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考古學 >> 文化遺產與博物館
“闡釋性展覽”:試論當代展覽闡釋的若干問題
2020年02月10日 11:11 來源:東南文化公眾號 作者:周婧景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一百余年來博物館文化的重大變遷,使曾將藏品放在首位的博物館,如今把觀眾置于中心,我國自20世紀80年代起受其影響?!瓣U釋性展覽”是指以展覽要素作為溝通媒介,向觀眾傳遞藏品及其相關信息以促使觀眾參與的展覽。它與“非闡釋性展覽”相區別的根本標準在于能否促使觀眾參與。當前我國創建此類展覽至少面臨缺乏整體性、過度依賴文獻、習慣說教、難以建立關聯和重視方式創新五方面問題,可從通用標準、所處階段、觀眾研究和教育模式四方面進行歸因,并據此提出圍繞物、人和傳播技術及其關系的三大原則和確保整體性、貫徹邏輯性、致力特殊性等的七維度模型,以創造觀眾相關聯的真實體驗,促使其實現理解、思考及情感關聯,進而吸引新觀眾和提高重復參觀率。

 

  一、導言

  早期博物館通常政府預算充足,主要職責是收藏和研究。當前至少75%的博物館都是二戰后創建的,數量激增導致政府資助顯著下降,其他收入則不斷增加,博物館不得不“俯身”關心社會大眾。同時,隨著民族主義和政治獨立運動及工業革命帶來的民主化變革,博物館蛻變成非營利組織或第三部門,社會價值最大化成為其首要目標。博物館作為一種文化是一定經濟和政治的反映,無論理念還是實踐均出現革新。理念上,從“藏品首位”走向“觀眾中心”。實踐上,經歷“從優先考慮展示物件,到強調傳授物件相關知識,再到重視物件之于觀眾的意義構建”的發展歷程。這種世界范圍內的博物館革新自20世紀80年代起對我國產生影響。博物館需重建與觀眾的關系,以彰顯其在現代生活中的獨特價值。

  在此背景下,“闡釋性展覽”應運而生。它主張納入觀眾視角,促成觀眾參與,已從“減少實物展示,增添輔助展品及語詞符號系統”等無意識的闡釋現象,變成需有意識加以概念構建的研究對象。鑒此,本文以“闡釋性展覽”為研究對象,圍繞此類展覽的定義、在我國實施的困境,提出針對性的原則及對策,以期推動闡釋性展覽在基本概念、理論框架及通用做法方面的學術對話和理論探究。

  二、博物館學視野下闡釋性展覽相關概念的界定

 ?。ㄒ唬╆U釋概念的界定:從教育活動波及主要業務

  “闡釋”(interpretation)一詞從語義學來看,前綴inter代表在“在……之間”;詞根pret=value,代表“價值、估價”,引申為“表達”。因此,interpretation的字面意義為(信息)由一方向另一方/多方的表達。此概念出現在公元前4世紀,但相關研究則始于20世紀的哲學領域。博物館學有關闡釋的文獻可追溯至20世紀50年代,并呈現兩大特點:從文化遺產進入博物館領域,從教育活動波及主要業務。

  在美國,博物館教育活動也被稱為“闡釋”。更準確地講,這種“闡釋”實踐最早出現于美國教育活動的口頭陳述中。文獻研究則始見于弗里曼·蒂爾登的《闡釋我們的遺產》一書,他指出“闡釋”是“通過使用原始物件、一手經驗或解釋性媒介來揭示意義和關系的教育活動”。闡釋最早指向的基本是教育活動,教育人員身為闡釋者是與觀眾互動的催化劑。

  然而,闡釋的對象和范圍卻在不斷演進,由此引發內涵的嬗變。1986年,戈登·安巴克指出所有博物館活動都是“闡釋性的”。愛德華·亞歷山大等也認為博物館闡釋包括展覽、青少年活動、公眾項目、出版物等。面對這種變化,闡釋概念應如何重新予以界定?以貝弗利·瑟雷爾、美國國家闡釋協會等為代表的觀點指出闡釋應帶有鮮明的觀眾取向,強調與觀眾發生聯系,取決于觀眾的參與及其程度。綜上,筆者認為博物館領域的闡釋是指采用某種溝通媒介,向觀眾傳播藏品及其相關信息以促使觀眾參與的過程。媒介是博物館的一切活動,目的為促使觀眾身心兩方面參與。

