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頭條新聞
英國脫歐的戰略影響
2020年02月04日 21:33 來源:《現代國際關系》2019年第11期 作者:張健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摘要:英國脫歐后,英國自身、歐盟以及英歐關系都將發生重大變化,這些變化將對國際政治帶來深遠的戰略影響,甚至可能超出我們當前預期。英國短期內會遭遇較大困難,但長期看也可能會有新的發展機遇。歐盟內部力量對比將發生較大變化,在外交、防務等領域可能會取得新的進展,但與此同時內部猜忌將增多,產生系列新矛盾。英國脫歐后,不論其發展是否成功,都將長期困擾歐盟。一個脫歐后陷入困境的英國可能對歐盟心懷怨恨,但一個脫歐后發展良好的英國,則將創造一種不同于歐盟成員國身份的發展模式,進而成為歐盟內其他三心二意成員國的榜樣,導致歐盟內部不穩,甚至可能退化為一個自由貿易區。英國是個有全球影響力的重要國家,英歐關系的改變將帶來深刻的地緣政治影響,英美、歐美、英俄、歐俄關系以及更廣泛的東西方關系都會發生較大變化,未來大國競合博弈關系將更為復雜。中國作為與英國和歐盟均有緊密關系的國家,也將受到廣泛和深遠的影響。

    作者簡介: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

 

  英國尚未脫歐,目前仍是歐盟成員國。即將于12月12日舉行的選舉可能是二戰以來英國最重要的一次選舉,將決定英國與歐盟的長期經濟、政治和安全關系以及英國的未來,還可能產生廣泛的地緣政治影響。此次選舉將與英國歷史上的所有選舉不同,民生議題相對次要,脫歐成為主議題。從目前情況看,預測選舉結果非常困難。近期民調顯示,執政的保守黨支持率比工黨高出11個百分點,自民黨位列第三。約翰遜本人支持率最高,高于科爾賓10個百分點以上。有預測分析稱,約翰遜將很輕松贏得選舉。但這樣的支持率是否能持續到投票日,是否能確保保守黨贏得足夠多議席,并不確定。第一種可能是保守黨贏得多數,現有協議獲得議會通過,英國在2020年1月31日前脫歐。第二種可能是工黨贏得多數,英國將舉行第二次全民公投,脫歐不確定性延續,但這種可能性目前看不太大。第三種可能是自民黨以及其他留歐黨贏得多數,直接取消脫歐,這一種可能性目前看也較小。第四種可能性是,英國議會無單一政黨獲得多數,脫歐可能仍然陷入僵局。

  總體判斷,英國將會以某種形式脫歐,較大可能是基于現在歐盟與英國達成的脫歐協議。不論如何,脫歐進程可能已經接近終點。英國脫歐是現代國際政治中的一件大事,但由于脫歐尚未實際發生,其影響還未顯現,容易受到忽視,所以對英國脫歐的戰略影響包括其地緣政治影響討論并不多。實際上,長期而言,英國脫歐的戰略影響可能超過2016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因為美國還是那個美國,特朗普之后美國的政策可能會發生一定程度的回擺,但英國脫歐后,英國、歐盟以及英歐關系都將發生重大變化,這些變化將對國際政治帶來深遠戰略影響,甚至可能超出我們當前預期。    

  對英國的影響 

  脫歐對英國的影響可以從兩方面進行分析。一方面是消極影響,也就是說,英國脫歐后,與歐盟關系發生重大改變,這種變化肯定會對英國經濟、政治和國際影響力構成負面沖擊;另一方面是積極影響,也就是說,英國脫歐后,很可能會舉與歐盟不同的旗,也將走與歐盟不一樣的路,英國未來主動的戰略及政策選擇可能會給英國帶來更為積極、深刻的變化和影響。

