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學 >> 高等教育學
大學的范式危機與轉變:創新創業的視角
2020年02月10日 09:28 來源:《中國高教研究》2020年第1期 作者:王建華 字號
關鍵詞:研究型大學;范式危機;創新創業型大學;范式轉型

內容摘要:從經濟社會轉型發展的實踐出發,教學型、研究型大學向創新創業型大學的轉變將是高等教育變革的大方向。

關鍵詞:研究型大學;范式危機;創新創業型大學;范式轉型

作者簡介:

  摘要:隨著經濟-技術范式的變遷,研究型大學面臨范式危機。在基于知識的經濟和社會里,為強化知識的應用,研究型范式需要向創新創業范式轉型。在創新創業生態系統中,創新創業型大學居于“中樞”地位,對于區域經濟社會發展至關重要。雖然當前在不同社會體系中由于經濟社會發展的階段不同,創新創業型大學面臨不同的境遇。但從經濟社會轉型發展的實踐出發,教學型、研究型大學向創新創業型大學的轉變將是高等教育變革的大方向。

  關鍵詞:研究型大學;范式危機;創新創業型大學;范式轉型

  作者簡介:王建華,南京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立德樹人協同創新中心教授,江蘇南京 210097

  回顧歷史,研究型大學的理念與制度設計,主要是圍繞著權力和權利,強調大學自治與學術自由。經過兩百多年的積淀,“現在的大學所擁有的權力在歷史上幾乎沒有任何組織能望其項背?!被谘芯啃痛髮W孕育和形成的時代背景以及中世紀大學的傳統,這種理念與制度設計具有合理性。事實也證明,分散的權力結構以及特殊的權利賦予,給研究型大學提供了獨特的制度空間,保障了大學的繁榮,促進了人類知識的進步。但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變化,那些經典的大學理念與制度設計也需要重新審視。在工業社會中,研究型大學是一種內斂的組織,通常以自我為中心,強調制度的獨特性以及師生群體對于組織的忠誠,傾向于支持以科學自身為目的的科研項目,培養學科的繼承者。但在創業革命和創新驅動發展的新時代,大學作為創新創業生態系統的引領者和關鍵促進者,更加需要凸顯責任和績效,以“實現創新的動態性自我維持”。創新創業的實現雖然受外部政治、經濟、社會、技術與文化等因素的制約,但創新創業型大學的創建絕不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副產品,而是其關鍵驅動力。傳統的教學型、研究型大學應該考慮放棄過去的思維方式和發展道路,選擇從一個新的角度來思考如何才能更好地發揮大學之于創新驅動發展的作用。從未來反觀現實,為適應基于知識和創新經濟的后工業社會的需要,創新創業型大學需要以社會為中心,以責任和績效為標桿,以知識和信息為資源,強化大學的外向性、可融合性以及邊界的可滲透性?!拔磥淼拇髮W將取消終身教職、保持與真實世界的更緊密聯系、不斷調整課程設置,不設立院系,并將工程學與人文科學加以綜合(如一門綜合了生物學和流行病史的課程)?!痹谖磥砘谥R的經濟和社會里,我們需要的是負責任的、高績效的創新創業型大學,而不是擁有特權的、遺世獨立的研究型大學。

  一、如何理解研究型大學的范式危機

  歷史上,在精英高等教育階段,大學的象征性資本特別重要,所謂的精英教育主要是指一種身份賦予;但當前在高等教育大眾化與普及化階段,大學的能力建設至關重要。在精英高等教育階段,上沒上過大學是一個重要的身份標識,而在大眾化,尤其是普及化背景下,在大學里最終學到了什么才是最為重要的。和其他組織一樣,大學的能力也主要受三個因素影響,即資源、流程和價值觀。長期以來,大學能力的發揮主要受資源的約束。但現在情況正在發生微妙變化。資源的約束雖然仍舊存在,但流程與價值觀對于大學能力的影響越來越顯著。在資源投入大體相當的情況下,不同的大學由于其內部的制度安排和核心理念不同,往往可以創造出截然不同的成果。如果一所大學追逐排名,其大部分資源會被導向論文發表和科研獎勵;如果一所大學致力于解決國家或行業需求的重大戰略問題,其大部分資源則會流向創新創業。我們現在需要思考的是大學產出的什么樣成果才是更有價值的成果。