 ?。ǘ╆U釋性展覽概念的界定:以觀眾參與為標準的展覽類型

  究竟何謂闡釋性展覽?以瑟雷爾、羅伯茨為代表的學者均指出闡釋性展覽是為觀眾提供意義構建內容和方法的展覽,觀眾由此獲得非標準的個性化體驗。結合前文所述的闡釋概念,筆者認為“闡釋性展覽”是指以展覽要素為溝通媒介,向觀眾傳遞藏品及其相關信息以促使觀眾參與的展覽?!罢褂[要素”包括實物及其組合、輔助展品及其組合、語詞符號系統等,“身心參與”的結果即為個人意義構建。而“非闡釋性展覽”是指以展覽要素為溝通媒介,向觀眾傳遞說教信息,僅用作物件識別或欣賞的展覽??梢?,區分兩者的根本標準在于能否促使觀眾參與。

  三、我國策劃闡釋性展覽面臨的困境

  20世紀80年代以來,闡釋性展覽悄然問世并獲得初步發展。其按主題組織物件和策劃展覽,物件選擇更多慮及的是能否揭示主題、重建信史、透物見人,而非價值連城。盡管這類展覽的闡釋內容在加深、手段在豐富,但仍有相當一部分有闡釋意愿的展覽尚保留著非闡釋性展覽的痕跡。展品選擇和內容構成并非服務主題闡釋,而是借主題統攝之名行精品展示之實。這種過渡時期不同展覽類型交織的現象,反映的是轉型期策展人理念與實踐的革新,也是其由被動無意識追隨到主動有意識創建的必然歷程。當前我國策劃闡釋性展覽主要面臨五方面問題:忽視闡釋的整體性;主要依賴文獻,而非實物所載信息;習慣于百科全書式地說教;難以與觀眾建立關聯;重視手段創新,而非內容闡釋。

  產生上述五方面問題的原因可歸為四點:第一,雖然近幾十年已出現一批有關展覽理論和實踐的優秀論著,但總體而言,針對策展通用標準的系統探討尚且不夠;第二,由于起步晚,不少專家策展人或職業策展人還處于摸索成長階段;第三,觀眾研究及其成果應用不容樂觀,策展時容易“想當然耳”定義觀眾,對其認知特點和學習行為相對不熟悉;第四,策展人成長于應試教育模式下,當博物館首要功能被確定為教育時,容易習慣性地落入灌輸式教育的窠臼。

  四、闡釋性展覽的策劃:促使觀眾參與以提升展覽傳播效應

  如果說非闡釋性展覽只是冷漠地呈現,觀眾的參觀方式是欣賞式觀察,那么闡釋性展覽則是熱情地邀請,觀眾的參觀方式是參與式理解。其不僅需要揭示展品豐富生動的物載信息,還需要將其二次轉化為觀眾能感知和理解的多元表達,同時需將兩者在空間語境下予以合理的重構和組織。一場精彩的闡釋性展覽必然是貫徹非正式教育理念;深入了解觀眾想法、需求和偏好,制定認知、情感和體驗目標;去蕪存菁地擇取主題與內容,從內外部給予藏品和研究支持;充分熟悉空間形態下的認知與傳播技術,為不同公眾創造優質的實體體驗。它帶來的將是展覽內容構成和組織方式的重大變革,更是博物館和觀眾主從關系顛覆的一場革命。若能根據我國當前困境,抓住其中的核心內容,綱舉目張地提出對策,將有助于站在觀眾倡導者視角將他們融入展覽故事中,實現從被動訪問到主動參與甚至合作生產,以促成理解和情感聯接,革新“觀眾中心”仍流于形式的舊貌。為解決這一策展新時代所涌現的新問題,筆者嘗試提出策劃闡釋性展覽的三大原則和七維度模型,以提升展覽傳播效應。

