶俑看唐朝時尚 女騎手穿長靴罩面紗戴帷帽

  記者 商 越

  核心 提示

  遼寧省博物館展出4件神態各異、英姿颯爽的唐代騎馬女俑??梢钥闯?,受到北方游牧民族文化的影響,女子騎馬成為一種風尚。從這4件騎馬女俑中,我們可以發現唐代女騎手的“標配”:長靴、長褲、胡服,外加一頂由絲綢之路傳來的時髦帷帽,讓今人更立體直觀地領略到唐代女性的精神風貌和大唐盛世的氣息。

  朝陽唐代高官墓 出土6件騎馬女俑

  遼寧省博物館展出的4件活靈活現的唐代騎馬女俑,一件是朝陽唐代孫則墓出土的釉陶騎馬女俑,通體施淡黃色釉,女子頭發前部劉海中分,嘴角含笑,表情端莊,身著披巾,內襯低胸襦衣,下著長褲,腳穿尖頂靴;一件是朝陽唐代魯善都墓出土的彩繪陶騎馬女俑,只見女子頭梳雙環望仙髻,彎眉細目,上著對襟短襦衫,下著紅色長褲,足蹬長靴;第三件是河南省博物館館藏洛陽出土的唐三彩騎馬女俑,女子頭梳高髻,著窄袖翻領襦衣,肩搭披帛,下穿長褲,足蹬軟靴,神情從容淡定;第四個是旅順博物館館藏新疆出土的泥塑彩繪騎馬女俑,馬背上的女子也是發髻高綰,面涂白粉點紅唇,下身著白棕色相間的豎條紋褲,勒韁前視,神情悠然高貴。四匹馬都是身形健壯,鬃毛整齊,精神抖擻,從中我們能夠看到唐代仕女出行的真實樣貌。

  朝陽博物館副館長韓國祥告訴記者,釉陶騎馬女俑是2003年從孫則墓中發現的。當年的考古人員對朝陽市纖維廠原址基建工地進行搶救性發掘,發現這里是唐代孫氏家族墓,共有17座磚室墓葬,是目前朝陽地區發現的規模最大、數量最多的唐代家族墓葬,墓地出土文物有數百件。其中孫則墓位于墓地中部,是整個墓地規模最大、出土遺物最為豐富的墓葬,且保存相對較好。

  據孫則墓志記載,孫則生前任職大多在營州(今朝陽)地區,最初任遼州總管府典簽,為九品或從八品。后升為參軍、北黎州昌黎縣令、松漠都督府長史、明威將軍本府折沖都尉等官職,從九品典簽逐步提拔為正二品上柱國。唐永徽六年(655年),孫則去世,終年67歲。

  從墓志中可知,孫則生前官職較高,地位顯貴,因此墓葬規格也很高。從墓室規格來看,孫則墓由祭臺、墓道、墓門、甬道、墓室四部分組成。從出土遺物來看,孫則墓盡管早期被盜,但隨葬的遺物還是比較豐富,有瓷俑、瓷器、陶器、唐三彩殘片、鐵器、皮革等幾類。墓室前部中央還發現墓志一合,出土遺物150多件。其中人俑86件,鎮墓神煞俑4件,大型駝俑、馬俑7件。另外還有6件騎馬女俑,有4件女俑戴著帷帽。

  朝陽在唐代稱營州,唐初在朝陽設營州總管府,唐武德七年升營州都督府,是唐朝在東北設立的唯一的中原州治,并統督北方和東北七州兼平盧節度使治所,是唐王朝在東北首要的政治、軍事、文化中心,也是中原王朝與東北及東北亞文化相互交融的樞紐之地。正是由于營州重要的戰略地位,唐王朝因此派遣大批的軍人到營州戍邊,其中也有一些高級官吏,孫則就是其中之一。迄今為止,朝陽地區發現唐代墓葬近250座,在時間上基本都屬于“安史之亂”之前,也就是從初唐至盛唐時期。這些朝陽境內出土的唐代遺物,印證了朝陽在唐代的歷史地位,同時也反映出朝陽雖在東北,但是仍然與中原的經濟文化發展保持著高度的一致。

  騎馬必備:戴帷帽綴網紗遮住靚妝

  “孫則墓出土的戴帷帽女俑,帽檐邊緣一周有凹槽,可用來綴網狀面紗?!边|寧省博物館助理館員馬卉告訴記者,這些帷帽呈扁體圓形,正面有圓乳狀凸起,這種帷帽的造型,一般認為是由冪籬改造而來的。

  據文獻記載,冪籬,也稱“大頭長裙帽”,類似現代的斗篷,最早起源于古代阿拉伯地區,因為當地多風沙,日照也很強烈,人們為了防風沙、遮陽防曬,就流行戴起了冪籬。當時是男女通用,長可障身,后來通過西域傳入中原,其傳播者應為沿著絲綢之路來到中原經商的波斯商人、阿拉伯商人和西域商人。

  傳入中原后,冪籬的功能也發生了很大改變,因為內地沒有多大的風沙和暴曬的烈日,但是,它卻可以實現封建禮制不欲婦女拋頭露面而要障蔽的目的。因此,在統治階級的提倡下,冪籬成為宮廷婦女和王公貴族婦女出行途中,防止被人窺視的障面用具,在南北朝末年和隋代、初唐迅速流行起來。雖然冪籬有很強的實用性,但是穿戴以后既不方便,又很笨重。于是唐高宗永徽年間以后,一種經過改進的帽子逐漸開始流行,這就是“帷帽”。