  先看消極影響。從經濟上看,英國加入歐盟46年來,雙方已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兩者聯系十分緊密。歐盟是英國最大貿易伙伴和最大出口市場,2018年,英國向歐盟出口2910億英鎊,占英國出口總量的45%;從歐盟進口3570億英鎊,占英國進口總量的53%。從金融上看,金融業是英國支柱產業,2017年為英國經濟貢獻1190億英鎊,占英國全部經濟產出的6.5%;2016/2017財年向英國政府繳納稅收274億英鎊,占英國全部稅收的4.8%。金融業還直接提供110萬個崗位,間接崗位人數更多。金融業也是英國最大的出口業,是全球金融貿易盈余最多的國家,占英國向歐盟及世界出口的10%。但英國金融業高度依賴歐盟市場,比如英國雖然不是歐元區國家,但卻是全球最大的歐元交易中心?!敖鹑谧o照”是英國金融機構在歐盟單一市場內開展業務的保證。這一制度是指歐洲經濟區(成員包括歐盟28國、挪威、冰島和列支敦士登,簡稱“EEA”)國家的金融機構能在歐盟內自由開展業務;EEA以外地區的金融企業在英國建立分支機構并經審批后也可以在EEA區域內開展業務。如果沒有“金融護照”,在歐洲開展金融業務成本將大大增加,部分業務(如歐元計價產品的清算)與就業將慢慢轉移到歐元區金融中心。英國脫歐后,雖然英國與歐盟的貿易以及金融關系還將以某種形式持續開展,但毫無疑問,這種關系的緊密度將顯著弱于英國作為一個歐盟成員國時的英歐關系。這至少會在中短期內影響英國經濟發展,甚至可能造成較大沖擊,即便保守黨政府對此也不諱言。

  從政治上看,英國的完整性會成為一個巨大的問號。英國由英格蘭、威爾士、蘇格蘭與北愛爾蘭四部分組成,前兩個地區在脫歐公投時均支持脫歐,后兩個地區則支持留歐,也有較強的分離主義思潮。英國脫歐后,分離主義運動肯定會有進一步發展?;诋斍暗挠W退出協議,北愛爾蘭將事實上留在歐盟關稅區,與愛爾蘭共和國的經濟聯系會進一步增強,與英國本土的經濟聯系會逐漸弱化。長期看,人口變化及經濟相對愛爾蘭共和國的滯后將加快北愛爾蘭與愛爾蘭共和國的統一進程。調查顯示,親愛爾蘭的天主教人口已經超過親英國的新教人數,略超過半數的北愛爾蘭民眾支持與愛爾蘭的統一。蘇格蘭民族主義情緒進一步上揚,要求再次舉行獨立公投。盡管英國首相約翰遜聲稱不會同意蘇格蘭再次舉行公投,但不排除未來的英國政府可能在蘇格蘭的壓力下同意其再次舉行獨立公投的可能。而且更重要的是,占主體的英格蘭人并不強烈反對蘇格蘭或北愛爾蘭脫離英國,相當一部分英格蘭民族主義者認為,如果它們要獨立就隨它們去。數據顯示,大多數保守黨人寧愿接受蘇格蘭和北愛爾蘭離開英國的后果,也要堅決脫離歐盟。

  至于英國的國際影響力,短期肯定是受損的,最近三年來,由于英國忙于脫歐,在國際事務中的能見度已明顯下降。

  再看積極影響。這方面的影響到底有多大,目前看很難有一個清晰的結論,只能做一種推理上的分析。習主席說,“歷史是現實的根源,任何一個國家的今天都來自昨天。只有了解一個國家從哪里來,才能弄懂這個國家今天怎么會是這樣而不是那樣,也才能搞清楚這個國家未來會往哪里去和不會往哪里去?!币卮鹩磥頃扇∪绾尾煌跉W盟的政策從而改變自己,首先就得回顧一下英國與歐盟的關系史,探討英國脫歐的根本原因。

  關于英國為何選擇脫歐,討論得較多的是關于時任首相卡梅倫的錯誤決策。2013年1月,卡梅倫首相在彭博社的演講中提出,如果保守黨贏得2015年大選,將在2017年底之前舉行全民公投以決定英國是否退出歐盟。2015年5月,保守黨在大選中意外獲勝,卡梅倫不得不兌現選前承諾,在2017年6月舉行了他認為不太可能舉行、即使舉行也肯定會贏的公投。當然,公投結果是51.9%的人支持脫歐,48.1%的人支持留歐。輿論將原因歸結為2016年的大環境,其時歐洲尚未從債務危機、難民危機中緩過勁來,民粹主義興起,認同政治泛濫,英國人普遍認為歐盟沒有前途,是英國的拖累,因而向往一種不一樣的、可能有風險但也可能會更美好的生活。但問題是,法國、德國以及意大利等歐盟國家處于同樣的大環境中,既有經濟形勢好于英國的德國等國,也有經濟形勢不如英國的法國、意大利等國,那么,為什么偏偏是英國選擇脫歐。一般認為,地理、歷史及文化等因素發揮了重要作用。英國處于歐洲的邊緣,英吉利海峽把它與歐洲大陸隔開。英國因此一直有雙重身份認同,既是歐洲國家,但更多認為自己是大西洋國家。英帝國建立在歐洲之外,與北美、澳洲、南亞等英語國家有很強的文化聯系等。歷史上,英國從未愛上歐盟。1950年,英國拒絕參與關于煤鋼聯營的談判,1955年,英國拒絕參與建立歐洲經濟共同體的談判。20世紀60年代之所以選擇加入歐共體,是因為有不得已的經濟原因。因為這些因素,英國從未理解真正歐洲一體化的政治屬性。這是英國與歐盟關系的最大問題。