 ?。ㄒ唬┎邉濌U釋性展覽的三大原則

  在策劃闡釋性展覽時,首先應考慮采取怎樣的原則以明確策劃此類展覽的價值取向和行動指南。博物館相關領域對“闡釋原則”的最早研究同樣出自《闡釋我們的遺產》一書,蒂爾登提出“闡釋的六點原則”。實際此書出版后,蒂爾登還發表了一些富有啟發性的文章,萌發出五條新的“闡釋原則”種子。除蒂爾登外,亞歷山大也圍繞“良好的闡釋”做出思考并提出“五大要素”,但在筆者看來,其探討的同樣為闡釋原則問題。筆者借鑒蒂爾登強調的闡釋方式和亞歷山大主張的闡釋內容,提出闡釋性展覽圍繞“物、人和技術及其關系”的三大原則。

  第一,傳播中的物是闡釋的主要信息基礎。物均可被闡釋,需系統、深入地加以研究。物的研究成果是策劃此類展覽成功的重要原材料。

  第二,傳播中的人是信息闡釋的核心服務對象。通過對前期的動機、期待、類型等,過程中的行為和心理,結果的長短期效益,開展長期調查、評估或研究,并將結果應用至闡釋。

  第三,傳播中的技術是促成人在觀展時參與其中并達成理解的媒介??梢揽繉嵨锛捌浣M合、輔助展品及其組合、語詞符號等,致力于物和人的相關性及介入方式的多樣性,來幫助實現內容的整體性、邏輯性和層次性。

  原則不能被奉為教條,須因博物館性的改變而更新。唯一不變的內核可被濃縮成一條——“愛,對自身存在的愛,對大眾的愛……和對溝通的愛”。

 ?。ǘ┎邉濌U釋性展覽的七維度模型

  1.確保展覽的整體性——制定并貫徹傳播目的

  展覽展出什么,由傳播目的決定。瑟雷爾指出“一切背后皆應有一個傳播目的”。有效的傳播目的能聚焦、說明和約束展覽的性質和范圍,為策展團隊提供明確目標,又可作為評估依據。因此,當展覽具備各級傳播目的時,策展團隊將擁有一個共同標準,用來指導展覽要素的取舍、組織和表達,使之成為具備邏輯性和凝聚力的整體。什么是傳播目的?它是有關展覽內容的一種表述,一個完整有效但不復雜的句子,由主語、謂語和結果構成。它能闡明主語是什么樣或怎么樣的,如美國紐約科學館的“演化與健康”巡展將傳播目的確定為“每一次適應都會對我們的健康產生影響”。但傳播目的并非展覽主題、產出或目標。如“該展有關宋代市民生活”為展覽主題;“該展圍繞狗日常的一天呈現生物學信息”是展覽產出;“觀眾將通過展覽增進對海派文化的了解”,則是展覽目標。它們均非傳播目的,因為都未明確表達主語是什么樣或怎么樣。如何制定有效的傳播目的?達成共識非常重要,傳播目的通常需由整個團隊反復討論和編輯,而非簡單投票或主策人決斷,以便成員真正理解并達成共識。在整個策展中,團隊需將傳播目的置于顯見位置,以提醒展覽要素不偏離傳播目的。

  2.貫徹展覽的邏輯性——內容結構令觀眾感到清晰

  非闡釋性展覽可只主張從審美意義上對物件或組合進行欣賞,彼此不存在邏輯關系。但闡釋性展覽則致力于觀眾對展覽內容的理解,需將物證組合在某一主題下,脈絡清晰且層次鮮明地呈現給觀眾??蓮膬煞矫嫒胧郑菏紫仁莾热萁M織的邏輯性,策展人應熟悉單個及系列物件的基礎及關聯信息,確立內容框架并選擇故事線,編寫各級傳播目的,選擇合適的展品,撰寫說明文字,將物件碎片化信息整合成有意義的系統闡釋;其次是空間表達的邏輯性,從思維導圖、概念圖、泡泡圖、草圖、模型到比例圖,團隊應持續記錄對展覽的想法,確保其在空間設計上的一致性,將文本內容轉化為物理形式,成為展覽內容良好的實體闡釋者。另外,策展人應向觀眾告知并幫助其輕松掌握展覽結構。即使一些觀眾對展覽系統性不感興趣,也可在時間限制內自由選擇參觀;同時也會有一些觀眾希望在有限時間內根據預設動線來體驗,掌握傳播目的,理解展覽內容。觀眾研究表明,若觀眾了解展覽結構,按既定順序使用,則會花更多時間,收獲也更大。如美國大屠殺博物館的展覽根據受控的線性順序策劃,引導觀眾通過電梯先到頂樓,然后按時間邏輯了解戰爭、集中營等故事直達底層,期間還會經歷恐懼、震驚和悲傷的情感之旅。強調邏輯性并非主張過分理性化,而單純追求知識輸出,不存在觀眾相關性的輸出即使符合邏輯性,也不屬于闡釋性展覽。

