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考古學 >> 中國考古
隋江都宮形制布局的探尋和發掘
2020年02月10日 09:57 來源:《東南文化》2019年第4期 作者:汪勃 王小迎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揚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摘要:從江都兵變相關記載中的隋江都宮的城、城門、殿閣等名稱以及叛軍搜索皇帝的行進路線等文獻資料入手,結合江蘇揚州蜀崗古代城址中與隋江都宮相關的城墻、城門、道路等遺跡以及揚州曹莊隋煬帝墓相關考古發掘資料,可以對隋江都宮的形制布局略作探討。研究發現,隋江都宮及東城基本沿襲了南北朝時期廣陵城的范圍及其主要道路網;隋江都城內包含中軸線在內有3條南北向軸線,或亦有3條東西向軸線;隋江都宮的城門和主要殿閣名稱與都城規制關聯性較強;隋江都宮的規格甚高,幾近于京師;隋唐時期的揚州城是一座都城規格的城市。隋煬帝時期的江都稍具都城形制,隋江都宮作為東南地區水陸交通樞紐是強化南北方政治、經濟和文化交融的中心。

  關鍵詞:隋江都宮;江都兵變;中軸線;城門;道路

  作者簡介:汪 勃(1970—),男,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主要研究方向:漢唐考古。王小迎(1981—),女,江蘇省揚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館員,主要研究方向:漢唐考古、揚州城遺址。

 

  揚州蜀崗古代城址(以下略為蜀崗古城)涉及春秋吳邗城、楚漢六朝廣陵城、隋江都宮、唐子城、宋堡城和寶祐城等,隋江都宮的探尋一直都是相關考古工作的重點之一。管見以為,有必要從江都兵變相關記載中的隋江都宮的城、城門、殿閣等名稱以及叛軍搜索皇帝的行進路線等文獻資料入手,結合相關考古發掘和研究的收獲,從城門和城內道路等跡象入手,由點到線,就隋江都宮的中軸線和主要道路等形制布局略作探討,以便為隋江都宮的探尋和后續考古發掘工作提供線索和思路。

  隋在揚州以廣陵城為基礎,營建了江都宮。隋煬帝時期的江都是將東南財物調度至北方的中轉站,具有極為重要的戰略地位。

  《隋書》中關于隋江都宮的具體記載較少,江都兵變相關記事中,留下了一些與隋江都宮形制布局相關的城門、殿閣等名稱。如:司馬德戡“從至江都,領左右備身驍果萬人,營于城內”,“屯于東城”;裴虔通“與司馬德戡同謀作亂,先開宮門,騎至成象殿,殺將軍獨孤盛,擒帝于西閣”;義寧二年(大業十四年,618年)三月一日夜,“(唐)奉義主閉城門,乃與虔通相知,諸門皆不下鑰。至夜三更,德戡于東城內集兵……虔通偽曰:‘草坊被燒……’中外隔絕,帝以為然……虔通因自開門,領數百騎,至成象殿……虔通進兵,排左閣,馳入永巷,問:‘陛下安在?’有美人出,方指云:‘在西閣?!瘡耐鶊痰邸顚⒌鄢鼋奸T以示群賊,因復將入”;“宇文化及弒逆之際,(燕王楊)倓覺變,欲入奏,恐露其事,因與梁公蕭鉅、千牛宇文皛等穿芳林門側水竇而入。至玄武門……為司宮者所遏……”;“上崩于溫室,時年五十。蕭后令宮人撤床簀為棺以埋之?;鞍l后,右御衛將軍陳稜奉梓宮于成象殿,葬吳公臺下……大唐平江南之后,改葬雷塘?!?/p>

  《資治通鑒》中的部分相關記載,似可補充《隋書》所記。

  從上記文獻可知,隋江都宮為重城,分為宮城、東城,宮城為皇帝等所居,有門,夜間上鎖以隔絕內外,江都門或為隋江都宮門之名;東城為驍果軍等扈從所居,若是在東城“覺變”,經芳林門側水竇至玄武門,再“為司宮者所遏”,那么芳林門是外城門還是宮城門、是東門還是北門有待明確。隋江都宮及其宮城、東城的范圍界定,玄武門和成象殿的位置關系,宮城內是只有成象殿一座大殿宮院還是如隋洛陽宮乾陽殿之后還有大業殿之類的宮院等問題均尚需思考。