  英國將歐盟看作一個大市場和一個高級自貿區,也只算經濟賬,不算政治賬。20世紀80年代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有一句名言就是“拿回我們的錢”,要求歐盟向英國返還一部分錢,否則就癱瘓歐盟議事。英國反對任何可能損害英國主權的一體化舉措,所以沒有加入申根區,也沒有加入歐元區。1992年《馬斯特里赫特條約》通過后,歐洲一體化開始向政治一體化以及歐元區一體化的方向發展,英國在歐盟內越來越感覺不舒服。對于法德試圖加快歐元區改革的舉措高度警惕。因為歐元區深化一體化,意味著英國將繼續邊緣化,無法參與歐元區重要決策,也無法捍衛本國金融利益及在單一大市場內地位。也就是說,一體化的發展路線與英國的利益和身份認同形成越來越大的沖突?;谶@一原因,英國遲早會不得不選擇脫離歐盟。如果不是2016年,也可能是未來哪一年。

  回顧英國與歐盟的關系,探討英國脫歐的根本原因,從中可以判斷未來英國可能采取的政策舉措。英國是個自由主義的國家,推崇自由貿易,認為歐盟保護性太強,官僚主義嚴重,繁文縟節太多,希望從歐盟獨立,獲得經濟、貿易以及社會規則方面的自主權,能夠自由的與世界上其他國家簽署貿易與投資協定,“全球英國”以及“泰晤士河畔的新加坡”是脫歐派的口號。這也是英國政府即使冒著最終可能失去北愛爾蘭的風險,也要堅決退出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聯盟的原因。未來英國的政策取向重點可能在三個方面:一是經濟開放,二是經濟自由化,三是專注自身比較優勢。長期以來,英國都是一個經濟上生氣勃勃的國家,相對歐洲大陸更為開放,其經濟、文化及社會的基本面不會因脫離歐盟而出現什么根本性變化。英長期堅持自由貿易,脫歐后將更為開放,這一方面與歐盟的對比將更為突出。英國并不特別焦慮貿易上的巨額逆差,而是看重自身比較優勢,看重從全球進口價廉特美的商品以及吸引外資,英國并沒有歐洲大陸的“冠軍企業”情結,更關心的是就業而不是品牌的歸屬。對貿易與投資的開放會形成英國對歐盟的比較優勢。因此,長期看,英國經濟活力可能會強于歐洲大陸。

  如果英國能處理好自己的經濟和社會、政治問題,能在對外關系中奉行務實、靈活立場,也有其國際空間。而且英國仍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其文化、媒體、金融等仍有重要的全球影響力,這些都不會因為脫歐而變化,因此從長期看,很難斷言英國國際地位會持續下降?!?

  對歐盟及英歐關系的影響

  無疑,英國的退出將深刻改變歐盟的政策導向。事實上,由于英國自2016年舉行公投以來已基本上不參與歐盟事務,這種改變已經在發生。

  其一,歐盟保護主義更為突出。英國是自由貿易和投資的旗手,是推動歐盟保持開放的重要力量,英國的退出將大大改變歐盟內部對全球化和自由貿易的看法和政策。近年來歐盟出臺了諸多限制貿易和投資的政策,比如強化貿易救濟措施,加大對外來投資的審查力度等。

  其二,對經濟的政府干預開始增多。英國在經濟上主張自由主義,反對政府過多干預。但現在歐盟的政府干預正明顯增多。法國和德國2019年初力推西門子和阿爾斯通機車業務的合并,打造歐洲冠軍企業。歐盟正醞釀推出干預性更強的產業戰略。