  3.致力于實物的特殊性——富含個性的闡釋信息源自實物本身

  長期以來,策展依托文獻的現象較為普遍。一是實物研究仍較薄弱;二是文獻相對完善、容易獲取,且不易產生錯誤。展覽因而成了文獻喬裝打扮后的再次登場,實物卻變成點綴其間的物證。為此,需從三方面改善:第一,樹立以實物及其研究為主要信息源的策展理念。當前部分展覽中實物與文獻的主從關系出現倒置。而展覽作為媒介的特殊性在于借助實物系統重構古今自然、社會及文明,它是獨立于符號化世界的證據呈現,與文獻系統“猶如車的兩輪、鳥的雙翼”,雖視角不同、取材各異,但卻能證經補史。同時,實物所載信息雖然碎片化,但卻鮮活生動,闡釋若基于這些極富生命力的信息,將有效避免同質化。三宅泰三提出了“物件劇場”概念,以加拿大的英屬哥倫比亞皇家博物館對此概念之運用為例,在展示西北海岸面具中,該館于一個巨大的壁柜內批量呈現展品。當觀眾坐到長凳上時,特定面具亮起,并以第一人稱口吻述說自身內涵及創造和使用它們的意義。通過“真實物件”的闡釋與傳播,展覽極具公信力與震撼力,易于吸引觀眾感官參與和情感連接。第二,制定藏品規劃?,F有藏品可能是館方經年累積的結果,且最初創辦人對其價值判斷已與今天大相徑庭。對一個資源無限的博物館而言,當然藏品越多越好;但資源有限是絕大多數博物館面臨的窘境,此背景下選擇哪些藏品入藏就相當重要。博物館應根據使命宗旨制定藏品規劃:明確已有物件,所需物件及其在何處,怎樣使用可令公眾受益。我們知道展覽通常有兩種規劃方式:一種是先確定主題,再尋找藏品;一種是始于藏品,從藏品中構建主題。無論哪種方式,藏品都是信息闡釋的源頭,為了盡可能接近于系統和完整的闡釋,博物館需要預先作出相適應的藏品規劃。正如《美國國家博物館標準做法及最佳實踐》中指出藏品規劃未來應像藏品管理政策一樣成為必要文件。第三,重視藏品專家和主題專家,將他們培養成職業策展人,抑或職業策展人須得到專家的智力支持。藏品專家或主題專家深入接觸藏品,擁有豐實的專業知識,需培養他們專業知識科普化及藏品闡釋的能力。職業策展人是傳播專家,并非研究專家,因此需找到特定領域的專家給予智力支持,如物質文化的信息解讀、篩選和重構。國外藝術博物館還出現了“客座策展人”,其來自大學或其他博物館,成為流動的藏品專家或主題專家,該方法值得我們借鑒。