  迄今為止,在蜀崗古城考古發掘中找到的隋代相關遺址或遺跡甚少。隋代城墻主要是在城圈的西北角,北城墻西段東部城門、北城墻東段西部城門、蜀崗南城門等3座城門遺址內與隋江都宮相關,城內十字街西南隅的東西向道路、南北向和東西向夯土遺跡或與隋代道路相關。從考古發掘結果來看,漢六朝廣陵城、隋江都宮、唐子城的城圈或相同,城門多為修繕沿用,門道和城內道路也多有層疊現象,因此推測隋江都宮及東城當是基本沿襲之前廣陵城的范圍和主要道路網。

  隋江都宮城和東城理當依照規劃營建,推測其宮城應有中軸線,主要道路亦應有跡可循。蜀崗南城門(YSNEM)遺跡整體位于隋江都宮的中軸線南端,該門址在南城墻中段中部,是漢晉廣陵城南城墻所過之處,亦是南朝廣陵城、隋江都宮城、唐子城、宋代堡城和寶祐城南城墻上的城門。已經考古發掘的是門址的西北部分和門道以南,揭露出了從早至晚的第一至第六期遺存。

  在探尋城址內南北向隔墻的過程中,偶然發現了道路(YSC0108TG4CL1)遺跡。該道路方向約10度,殘存呈西南——東北方向的11道車轍。路面上6道轍寬0.15~0.35、深0.10~0.20米,路面下5道車轍打破生土,推測其時代或不晚于宋代。從其直接疊壓生土、路面下車轍打破生土的情況來看,推測其或與蜀崗古城內南北向的主干道相關。

  道路YSC0108TG4CL1向北的延長線與北城墻東段的交叉點,恰好在有“北門”文字城磚的位置附近。2016年布設探溝發掘,明確了夯土墻體的沿革,并發現了與城墻呈垂直方向的道路遺跡;2017年全面布方發掘,揭露出了“北門”遺址(YSNEM)。該門址是一座由墩臺、門墩、門道、馬道等構成的漢~南宋時期的城門遺構,門道內有疊壓有3期道路(自上而下編號L1~3),分別屬于漢代、六朝時期、南宋時期。

  盡管在該城門的門道內并未發現有明確屬于隋代的遺存,然而從門道廢棄年代不晚于楊吳時期的情況來看,該城門在隋江都宮時期依然使用。結合文獻來看,該城門可能不是江都宮城的北門“玄武門”,不過其當與隋江都宮中軸線北端的城門相關。

  蜀崗南城門、北城墻東段西部城門(“北門”)位置的確定,以及其間南北向道路的發現,說明蜀崗南城門(YSNM)——雷塘路東側南北向道路(YSC0108TG4CL1)——“北門”(YSNEM)這條連線很有可能就是隋江都宮的中軸線,而位于隋江都宮中軸線上的城門、宮門、建筑等,從南向北依次或為:蜀崗南城門——江都門——成象殿宮院南門——成象殿宮院北門——溫室——玄武門——蜀崗古城“北門”。至于成象殿宮院北側是否還有其他位于中軸線上的宮院,目前尚無線索。

  除了中軸線上的城門,江都兵變相關記事中提及的城門或宮門還有芳林門、東門。從相關考古發掘結果、城門和城內道路分布狀況來看,隋江都宮和東城當是以南朝廣陵城為基礎修繕而成的,城門和城內道路體系或無較大變化。

  叛軍弒君所經路線:東城、宮門、成象殿、左閣、永巷、西閣?!都螒c重修揚州府志》中,說隋江都宮內有水精殿、西閣、彭城閣,成象殿南門為成象門,再南有江都門。相關文獻中均提及成象殿之名,成象殿或為江都宮中最為重要的正殿,圍繞成象殿的有左閣、永巷、西閣、溫室、西院、流珠堂等?!敖紝m”“宮城”“成象殿”等名稱的使用、“制江都太守秩同京尹”的規定,都反映出隋江都宮是座規格甚高,近乎都城級的行都。成象殿作為隋江都宮正殿,當東西向橫亙在中軸線之上,推測其或位于堡城村十字街交匯口略偏東北之處。從蜀崗古城的中軸線長度即南北向空間來看,推測成象殿之后或還有宮院,若與水精殿相關或可暫稱作水精宮院。