  其三,防務一體化提速,戰略自主建設漸漸形成共識。英國始終認為歐洲的防務要靠北約,歐盟不能另搞一套,因此長期反對歐盟防務一化。但近年來歐盟在防務一體化方面已邁出了實質性步伐,如建立防務基金,推出“永久結構性合作”(PESCO),加強防務合作特別是防務工業一體化,擴大聯合軍事行動指揮中心,建立“歐洲危機預防中心”等。所以,英國即使還未正式退出歐盟,但歐盟已開始由于英國的不作為而發生重要變化。

  英國退出歐盟后,歐盟內部力量對比將會發生更為明顯的變化。

  其一,法國和德國的影響力上升,二者在維護歐洲一體化方面有共同利益,協同性上升。但與此同時,英、法、德三大國相互牽制的平衡被打破,比如以往法國可以依靠英國推動德國和歐盟在全球事務上更為積極,包括進行所謂人道主義干預;而德國則往往依賴英國抵制法國過于強烈的歐洲主義(即把歐洲建設引向平衡美國的軌道上),以及抵制法國的經濟保護本能。未來法、德兩國將直接面對彼此,沒有第三方的協調和平衡,二者政策分歧也可能更難解決,矛盾也可能會更大。

  其二,由于法、德、意、西班牙等主要經濟體都屬于歐元區,非歐元區板塊在英國離開后將更為弱勢,歐元區19國對歐盟的主導性也將更大,丹麥、瑞典及波蘭、匈牙利、捷克等非歐元區國家與歐元區的矛盾也將更為突出。

  其三,英國對歐盟委員會以及歐洲議會等超國家機構有著本能的猜疑,反對歐盟的集權化趨向。英國退出后,歐盟內政府間主義力量下降,超國家主義力量上揚,歐盟可能在更多領域采用共同體模式,即決策方式采用多數表決而不是一致通過,而歐盟內部近年來在外交、稅務等領域采用多數表決的呼聲持續上升。歐盟內部力量對比的變化有有利于歐洲一體化的方面,比如在外交、防務等領域可能取得新的進展。但新產生的矛盾如德法平衡及歐元區與非歐元區國家平衡的改變將增加相關國家之間的猜忌,從而為歐洲一體化發展帶來掣肘。

  歐盟的國際影響力也將隨著英國的退出而下降。從經濟上看,英國是歐盟內第二大經濟體,其GDP相當于歐盟19個小國的總和,歐盟市場規模將因英國退出縮水六分之一。歐盟號稱規范和標準制定的超級大國,是全球貿易協議的重量級談判對手,但隨著市場規模的縮小,其全球的規則和標準制定能力自然也會下降。從外交和戰略上看,英國與法國一起,是歐盟少有的具全球視野和全球利益的成員國,隨著英國的退出,歐盟對全球事務的關注度、參與度和影響力將逐漸下降。

  有一種觀點認為,因為英國長期扮演歐洲一體化的反對和攪局者角色,所以它的退出會有利于歐洲一體化的深化發展,而歐洲一體化的深化發展會增強歐盟凝聚力和實力及在國際上的話語權。這一看法有一定道理,比如在防務合作方面,歐盟可能會有較大進展,但實際并不盡然。歐盟的未來在于歐元區的改革和發展。目前歐元區仍然危機四伏,其生存問題并未完全解決,包括德法之間在歐元區的未來發展方向上仍有重大分歧。但這與英國并無關系。歐盟的防務發展有其限度,法國最為熱心,但北歐及中東歐多數國家并不積極,包括德國也對其可能影響跨大西洋關系而顧慮重重。10月21日,法國總統在接受英國《經濟學人》采訪時語出驚人稱北約“腦死亡”,招致波蘭、德國等國批評。所以即使英國退出了,歐盟的防務一體化在內部也仍有強大阻力,英國的退出并不意味著歐洲一體化會更為順利。