  4.建立觀眾的相關性——構建與各類型異質亞群觀眾之關聯

  “如果觀眾無法理解或建立展覽與自身的聯系,他們將選擇跳過”。因此,應摒棄傳統的填鴨式教育理念,創建展覽要素與擁有不同特征的異質亞群觀眾之身體、認知和情感關聯。策展人發現策展已困難重重,若要與觀眾構建聯系,則難上加難,但不能以此推卸責任,可從兩方面努力。第一,提高展覽自身的闡釋性。首先,策展者無需擔心觀眾能否學到新知識,而更應關注創建的內容、運用的方法和使用的材料是否已盡可能豐富。無論擁有怎樣的知識儲備和認知水平,觀眾都能在展覽中找到適合自己的“進入方式”。博物館要做到使觀眾在時間有限且缺乏專業受訓的情況下依舊看得明白、體驗舒適。其次,針對重點內容,致力于打造觀眾身、心和環境三位一體的有機闡釋系統,促成認知和情感的相遇。最后,探索相關性的實現方式。如“B2C”中的“個人定制”,過程中觀眾會因擁有專屬感而獲得歸屬感。以美國大學橄欖球名人堂為例,觀眾步入展廳后即被要求輸入名字和大學信息,當其漫步展廳參與各種互動時,如扮演新聞主持人,屏幕上就會出現主持人即觀眾名字,獲得個性化的定制體驗。此種關聯不僅是事實的聯系,更是情感的連接。第二,嘗試改變觀眾,在他們正式觀展前通過強制性介入來彌補相關性的不足,如宣傳營銷、展廳內前置介紹性視頻??傊?,始終尋求不同學習目的、方法及模式的共同傾向,探索建立相關性的通用做法,藉由空間形態的多元感知與符號表征獲得闡釋成功。

  5.探索展覽的包容性——確保不同人群的多種需求被顧及

  《美國博物館國家標準及最佳做法》規定博物館“應努力具有包容性,為不同人群提供參與機會”。為此,首先應認識并發揮闡釋性展覽的多樣化功能。在當前多元文化格局中,此類展覽不但要追求相關學科興趣的培養,還應承擔促動社會變遷的責任,如小微故事的敘述者、非主流或亞文化的發聲場、爭議性問題的交流平臺及前沿科技的試驗場。以美國洛杉磯的失戀博物館為例,其展品主要由失戀者匿名捐贈,每件展品都講述了分離故事。該經歷是人類共有的,博物館讓這種經歷變得不再孤單,為受傷者療傷的同時也啟蒙人們采用恰當方式處理情感問題。其次,邀請觀眾倡導者或教育人員進入策展團隊,確保不同人群的多種需求被顧及。麗莎·羅伯茨在《從知識到敘事:教育者和變革中的博物館》中談道“教育工作者使展覽更具包容性”。20世紀80年代,美國菲爾德博物館的卡羅琳·布萊蒙特創造了“團隊工作法”,主張策展團隊要包含一名教育人員。其重要任務是為觀眾整合所有資源,如必要的信息被清晰表達,學校的課程標準被慮及,不同興趣和年齡的人被吸引等,從而使觀眾的收獲整體大于部分之和,指導觀眾目標的實現。

  6.強調展覽的粗放性——各年齡段的觀眾都會被具象展品所吸引

  盡管觀眾水平層次不齊、學習風格千差萬別、學習過程及結果都不受控,但“所有年齡段觀眾都會被更具體、不抽象的展品吸引”。約翰·杜威、約翰·科頓·達納、喬治·海因、約翰·福爾克和林恩·迪爾金等學者由此創建了體驗式學習、建構主義教育和情境學習模式等理論框架。鑒此,闡釋性展覽需探索服務于多數觀眾的“通用標準”,使用他們能理解和參與的方式。其一,尋找介入的起點。因觀眾多為外行或初學者,策展人既可通過反過程找到當初激發自己興趣的起點,也可根據觀眾研究獲知觀眾對該主題的初始想法,將自身想法、展品及學術資料中復雜的抽象概念變成可被感知的具體故事和三維呈現,以點燃觀眾對展覽主題的好奇和激情。其二,探索常見的共同點。瑟雷爾提出若要吸引觀眾參與,應掌握他們在行為學和人口學上的相似點,如觀眾會閱讀簡短標簽而非長標簽、受歡迎的展項能吸引所有類型觀眾等。這種共同點的發現除了實踐層面的經驗積累,更依賴學術層面的實證研究。如西文體系下闡釋性說明標簽的恰當字數為20~75個單詞,美國底特律藝術博物館在改陳時,據此把標簽從150個單詞減少到50個,原來只有約10%觀眾閱讀說明標簽的現象很快得以改善。

