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學 >> 古今文獻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的“求真”與“致用”
2020年02月10日 09:30 來源:《史學史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孫文棟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要:普魯塔克寫作《希臘羅馬名人傳》旨在探究和效仿歷史人物的德性。他廣泛搜求史料并加以辨析,冀圖通過歷史的真實情況反映人物的真實德性,表現出史實追求與德性追求互相一致進行“求真”的一面;當史實與普魯塔克的德性認識相沖突的時候,他就堅持德性、放棄史實,甚至系統地改編史料來適應德性,表現出史實追求與德性追求互相沖突而“失真”的一面?!断ED羅馬名人傳》中既有“求真”也有“失真”,共同服務于追求德性的“致用”目標,這是普魯塔克傳記寫作方法的重要特點。

  關鍵詞:普魯塔克 《希臘羅馬名人傳》 求真 德性 致用

  作者簡介:孫文棟,山東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

 

  普魯塔克(Plutarch,約45—120年)是生活在羅馬元首制時代早期的希臘哲學家、傳記家。他出身于希臘半島中部城市喀羅尼亞的地方貴族家庭,青年時在雅典柏拉圖學園接受教育,成年后投身政壇,多次前往羅馬辦理公務并講學,與羅馬權貴建立起密切關系,同時接觸到許多羅馬歷史和文化,為日后撰寫羅馬人物傳記奠定基礎。普魯塔克晚年在德爾斐擔任神廟祭司,專心著述,他的《希臘羅馬名人傳》(以下簡稱《名人傳》)大部分寫成于這一時期。

  《名人傳》是傳世的普魯塔克傳記作品總稱,可以分為“單篇傳記”、“帝王傳記”和“對比傳記”三部分,記述了從傳說中雅典城的建立者忒修斯到殞命于公元69年的羅馬皇帝加爾巴等五十位歷史人物的生平,跨越古代地中海世界一千余年的歷史,所記諸多史事為其他文獻所無,彌足珍貴。但是近代學者對《名人傳》的真實性頗有爭議:19世紀以來多數西方史學家認為《名人傳》沒有在史料批判基礎上如實反映真實歷史,如尼布爾(B. G. Niebuhr)說普魯塔克傳記的道德目標過于明顯,對史料既不批判也不辨析;邁耶(Eduard Meyer)提出普魯塔克傳記是用二手史料拼湊而成的;戈姆(A. W. Gomme)也認為普魯塔克缺乏史料批判能力,無法為歷史事件建立正確的年代順序,無從理解歷史的真實情況,《名人傳》作為史書價值有限。20世紀中期部分學者轉而肯定普魯塔克的史料批判能力,如特安德(Carl Theander)提出普魯塔克傳記中大量使用了文物銘文等一手史料,在使用文獻史料時也注意加以分析、辨別和求證;漢密爾頓(J. R. Hamilton)認為普魯塔克能夠辨別并盡量利用一手材料,并且會對互相矛盾的史料加以分析辨別。20世紀晚期又有部分學者提出《名人傳》具有部分真實性,如福斯特(Frank J. Frost)認為普魯塔克的首要目標是德性,只有符合其德性目標的史實才被寫進傳記;佩林(C. B. R. Pelling)也認為普魯塔克傳記具有真實性與道德性兩個原則,在史料符合他德性判斷的時候會表現出過人的史料批判能力。

  本文認為,從《名人傳》文本來看,普魯塔克在傳記寫作中既有德性追求,也有史實追求;當史實與德性一致時,普魯塔克能夠探求歷史的真實情況,表現出“求真”的一面,當史實與德性沖突時,普魯塔克就保留德性、放棄史實,表現出“失真”的一面;“求真”和“失真”在《名人傳》中同時存在,統一服務于追求德性的致用目標,這是普魯塔克傳記寫作方法的重要特點。本文將就這一問題展開探討。

   