  英歐關系未來不確定性較大。按照當前英國與歐盟達成的退出協定,英歐關系有一段過渡期,持續到2020年12月底。在過渡期內,英國將失去歐盟成員資格,對歐盟事務沒有任何決策權,但承擔作為一個成員國的所有義務,即所有的現行規則保持不變,英國仍需要遵守歐盟規則,并繳納歐盟預算費用,過渡期可以延長,但只能延長一年或兩年。如需延期,英國和歐盟雙方都必須同意。但約翰遜已做出承諾,如果他帶領保守黨贏得大選,將不會延長過渡期,也就是說,不論英國與歐盟到時是否簽署新的貿易協議,英國都將于2020年12月底前離開歐盟。英國的目的是盡可能在過渡期內與歐盟就彼此經貿關系達成協議。但英歐雙方是否能在過渡期內完成貿易談判并簽署協議還是未知數。談判過程中雙方對彼此態度以及談判結果如何將深刻影響未來英歐關系。

  從本能上看,歐盟應該并不樂見一個興旺發達的英國。如果英國在脫離歐盟后發展良好,表現優于歐盟及法、德等多數歐洲國家,那就證明,脫歐對英國而言是一個正確的選擇,這將對歐盟內其他懷有異心的成員國造成致命的吸引力。比如歐元區之外的丹麥、瑞典等歐盟預算的凈貢獻國,甚至歐元區內的荷蘭等國國內要求脫歐的呼聲都會高漲。特別是如果歐盟不能解決自己的一些結構性問題如歐元區治理改革、移民問題,導致歐盟爆發新的債務危機或難民危機,這將不可避免催生新的脫歐危機,不僅是丹麥、瑞典等邊緣國家,甚至法、德、意等核心國家都可能出現新問題,比如極右翼在法國贏得總統選舉等,這會導致歐盟的松散化甚至分崩離析。這一結果是歐盟不愿見到的。

  在未來的英歐經濟關系談判中,歐盟將可能盡最大程度確保英國留在歐盟規范的軌道上,壓縮英國在規范及標準等方面的獨立性。歐盟絕不希望看到家門口有這樣一個大型經濟體,以低稅率、較寬松的社會和環境標準等對歐盟搞“不公平競爭”。德國總理默克爾已經有這種預期,稱英國脫歐后作為第三方將成為歐洲的競爭者。因此,可以預見,在后續的經貿關系談判等方面,歐盟會給英國制造難題。歐盟的心理動機是,脫歐是英國自找的,而且還拖累了歐盟,所以退出就要付出代價。但歐盟這一做法可能帶來嚴重后果。關于這一點,有一種說法是,可以看看蘇聯解體后的俄羅斯。英國與俄羅斯有一定的可比性。兩者都處于歐洲的邊緣地帶,也都擔心歐洲聯合的力量。所以歐洲兩個主要國家都呆在歐盟之外并不特別奇怪。蘇聯解體后,俄羅斯覺得被西方乘虛而入占了便宜,對北約、歐盟東擴擠壓其地緣空間一直心懷不滿。2014年烏克蘭危機的爆發就是因為俄羅斯反對歐盟與烏克蘭簽署聯系協定。俄羅斯的例子說明,即使一個大國因為解體而實力下降了,但如果其懷恨在心,也會對歐盟利益造成重大損害。當前英國國內就有不少觀點認為歐盟利用了英國的困境,分割北愛爾蘭,鼓勵蘇格蘭獨立。如果歐盟利用了英國脫歐后的困境,也可能激發英格蘭民族主義,惡化英歐關系。盡管英國與歐盟有共同的價值觀,但地緣政治并不只是價值觀驅動,情感與戰略利益也會起到重要作用。如果未來在英歐貿易談判中,歐盟對英國要價太高,或者雙方無法在過渡期內達成經貿協議,將對英歐經濟甚至政治和安全關系構成嚴重沖擊。

  綜而言之,英國問題將長期困擾歐盟。如果英國脫歐后陷入困境,英國人可能將其歸因于歐盟的打壓,進而增加雙方的敵對情緒。反之,如果英國脫歐后發展良好,將創造一種不同于歐盟成員國身份的發展模式,進而成為歐盟內其他三心二意成員國的榜樣,導致歐盟內部不穩甚至崩潰解體,退化為一個自由貿易區。