  7.推動展覽的評估性——讓觀眾的反饋成為展覽創建和改善的一部分

  闡釋性展覽要求納入觀眾視角,故反饋在此類展覽中尤其重要?!睹绹┪镳^國家標準及最佳做法》指出“博物館要對自己的藏品闡釋活動進行有效評估,將結果用來規劃和改進活動”。傳統的非闡釋性展覽易于以審美為導向,評估會因具有較強的主觀色彩而難以深入。但闡釋性展覽卻帶有明顯的認知和學習特點,受益情況可被評估,且評估結果能為策展帶來實質性改善。為此,首先要重視對這類展覽的評估。其次,掌握國際上展覽評估的成熟理論、方法及程序,鼓勵多學科介入或合作,開展問題導向的系統評估。同時,分析我國既有起點和優劣勢,以發現問題、成因并找到對策。再次,當前我國此類展覽水平參差不齊,并非均已達到評估要求。因此,宜優先開展提升展覽質量的前置評估,而歐美國家的博物館早期也先采取前置評估以掌握觀眾興趣、動機,獲取他們在傳播目的、主題和內容上的反饋,使之亦成為展覽故事的一部分。如荷蘭阿姆斯特丹微生物博物館在籌建的十年間,前往學校、社區開展大量前置評估,最終為觀眾創造出易于理解的科普體驗。最后,建立開展評估的財務保障系統。我國展覽費用通常包括前期和制作費用,缺少評估費用;而歐美各國展覽創建時評估費用占5%、調整和修改費用占10%。雖然目前我國定級、運行等評估中均涉及社會反饋內容,但仍沒有突出其應有的權重,展覽評估尚未得到足夠重視,未來需探索符合國情的展覽評估制度、程序及資金分配方式。

  五、余論

  正如文章“導言”中所述,歐美博物館數量的攀升導致政府資助的顯著下降,而我國數量增長的峰值較歐美滯后約50年。2018年國家文物局表示免費開放的博物館增多,使財力需求越來越大,未來將更多著眼博物館的質量發展,通過動態的行業評估來精準實施免費開放政策。因此,提升展覽的闡釋質量和水平,增強展覽對觀眾的吸引力和持續作用力迫在眉睫。

  隨著網絡時代的到來,以往單純傳播知識和事實的非闡釋性展覽已難以滿足觀眾成長性需求,因為觀眾能輕松查閱與物件有關的知識和事實。而以促成觀眾身心參與為本質特征的闡釋性展覽由于能提供觀眾相關聯的真實體驗,使他們按個性化需求自由選擇學習,有助于展覽被各類觀眾有效使用,推動個人意義建構,以吸引新觀眾和提高重復參觀率。這類展覽不再只是陳列一堆沒有生命、毫不相干的文物,而是通過以“物”為載體的信息共享體,在現實社會中扮演積極角色,如激發觀眾學科興趣和潛能、優化家庭或社會關系等。它契合當前博物館積極入世、追求文化民主化和發揮社會紐帶的宏偉目標。

  圖一 策劃闡釋性展覽的七維度模型

  隨著闡釋性展覽現象的出現,對其概念的建構、問題的聚焦及對策的探討,在以觀眾為本的策展時代,具有較為重要的現實意義。筆者嘗試在界定闡釋性展覽概念的基礎上,針對當前我國策劃此類展覽面臨的問題及其成因,提出三大原則和七維度模型(圖一),希望對策劃這類初具規模的展覽有所助益。然而,這些無疑會給我們的工作帶來新的挑戰,但正是通過不斷的挑戰,博物館才能在日新月異的今天吸引觀眾紛至沓來,致力于充實、改善公眾的生活品質,為建造一個充滿人性、文明的和公正的社會發揮力量。

 

  作者簡介 周婧景(1981—),女,復旦大學文物與博物館學系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博物館兒童展示教育、博物館展示設計、博物館觀眾研究、博物館學理論和方法。

 ?。ū疚挠勺髡邠木?,圖表注釋略,原文刊登于《東南文化》2019年第6期。)

作者簡介

姓名:周婧景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欢乐斗地主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