  馬卉說,唐時的帷帽多用藤條或席片做成帽形的骨架,糊裱繒帛,有的為了防雨會刷上桐油,然后再在它的檐上加綴一圈長度到頸部位置的紗網,就成了帷帽。這種縮短了的冪籬,暴露了身體,但仍遮蓋著五官,用意還在于遮蓋面部。到武則天時代,戴帷帽的流行時尚達到了頂峰,也成為當時營州女子外出時非常喜歡的帽飾。孫則墓出土的騎馬女俑,就再現了營州女子頭戴帷帽騎馬出行的情景。

  據《舊唐書·輿服志》記載:唐初,武德、貞觀之時(618—649年),“宮人騎馬者,依齊、隋舊制,多著冪籬,雖發自戎夷,而全身障蔽,不欲途路窺之。王公之家,亦同此制”。永徽之后(650—655年),“皆用帷帽,拖裙到頸,漸為淺露”。武則天之后(684—704年),“帷帽大行,冪籬之制漸息”。開元初期(713年),“從駕宮人騎馬者,皆用胡帽,靚妝露面,無復障蔽。士庶之家,又相仿效,帷帽之制,絕不行用。俄又露髻馳騁,或有著丈夫衣服靴衫,而尊卑內外,斯一貫矣?!?/font>

  從這段文獻記載,我們可以大體了解唐代女子騎馬著裝的發展歷程,到武則天時期,帷帽開始廣泛流行,冪籬服制漸漸消失。而到了唐玄宗開元年間,宮廷婦女騎馬又流行戴起胡帽,不再遮蓋美麗面容,普通百姓家也競相效仿,帷帽制度銷聲匿跡。唐玄宗開元十九年(731年),詔書上也要求:“婦人服飾……帽子皆大露面,不得有掩蔽”(出自《唐會要》),這說明官方已經完全認可了女子露面這種變化。再后來,婦女騎馬將頭發也露了出來,甚至著男裝服飾,英姿颯爽地走上街頭。這一點在《虢國夫人游春圖》中有所體現。從冪籬到帷帽、胡帽,再到露髻馳騁,女子帽飾的變遷是與當時社會開放的潮流相適應的。

  穿胡服馳騁:長靴長褲搭窄袖短衫

  受到北方游牧民族生活習俗的影響,騎馬出行成為唐代一種社會風尚,男子出席隆重場合都要騎馬,貴族女子也不甘落后。據史料記載:李淵之母獨孤氏、李世民之母竇氏、李治之母長孫氏都是鮮卑人。鮮卑女子在其氏族中向來享有較高的社會地位,并且有參政的習慣,她們視騎馬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這些有胡族血統的宮廷貴族婦女首先帶來一股“胡風”。

  馬卉介紹,從這四件騎馬女俑中,我們可以發現唐代女子騎馬的“標配”裝束,除了一頂帷帽,還有長靴、長褲、窄袖短衫等胡服打扮。穿靴子便于騎乘,上馬踩蹬不磨腳,因此成為騎馬必需裝備?!吨腥A古今注》記載:“靴者,蓋古西胡服也,昔趙武靈王好胡服,常服之……取便騎乘也?!崩畎住秾啤吩娭小皡羌寮汃R馱,青黛畫眉紅錦靴”,即描繪了年方15歲的吳姬穿著時尚紅錦靴的情景。

  為適應婦女騎馬的需要,干凈利落的長褲、窄袖短衫的胡服打扮也隨之流行。馬卉解釋,因為穿裙裝不便于墜鐙騎馬,所以女子同男子一樣著褲裝,展出的騎馬女俑就個個穿著褲裝。當時的褲子還是很時髦的,像旅順博物館館藏新疆哈拉和卓墓地出土的騎馬女俑,就穿著波點紋的長褲;朝陽博物館館藏女俑中,著褲子的女俑就有18人。她們的褲管長度不一,有的長及膝部,有的長及踝部,且褲管很寬松,有的褲管外側還可以看到有開褉的痕跡。

  “短衣、窄袖、翻領等為胡人服飾的元素?!瘪R卉說,胡服是原西北地區少數民族乃至西域地區的舞蹈服裝,同時,這種服飾還融入了印度、波斯等很多民族元素?!缎绿茣の逍兄尽贩Q:“天寶初,貴族及士民好為胡服帽,婦人則簪步搖釵,衿袖窄小?!奔词菍拿枋?。在朝陽境內發現的唐代女俑中,充斥著這些服飾特點。與傳統漢族的深衣大袖相比,胡服沒有森嚴的等級性和政治性,裝飾自由方便,穿著舒適,且男女混穿。它不僅形式獨特新穎,而且相對比較貼身,有利于突出女性身體各部分的曲線,因而具有無法抵擋的吸引力。朝陽孫則墓,便是高宗時營州已有女子著胡服的例證。

  《新唐書·輿服志》記載,在唐玄宗時期,著胡服、戴胡帽、跳胡舞、聽胡曲已成為一種時尚。正如元稹的 《法曲》道:“女為胡婦學胡妝,伎進胡音務胡樂?;瘌P聲沉多咽絕,春鶯囀罷長蕭索。胡音胡騎與胡妝,五十年來競紛泊?!?/font>

  大唐盛世,經濟發達文化繁榮,在開明開放的風氣和民族大融合的背景下,唐朝婦女不受封建禮教的束縛,擁有自己的天地,所以唐朝才出現了大量的騎馬女俑。馬卉介紹,“安史之亂”是唐代發展的分水嶺,唐朝由此轉衰,女性的社會地位也受到了影響?!鞍彩分畞y”平定后,統治者的政策為之變化,轉而反“胡化”,女著胡服策馬馳騁的景象在唐朝中晚期甚至以后各朝代都再難見到。宋代以后,婦女受到種種制約,思想被禁錮,加之馬匹數量的減少,所以騎馬女俑漸漸消失。

作者簡介

姓名:商越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欢乐斗地主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