  對地緣政治的影響

  英國是個有全球影響力的重要國家,英歐關系的改變將帶來深刻的地緣政治影響。

  其一,關于英、歐地緣政治取向。英國和歐盟有共同的價值觀,也有相似的地緣政治目標,對全球事務的看法一致性較強,比如在伊朗核問題、氣候變化、敘利亞等問題上,英國往往與歐盟而不是美國立場一致。英歐過渡期結束后,盡管英歐雙方仍有價值觀及利益上的共同性,但利益與外交及安全政策取向上的差異也會增多,其遠期地緣政治影響會逐漸顯現。英國的“全球英國”口號將逐步變為現實,經濟、外交重心會進一步轉向亞太,與北美、澳洲及南亞等英語國家的經貿、人文聯系也將更為緊密。與歐盟聯系因為地理原因仍會緊密,但雙方的競爭性將日益凸顯,特別是在經貿、科技、投資以及金融等領域。與此同時,歐盟在失去英國后,對全球事務的興趣以及參與能力都將大大下降,外交將更加收縮,只更多聚焦中東、非洲等近鄰地區。

  其二,關于英美關系。英美間向來有所謂特殊關系,英國之所以長期在歐盟內三心二意,并不樂意參與一體化進程,部分原因就是認為自己并不完全屬于歐洲,并不完全是一個歐洲國家,而更多是一個跨大西洋國家,退出歐盟后可以進一步發展與美國的特殊關系。英國脫歐后,短期看,英美關系將更為緊密。英美雙方均一再表示,一旦英國脫歐,英美將立即著手簽訂更緊密的經貿協議。一方面,英國除了加強與包括美國在內的英語國家的聯系外,別無選擇,因而在很多地緣政治問題上將不得不遷就美國。另一方面,美國至少特朗普政府樂見英國脫歐,認為這有利于分化歐盟,弱化歐盟抗衡美國的實力;同時也更有利于美國控制英國。因為英國對美需求會遠大于美國對英需求。這為美國影響英國提供了抓手。但是中長期看,如果美國對英國更多只是索取,而不是支持和幫助,英美關系未來不一定會更緊密,英國也不會把所有的蛋都放在美國這一個籃子里。關于英美未來的經貿協定,英國國內已經有激烈爭論,例如認為美國的氯洗雞等產品會大量進入英國,還認為美國會削弱英國的國民衛生體系等。從目前狀況看,英美關系未來將更不平衡,而美國習慣性的單邊主義霸凌政策將對英美關系構成更大壓力。所謂哪里有壓力,哪里就會有反抗。此外,任何事情都有正反兩面。英國脫歐可能方便了英美之間的經貿聯系,但鑒于英國長期在歐盟內扮演美國特洛伊木馬的角色,英國退出歐盟后,美國也失去了通過英國影響歐盟的渠道。所以從這方面看,英國對美國的重要性是下降的。

  其三,關于歐美關系。過去幾年,歐美關系已經走在下行通道上。英國脫歐后,短期而言,歐美關系不會有太大的變化。但中長期看,歐美關系將進一步疏離、弱化。

  從經濟上看,一方面,美國奉行單邊主義,歐盟自身保護性趨強,未來雙方達成綜合性高水平貿易協定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另一方面,歐美經濟上的競爭性和對抗性正在上升,新一屆歐盟委員會已經表明立場,未來對待美國高科技公司的立場將更為強硬。由于沒有英國的協調和反對,歐盟內部將更易做出針對美國高科技公司的決策。此外,歐洲國家中,英美相互貿易與投資最為緊密,英國的退出顯然會大大減少歐美之間的貿易與投資額,弱化歐美長期經貿聯系。

  從戰略上看,歐盟推進戰略自主建設是一個長期趨勢,而歐盟所謂戰略自主,其針對對象首要就是美國,即在外交與安全領域獲得相對于美國的自主決策和“自由行動的能力”。在防務上,歐盟在防務工業一體化方面已經邁出重要步伐,歐盟下一個7年預算(2021-2027年)還將計劃安排130億歐元的防務基金,引導歐盟國家防務合作,這是其歷史上首次。顯然,歐盟在武器上的自主自足將弱化歐美防務聯系,也會招致美國的不滿,進而損害北約,并形成惡性循環。在金融和科技方面,歐盟也在建設所謂金融主權及科技主權,這些很明顯都是在針對美國,比如,通過強化歐元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降低對美元的依賴等。

  從人文方面看,歐洲國家中,英美之間的各領域、各層次的交流無疑是最為緊密的。歐洲國家中,美國人對英國人也相對更為信任。如果沒有英國在歐美之間的協調,歐美雙方將更容易相互猜忌,雙方之間的分歧和矛盾也將更難化解。這從長期看也是不利于歐美關系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傊?,一個沒有英國的歐盟,與美國的經濟、文化、防務等各領域的關系都會逐漸弱化、分化。