  如就國際論文發表數量而言,中國很多大學在世界上已經名列前茅,但就創新創業能力而言,中國的大學與一些高等教育發達的“小國”相比都存在明顯差距。究其根本,中國大學的組織流程和價值觀與那些發達國家的大學相比存在“時差”。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當研究型大學在西方飛速發展之時,中國大學基本陷入停滯。改革開放以后,中國大學通過恢復重建逐漸明確了科研職能,并朝向建設研究型大學努力。但20世紀80年代以來,隨著知識經濟的興起,西方發達國家研究型大學開始向創新創業型大學轉型。時至今日,通過世界一流大學建設,在我國研究型大學已經初具雛形,并在高等教育系統中占據顯赫地位。在這種情況下,希望那些剛剛憑借大學排名獲得世界一流稱號的研究型大學轉向創新創業,勢必遭遇巨大的阻力。這種阻力既有主觀上的“不愿意”,也有客觀上的“做不到”。所謂“不愿意”涉及大學的核心價值觀,所謂“做不到”則涉及大學內部的流程(制度安排)。

  當然,我國世界一流大學建設中“以排名論一流”現象的產生并非研究型范式本身的錯,而是對于研究型大學的“誤用”。作為一種范式,研究型大學強調科學研究對于大學發展的重要。但隨著文獻計量學的濫用,科研評價的方法與目的發生了異化?!罢撐暮鸵脧闹R與認可的單位轉換為可貨幣化的簡單計量單位,”“期刊影響因子這一指標從遴選期刊的工具轉變為評價科研人員及其論文的工具?!弊罱K隨著以文獻計量為核心的量化評價方法,從大學、學科、實驗室到研究者的不斷蔓延,研究型大學關于科研的決策系統開始發生偏移。原本應致力于基礎科學研究的資源和精力轉向了基于發表的象征性學術資本積累。其結果,大學與學科是否一流、學者是否卓越、學術成果是否創新不再取決于實質性的同行評價,而是交給了由評估專家研發的排名系統。各種排行榜以數學意義上的精確計算將全球所有的大學、學科、學者、成果分成了不同的等級,并貼上了具有篩選性質的標簽。

  客觀而言,我們時代對于大學的評價面臨近乎兩難的選擇:一方面真正科學的評價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另一方面這種不可能完成的工作又是必須要做的。究其原因,無論在哪個領域,只要我們選定一項指標作為測量績效的標準,那么該指標就會喪失其原本具有的信息價值。出于各種考量,各個利益相關方會千方百計優化與指標相關的數據,從而使該指標以及相關指標體系逐漸喪失揭示整體發展狀況的功能。正如古德哈特定律所揭示的:“一旦政府將之前觀測到的統計規律用于控制目的,這一規律就失效了?!贝髮W的評價同樣如此。無論我們選擇什么樣的指標來揭示大學的發展,總會遭遇目標替代的風險。因為“數據有一個討厭的特質,它會幫助我們自圓其說”。對于偏好文獻計量的研究型大學評價尤其如此。面對這樣的困境,對于科學評價的追求逐漸讓位于“犬儒主義”?!拔覀兞晳T運用數據和信息來佐證自己想要相信的論點?!碑斍霸诟叩冉逃I域為便于全球比較,學術管理者基于市場策略將大學排名納入了評價系統,甚至以排名代替評價?;诳闪炕笜硕l布的公開排名左右著大學努力的方向。表面上精確、科學,實質上簡單、粗暴,甚至錯誤的評價將研究型大學的發展引向了歧路。其結果,單從統計數據上看,世界范圍內與研究型大學相關的指標一直在不斷增長,但實質上有價值的創新并不多,無法滿足我們時代創新驅動發展的需要。

作者簡介

姓名:王建華 工作單位:南京師范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欢乐斗地主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