  從隋江都宮城門、城內道路等相關遺跡觀察其主要道路或軸線的分布情況,可知隋江都宮城的中軸線是基本明確的,中軸線西側的南北向軸線似隱似現,并且這兩條軸線與蜀崗古城范圍內的地貌地勢也是較為一致的;雖然城址東部的面貌分析尚缺乏有力的線索,但綜合地勢觀察,蠡測東部或亦有1條南北向軸線,隋江都宮或有包含中軸線在內的3條南北向軸線。至于隋江都宮的東西向軸線,管見以為,在城址內的中部、南部各有1條,或均不在東西一線上,雖不甚清晰,然或可成立;蠡測北部或還有1條東西向軸線,有待今后考古工作繼續探尋。上述6條軸線或以宮城為中心分布,至于其與蜀崗古城城圈的關系,尚需通過考古發掘來明確。隋江都宮的探尋工作要比預料中的更為復雜。其原因主要有三:重要位置均被村莊疊壓、遺跡面多在現在地下水位之下、宋代以來的破壞頗為嚴重。

  與隋江都宮周邊離宮別院相關的文字很多,《嘉靖惟揚志》“隋唐揚州圖”中有“隋煬帝陵”“九曲池”“雷陂”等。另據《嘉慶重修揚州府志》記載,江都有顯陽宮;城東茱萸灣有北宮(后改為山光寺)、城外(東)有顯福宮;城西長阜苑內有歸雁宮、回流宮、九里宮、松林宮、大雷宮、小雷宮、春草宮、九華宮、光汾宮等九宮,或加楓林宮為十宮;城西南或有螢苑,九曲池上有木蘭亭;再往西北或在大儀鄉有上林苑;長江北岸邊的楊子津有臨江宮(揚子宮),宮中有凝暉殿、元珠閣。以下,僅列舉與隋江都宮關系較深的隋煬帝墓。

  揚州曹莊隋唐磚室墓包含3座墓葬,其中M1為隋煬帝墓,M2為蕭后墓,M3時代接近于蕭后墓。曹莊M1的形制、用磚等表現出較多的南北朝時期特點,與唐代墓制差異較大,而“隋煬帝墓志”文中卻明確有貞觀年號。另外,揚州曹莊隋煬帝墓出土有4件直徑達26厘米的鎏金銅鋪首,其尺寸與西安大明宮出土銅鋪首相近。

  與隋江都宮相關的都宮、東城、成象殿、溫室、永巷、玄武門、芳林門、江都門、行臺門等名稱,都說明隋江都宮城門和主要殿閣名稱與都城規制關聯性較強;“制江都太守秩同京尹”的規定,則說明隋江都宮的規格甚高;曹莊隋煬帝墓的發現,使得揚州因有了帝陵而儼然都城形制;另據文獻記載,隋江都除了江都宮之外,還有隋十宮、臨江宮等宮苑,雖然時日不長,但隋江都宮亦曾一度達到行都的規模。這些,都說明隋江都宮的規模遠非一般地方城市所能比擬,雖然最多只能算是一座“行都”,然而在當時是一座都城級的城市。

  隋江都宮使用時期,隋煬帝除了繼續開邗溝通淮南運河之外,還開掘溝,將揚州向東至如皋蟠溪的吳王濞邗溝再向東延伸到了如東,使得揚州成為運河咽頤之地,確立了南北朝以來廣陵地區作為“四會五達之莊”的地位。隋煬帝時期的江都宮,作為東南地區水陸交通樞紐,成為強化南北方政治、經濟和文化交融的中心。

  (圖表注釋略,詳見原文)

  

作者簡介

姓名:汪勃 王小迎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欢乐斗地主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