  普魯塔克是道德哲學家,他研究和追求的對象是“德性”,這一目標貫穿于普魯塔克傳記寫作的始終。作為柏拉圖學園的成員,普魯塔克在《名人傳》里表現出高度的理論自覺?!恫锟死M邊傳》的序言就直言人類心靈不應無所事事,而應追求那些“憑借本身的魅力將我們的心靈引向完善境界的事物”,這些事物就是“節制”、“正義”和“睿智”,也就是“德性”。人們不僅應當追求德性,還要注意追求德性的方法:德謨克利特認為追求德性應當祈禱,祈求那些代表德性的“吉祥如意而非邪惡乖張的精靈”能夠從天而降與人結合,普魯塔克批評他“把一種不真實的學說引入哲學”,把人引入迷信的歧途;他本人追求德性的方式是:“把歷史當成一面鏡子,努力與其中所描述的德性相一致,使我得以重塑和裝點自己的人生……我從靈魂深處珍惜這些對最崇高、最可貴的性格的記錄,隨著對歷史的研究和在寫作過程中對它的熟悉,使我得以驅散和遠離那些不得不與之相遇而可能會侵害我的卑賤、妒忌或者無知的暗示,使我保持平靜沉著,把我的思想從他們那里轉移到我那些最為杰出的榜樣身上?!逼蒸斔苏J為歷史上的偉大人物具有崇高的德性,這些德性反映在他們的言行事跡之中,而這些言行事跡又被保存在各種歷史材料里面,研究這些史料可以了解這些事跡,進而發現并效仿其中所蘊含的德性。

  普魯塔克由此決定“把歷史當成一面鏡子”,通過研究歷史、寫作傳記的方式來研究和追求德性。他認識到史料對于研究歷史的根本作用,多次強調由于史料缺失,很多歷史上的真實情況已經不可考究,因此非常重視史料搜集工作,感慨說歷史作家最好居住在一座擁有大圖書館且人口眾多的大城市里,以便于搜集各種文獻和口傳史料。雖然身居故鄉小城,條件有限,普魯塔克還是力所能及地廣泛搜求材料,且經常注明出處。以來源論,《名人傳》所使用的史料可以分為文獻史料、文物碑銘史料和口傳史料三類。文獻史料的取材范圍包括一百四十余位古代希臘作家(希羅多德、修昔底德、色諾芬、埃弗魯斯、泰奧龐浦斯、波利比烏斯等)、四十余位古代羅馬作家(狄奧尼修、李維等)的著作,展現出作者的博學多識。文物碑銘史料包括普魯塔克求學和游歷海外時期搜集到的大量文物碑銘,比如他故鄉喀羅尼亞附近亞歷山大和蘇拉的遺跡銘文,雅典城中梭倫、地米斯托克利、西蒙、尼西阿斯、福西翁等人的遺物銘文,薩拉米斯、普拉蒂亞、色雷斯等地古戰場的各種銘文刻字,羅馬以及意大利各地的歷史遺跡等。這些堅實的史料證據,都被普魯塔克記錄下來寫進《名人傳》,使他的傳記呈現出豐富多彩的面貌。普魯塔克還非常重視口傳史料,他的曾祖父尼卡克斯曾經親歷公元前31年的羅馬內戰,曾祖父的朋友斐洛塔斯曾在埃及近距離觀察過安東尼,他們都給普魯塔克講述了親身經歷;普魯塔克還搜集了家鄉和羅馬的許多傳說軼事,并把這些口述史料寫進《名人傳》,留下了寶貴的一手材料。

