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考古學 >> 考古資料庫
安徽省淮北市發現漢代畫像石祠
2020年02月10日 10:30 來源:東南文化公眾號 作者:朱永德 等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朱永德 解華頂 李玲 馬勝 馬峰 顧芳 閆艷妮

淮北市文物局

  摘要:2019年,安徽省淮北市文物部門清理出兩座漢代石祠C1、C2。C1保存完整,呈"凸"字形結構,前室后龕,內部刻滿畫像。經研究,這是第一例經考古發現、且配置構件完整無缺的漢代小祠堂。其獨特的平面布局,抱鼓石形建筑風格,在全國皆是首次發現,填補了漢代祠堂研究的空白。

  關鍵詞:淮北; 漢代; 畫像石; 抱鼓石; 小祠堂

 

  2019年元月,淮北市文物局根據群眾報告線索,在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區淮北大唐發電廠西側的洪山南坡搶救性發掘兩座漢代祠堂,其中一座保存完整,一座前期遭到破壞,僅存幾塊祠堂構件。兩座祠堂相鄰較近,建造于朝向東南的山坡處,因遭受泥石淤積,掩埋于表土下,幸存至今兩個祠堂北部所依的小山當地稱作洪山,因此將該祠堂定名為“洪山漢代畫像石祠”?,F將兩座祠堂分別介紹如下。

  洪山祠堂發掘場景

  一、1號祠堂

  C1朝向南,其構造為前室后龕,呈“凸”字形結構,前室鋪地基石高于后龕鋪地基石。整個祠堂東西寬1.62、南北進深1.52米,保存基本完整。C1朝向南側,兩側有間斷用粗糙山石壘砌的石墻,應是早期被破壞的墓垣。C1大致位于南部墓垣的中間位置。C1由9塊青石組成,內部刻滿畫像,依次為前蓋頂石1塊,刻畫“吉羊雙魚圖”;左右側抱鼓石2塊,分別刻畫“狩獵圖”、“車馬出行圖”;后蓋頂石1塊,刻畫“神仙祥瑞圖”;左右側壁石2塊,分別刻畫“建鼓舞”和“六博雜耍圖”,后壁石1塊,刻畫“樓閣宴飲圖”;前室基石1塊,其上雕鑿一只耳杯;后龕基石1塊,左、右及后側邊緣皆刻有規整的淺槽,用于擺放左、右及后壁石。

  二、2號祠堂

  C2早期遭到破壞,其建造形制和布局與C1相同,為前室后龕布局。原址僅存祠堂基石2塊,左側抱鼓石1塊,殘缺一半的前蓋頂石1塊。距C2東南約3米處發現1塊后龕蓋頂石,應是早期C2被拆除時所棄置。C2朝向正東,有墓垣間斷與C1相連,之間相距不到2米,應與C1墓主人同屬于一個家族。C2東西殘寬1.48、南北殘長1.31米,與C1基本相同。C2由5塊青石組成,其中刻有畫像的3塊。依次為前室蓋頂石,刻畫“吉羊雙魚圖”;前室左側壁石,抱鼓石形,刻畫持鉞武士、車馬出行;后龕蓋頂石刻畫題材與C1后龕蓋頂石基本相同,從左至右依次為西王母、羽人、玉兔搗藥、青鳥、九尾狐、龍馬、羽人、東王公;前室地基石,在臨近后龕室左右兩側位置雕鑿了兩只耳杯,基石橫向鋪置于前室,略高于后龕室基石;后龕地基石,略低于前室,左、右及后側邊緣皆刻有規整的淺槽,方便擺放左、右及后壁石。

  三、結語

  洪山漢代畫像石祠C1、c2體量不大,形制矮小,應屬于山東嘉祥宋山1號小祠堂類型。洪山漢代畫像石祠由前后蓋頂石、左右兩塊抱鼓石形壁石、后龕左右側壁石、后壁石以及兩塊基石組成,其前室后龕的建筑布局要比山東宋山1號小祠堂復雜許多,是一種新的漢代祠堂建筑形制。尤其是前室的兩塊抱鼓石形制獨特,使祠堂看上去更加的美觀別致,更具有裝飾藝術效果。洪山漢代畫像石祠兩座祠堂畫像風格一致,采用陰線刻與剔地較淺的淺浮雕相結合的雕刻技法,是陰線刻技法向淺浮雕技法邁進的時期,刻畫技法、刻畫題材與徐州漢王鄉“永平四年”(61年)小祠堂有相近之處,因此建造年代應不早于東漢中期。相關研究認為,這類祠堂的營建者一般為小官吏或中小地主。