  其四,關于英俄與歐俄關系。英俄關系目前很差,英國脫歐后,短期看,雙方關系也很難大幅改善。但雙方對彼此態度和政策會逐漸發生調整和變化,原因在于,英國會發現自己處于和俄羅斯相似的地位,都處于歐洲的邊緣,都作為第三方、甚至作為競爭者處理與歐盟的關系,都擔心歐盟的聯合會對自身利益構成損害,都有發展與某些歐盟成員國的密切關系以試圖影響歐盟決策的需要,也就是某種程度上對歐盟“分而治之”。所以長期看,英俄雙方在對歐問題上會有更多的利益交融及合作空間,甚至不排除雙方在某些議題上聯合對付歐盟的可能。如果未來美俄關系改善,也將促進英俄關系的發展。

  歐俄關系自2014年烏克蘭危機以來一直陷于僵局,英國脫歐后,歐盟對俄強硬派力量受到較大削弱,波蘭及波羅的海國家等中東歐對俄強硬國家將面臨歐盟調整、改善與俄關系的壓力。法國總統馬克龍基于當前國際形勢變化的需要,已經明確提出要加強對俄合作,聲稱“將俄羅斯推離歐洲是個戰略錯誤”。隨著歐美關系的疏離,歐盟戰略重點向其周邊收縮,歐俄間會有更大的內生性合作需求和空間。

  其五,關于東西方關系。東西方的對立固化于冷戰時期,近年來,西方內部關系主要是歐美之間發生較大變化,東方國家間關系也在加速調整。也就是說,西方內部有矛盾和斗爭,東方國家也不是鐵板一塊,傳統東西方間整體性、系統性對立甚至對抗性關系已發生較大變化。英國脫歐將加劇這一發展趨勢。英國退出歐盟后,英、歐由一家人的關系將逐漸演變成至少經濟等領域的競爭對手,西方主要由歐美組成的板塊將逐漸演化為美、英、歐三邊關系,三者之間關系雖不平衡,但三者利益顯然不盡相同。也就是說,西方內部關系將更為復雜,這種關系將逐漸由利益而非價值觀主導,這會繼續加大西方內部的分化。東西方間意識形態因素雖然仍將發揮重要影響,但利益將占據更重要地位??傮w看,英國脫歐將有助于弱化西方概念,有利于減少東西方的整體性和系統性對立,增大東西方合作的兼容性,未來大國競合博弈關系將更為復雜。 

  代結語:對中國的影響

  與全球其他國家一樣,英國脫歐也會深刻影響到中國。鑒于過去幾十年來中歐關系的快速發展,英國脫歐對中國的長期影響也可能更為廣泛和深遠。

  首先,中英和中歐這兩組雙邊關系會發生變化。以往中英關系主要是在歐盟及中歐關系的框架下進行,英國沒有獨立的貿易政策及投資政策,英國脫歐后,中英雙方必須確立新的貿易與投資關系,這既是英國也是中國必須面臨的一個重要問題。未來貿易與投資關系談判將成為中英之間的一個首要問題。中歐關系總體框架雖未改變,但如前所述,英國退出歐盟后,歐盟內部保護主義將會有較大增長,中歐貿易與投資關系可能會受到更多的限制,這將是未來中歐關系的一大挑戰。此外,由于英國脫歐后歐盟全球視野和雄心以及行動能力都可能下降,這也可能影響到中歐在全球事務上的合作廣度和深度。

  第二,中英歐將逐漸形成一組互動緊密的三邊關系。英歐之間共同利益雖然可能多于英中或歐中之間,但英歐畢竟是兩個不同的國際行為體,在很多問題上是伙伴但也可能是競爭者,這就決定中英歐之間關系將比以往更為復雜。三者之中任何一組雙邊關系的變化都可能影響到第三方。如何確保中英與中歐關系都能順利發展,將是中國未來面臨的新課題。

  第三,中國將面臨一個新的全球戰略環境。英國脫歐一定程度上會改變大國之間的互動關系,美俄歐等主要國際角色以及其他主要地區國家均在重新審視變化了的國際環境,并將制定新的外交與安全戰略。英國脫歐改變了全球地緣政治現狀,這是新的現實,中國別無選擇,只能積極應對。(注釋略)

 

作者簡介

姓名:張健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國際關系頭條.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欢乐斗地主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