  普魯塔克利用這些豐富的史料寫作傳記時注意到,各種史料對歷史事件的記敘往往互相齟齬、差別很大,對了解歷史真相造成很大困難。他在《伯利克里傳》第13節中感慨說:“敘述歷史,要掌握好事實很不易,因為,如果是后來人,時間對認清事實是個障礙;而如果是敘述同時代人的事跡和生平,那么,或者由于懷恨,或者由于逢迎,又會對事實加以損害和歪曲?!边@表現出高度的求真意識。為了從互相矛盾、紛亂蕪雜的史料中確定真實的歷史情況,進而反映傳主的真實德性,普魯塔克發展出一套較為合理的史料批判方法,體現出他傳記寫作中史實追求與德性追求互相結合、能夠依據史料探求歷史真實情況的“求真”一面?!睹藗鳌返摹扒笳妗庇袃煞N表現:一是史實判斷與德性判斷相一致,真實的歷史記述反映的人物德性是真實的,虛假的歷史記述反映的人物德性是虛假的;二是史實追求與德性追求互相分離,但不沖突,人物德性的真假不妨害歷史記述的真假。

  首先是史實與德性互相統一的情況。普魯塔克的史實追求與德性追求密不可分,在兩者互相一致的情況下,普魯塔克能夠立足史料,追求歷史真相,表現為:當某一歷史事實所反映的人物德性與普魯塔克的德性認識相一致的時候,它所依據的史料同時被判斷為真實可信,可以肯定這一史實是真的。例如,在《努馬傳》第1節中,對于“努馬是哲學家畢達哥拉斯的密友”這一記述,存在很多否定的意見。有人說努馬是自學成才或另有導師,還有人以奧林匹亞競技會的年表為證說哲學家畢達哥拉斯生活的年代比努馬晚五代人,努馬認識的是另外一位畢達哥拉斯。普魯塔克同時從德性和史料兩方面論證這一史實:就德性而言,努馬與畢達哥拉斯同樣使用宗教迷信來軟化、馴服人們的狂熱激情,努馬禁止偶像崇拜的法令也與畢達哥拉斯哲學相一致,兩人德性相似;就史料而言,其一,奧林比亞競技會年表出現的年代很晚,所記述的早期歷史不足為憑,其二,畢達哥拉斯派的喜劇詩人埃皮卡摩斯記錄說畢達哥拉斯是羅馬公民,其三,努馬的一個兒子與畢達哥拉斯的一個兒子同名,其四,根據口述傳說,羅馬人曾經在廣場中樹立畢達哥拉斯的雕像,足以證明畢達哥拉斯與努馬有關聯。普魯塔克在這段分析中立足德性,肯定努馬與畢達哥拉斯之間德性一致,同時立足史料,批駁反對者證據不足,在德性和史實兩個方面同時肯定“努馬是畢達哥拉斯密友”這一記述是真實的,表現出史實追求與德性追求的統一。

  普魯塔克的史實追求與德性追求相一致還表現在,當某一“歷史事實”所反映的人物德性與普魯塔克的德性認識相沖突的時候,它所依據的史料同時被判斷為虛假不實。以亞歷山大東征途中會見亞馬遜女王的典故(《亞歷山大傳》第46節)為例。普魯塔克提出有五位作家(克萊伊塔克、波利克萊圖、奧涅克里圖斯、安提戈涅和伊斯特)認為這一事件真實發生過,也有九位作家(阿里斯多布魯、王家司儀查勒斯、托勒密、安提克利特、忒拜人斐洛,忒安哥拉人腓力,厄立特里亞人赫卡泰烏斯、哈爾基斯人腓力,以及薩摩斯人杜里斯)認為它是虛構的。兩種意見各有多位作家支持。普魯塔克在這種情況下拿出亞歷山大本人的信件(完全沒有提及這一事件)和親身跟隨亞歷山大東征的將領呂西馬克斯的口證(“當時我在哪呢?”)作為決定性的材料,證明整個事件子虛烏有,某些作家的記敘是錯誤的。普魯塔克之前提及亞歷山大大帝具有熱愛榮譽、不好女色的德性(第4節),“亞歷山大約會亞馬遜女王”與普魯塔克的德性認識不相融貫,難以立足。這一典故在德性和史實兩方面都被證明是虛假的,在“求真”上具有一致性。雖然后世學者對普魯塔克所用亞歷山大書信的真偽存在爭議,但是在重視一手史料的價值這一點上普魯塔克并無過失。當代研究證明,亞歷山大與亞馬遜女王相會的故事表明了希臘人把亞歷山大事跡融入希臘文化傳統中去的一種傾向,是馬其頓與希臘歷史文化結合過程中出現的傳說要素融合,故事本身不足為信。