  洪山漢代畫像石祠1號石祠復原圖

  漢代祠堂是對地下墓葬中死者進行祭祀的地面建筑,其四壁皆刻畫精美的畫像,宋代時就引起金石學家們的注意。歷經千年滄桑變化后,現存完整的祠堂極為罕見。根據蔣英炬、楊愛國著《漢代畫像石與畫像磚》,漢代祠堂建筑僅發現于皖北、蘇北和山東地區。多年來,這一區域雖然不斷有漢代祠堂資料的公布,但是除了山東長青孝堂山祠堂是唯一保存較完整的漢代祠堂,其他發現的祠堂基本殘毀,傾圮成零散的構件。像洪山漢代畫像石祠這類小祠堂,所用石材形體不大且較規整,并刻有圖像,很容易被后人拆除并再利用,故在此之前,尚無完整的漢代小祠堂見諸于考古報告。因此,洪山漢代畫像石祠應是第一例經考古發現、且配置構件完整無缺的漢代小祠堂。

  經研究,目前所知的漢代石質結構祠堂有四種類型:第一種為單開間平頂房屋式建筑的小祠堂,洪山漢代畫像石祠也可歸于這一范疇;第二種為單開間懸山頂房屋式建筑;第三種為雙開間懸山頂房屋式建筑;第四種為雙開間懸山頂后壁有龕的祠堂。但洪山漢代畫像石祠的發現足以證明,除去以上四種漢代祠堂建筑類型,在皖北還存在一種形制獨特的漢代祠堂,這就是抱鼓石形漢代祠堂。抱鼓石形漢代祠堂大多發現于皖北淮北市、蕭縣以及蘇北等區域,尤其是淮北市,在20世紀80年代迄今基本建設中出土了數量可觀的這類祠堂構件。這種祠堂一經發現,就引起廣泛關注,相關學者對這種祠堂進行了分析研究由于一直缺乏詳實的田野考古發掘資料,人們對這種祠堂的建造形制和布局始終莫衷一是。洪山漢代畫像石祠的發現,證實了這種祠堂的存在,展示了這種祠堂建造形制和布局,明確了祠堂內畫像的基本刻畫題材和配置方向,為人們更好地研究這種祠堂提供了非常珍貴的實物資料。

  C1、C2相鄰而建,雖祠堂朝向不同,但其墓垣共用。從祠堂建造形制以及畫像刻畫風格來看,祠堂應是同一批工匠在一個時期而為,因此C1、C2應是同一家族墓地中不同墓葬單獨建設的祠堂。筆者認為,祠堂前室基石上雕鑿耳杯,其功能是為祭祀墓主服務;后龕功能應是用于擺放墓主的神位,類似安徽宿縣褚蘭漢墓祠堂內鐫刻的“胡元壬墓碑”,只不過“胡元壬墓碑”是鐫刻在祠堂的后壁石上,而洪山漢代畫像石祠后龕內則可能是擺放物件,其材質可能為石質或木質,因其可被隨意移動,早期即已丟棄或毀壞。

  總之,洪山漢代畫像石祠的發現,使我們獲得了非常重要的漢代墓上祠堂建筑形制、畫像石配置等考古資料。尤其是C1建筑構件完整,其獨特的前室后龕布局,抱鼓石形建筑風格,在全國皆是首次發現,填補了漢代祠堂研究的空白,其學術研究價值非常重要,是難得可貴的漢代文化瑰寶。

 

  執筆:朱永德 解華頂

  (本文由作者據原文精簡,原文刊登于《東南文化》2019年第6期。圖表注釋略,詳見原文)

作者簡介

姓名:朱永德 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欢乐斗地主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