  普魯塔克寫作傳記時對史料批判方法有所自覺,《呂庫古傳》第1節說:“盡管這些年代的史實是如此混亂與糾纏不清,我在敘述時盡量依照那些最少自相矛盾的作者,或者是那些為了撰寫呂庫古的事跡而掌握了最值得注意的證據的作者?!彼匾曇皇质妨系膬r值,注意分析二手史料的內容,掌握了一套較為成熟的史料辨析方法,《名人傳》在德性追求與史實追求互相一致,史實與德性或者同時為真、或者同時為假的情況下,能夠使用這些方法對史料加以分析和批判,表現出傳記作家具有追求歷史真實情況的意愿和能力。

  其次是德性與史實互不矛盾的情況。普魯塔克博學多識,他的傳記表現出多樣化特征?!睹藗鳌分械牡滦宰非笈c史實追求并不總是密切一致,也會互相分離,在不明顯脫離史料的前提下,兩者并不直接矛盾,而是分別是其所是、非其所非,這也是一種尊重歷史事實的態度。

  某些史實所依據的史料互相沖突,僅憑史料批判難以辨別,普魯塔克在這種情況下會從德性層面進行“推理”,判斷史事的真假。以地米斯托克利的老師為例:史學家斯特辛布羅記錄說地米斯托克利是哲學家阿那克薩戈拉以及物理學家麥里梭的弟子,但也有人說地米斯托克利的老師是弗瑞阿里亞人姆涅西菲洛斯,這個人“既不是位雄辯家,也不是所謂的自然哲學家,而是當時被稱為詭辯術或‘智慧’的修煉者,只不過是政治上稍為機敏,加之在實踐當中比較精明而已”。普魯塔克從德性角度判斷兩種說法的真假:他認為地氏的性格特點是狡猾機智、雄心勃勃,自幼就對培養德性漠不關心,只憑自己的機智達到目的;以此看來地氏不大可能跟隨追求智慧與德性的哲學家阿那克薩戈拉學習,跟隨狡猾精明的智術師姆涅西菲洛斯的可能性更大,所以普魯塔克判斷后一種說法“更為可信”。在同時存在兩種互相矛盾史料,僅憑史料批判無法辨明的情況下,普魯塔克以德性認識為依據判斷其中一種史料記述的史實為真,另一種史料為假,也可以視為“求真”。

  有些史事無關德性,普魯塔克出于興趣把他們寫進傳記,使《名人傳》呈現出豐富多彩的面貌。比如羅馬城的起源,普魯塔克在《羅慕洛傳》里不厭其煩地記錄了佩拉斯基亞人建立羅馬說,特洛伊人建立羅馬說,拉丁人建立羅馬說以及羅慕洛建立羅馬說;關于羅慕洛的出身,普魯塔克又記錄了五種說法,把羅馬起源的種種傳說全部梳理一遍。后世學者認為羅馬起源傳說經歷了一個漫長的“層累”過程,到元首制時代才基本定型,其中的歷史真相已經難以考究。羅馬起源傳說并不涉及德性問題,但是普魯塔克對它感到興趣而詳加記述;他沒有能力在諸多傳說版本中發掘真相,但也沒有把官方版本奉為圭臬,而是并存多說,把多種說法一并記錄下來交代給讀者,表明在不涉及德性的歷史問題上,普魯塔克也能堅持“求真”。

作者簡介

姓名:孫文棟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田粉紅)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欢乐斗地主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