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 頭條新聞
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發展歷程及經驗啟示
2020年02月08日 09:28 來源:《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韓琳 字號

內容摘要:在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貫穿其中的一條主線。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要:在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貫穿其中的一條主線。這條主線的演變發展經歷了哲學奠基、全面展開、普遍教育、黨綱定位和繼續開展五個階段,積累了許多寶貴經驗。認真梳理和研究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發展歷程及其經驗啟示,有著重要的理論和現實意義。

  關鍵詞: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發展歷程

  作者簡介:韓琳,延安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

  基金: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信仰建設研究”(14BKS081)階段性成果。

 

  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進程中,延安時期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取得了輝煌成就,實現了第一次歷史性的飛躍。認真探索延安時期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總結其歷史經驗,闡述其當代啟示,對于深入研究和推進當代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和大眾化,有著重要意義。

  一、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發展歷程

  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大體經歷了哲學奠基、全面展開、普遍教育、黨綱定位和繼續開展五個發展階段。

  1.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哲學奠基

  從中央紅軍抵達陜北到毛澤東的“兩論”發表,是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哲學奠基階段(1935.10—1937.8)。

  為了從思想理論上徹底清算王明“左”傾教條主義的主觀主義思想路線,深刻總結中國革命的歷史經驗,推進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毛澤東來到陜北后,廢寢忘食地學習和研究馬克思主義理論,特別是馬克思主義哲學。1935年12月,毛澤東剛到陜北不久,就作了《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的報告,批評了那種“圣經上載了的才是對的”這種把“本本”當“圣經”的錯誤思想路線。之后,他又發表了《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從軍事哲學的高度對黨內軍事問題的爭論作了科學總結,并透過對軍事問題的分析,初步提出了后來在《實踐論》《矛盾論》中詳細展開的精湛哲學思想。接著,《實踐論》《矛盾論》(通稱“兩論”)問世?!皟烧摗边\用馬克思主義認識論和辯證法觀點,揭露了黨內主觀主義特別是教條主義的錯誤??梢?,這一階段的顯著特征,就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在哲學層面得到了系統闡發。

  毛澤東在這一階段發表的重要著作,特別是“兩論”,從哲學上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極大地推動了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正如鄧小平所說:“在戰勝了使中國革命遭到嚴重失敗的王明‘左’傾路線以后,毛澤東同志總結了這次斗爭的教訓,在一九三六年和一九三七年寫下了《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實踐論》《矛盾論》等一系列不朽著作,奠定了我們黨的思想理論基礎?!盵1](P115)有研究者指出:“毛澤東在延安時花在哲學上的功夫,推動了他向‘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方向前進了一步?!盵2](P60)還有研究者指出:“毛澤東十分注重致力于從哲學上論證和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袊裰鞲锩容^完整的經驗,只有在毛澤東深入研究哲學、創作《實踐論》和《矛盾論》之后才能總結出來?!盵3]不難看出,哲學奠基階段在整個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發展歷程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

  首先,《實踐論》全面深入地闡述了實踐第一的根本觀點,揭示了馬克思主義必須中國化的實踐邏輯,奠定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認識論基礎。毛澤東從實踐與認識的關系入手,著力從實踐是認識的來源、認識的發展動力、檢驗認識真理性的標準、認識的最終目的等四個方面系統論述了“實踐第一”的觀點,從而在哲學認識論上闡明了中國共產黨人為什么要立足中國革命斗爭實踐,把馬克思主義普遍原理與中國革命實際相結合,實現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道理,揭示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必然性。

  《矛盾論》著力論述了矛盾普遍性和特殊性之辯證統一的原理,特別強調了矛盾的特殊性,揭示了馬克思主義必須中國化的辯證邏輯,奠定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辯證法基礎。毛澤東認為,“矛盾的普遍性和矛盾的特殊性的關系,就是矛盾的共性和個性的關系”,“這一共性個性、絕對相對的道理,是關于事物矛盾的問題的精髓”。[4](P320)因此,人們認識事物必須注意它們的共同點或共性,“但是,尤其重要的,成為我們認識事物的基礎的東西,則是必須注意它的特殊點,就是說,注意它和其他運動形式的質的區別。只有注意了這一點,才有可能區別事物”。[4](P308)后來,在黨的六屆六中全會上,毛澤東更加明確地向全黨發出注重“中國的特性”的指示。他說:“離開中國特點來談馬克思主義,只是抽象的空洞的馬克思主義”,因此必須使馬克思主義“在其每一表現中帶著中國的特性,即是說,按照中國的特點去應用它”。[5](P658—659)這就鮮明地提出,“中國的特性”或中國革命的特殊性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根本依據。

  2.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全面展開

  從“兩論”發表后到延安整風前,是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全面展開階段(1937.8—1941.5)。

  在前一階段哲學奠基的基礎上,毛澤東在這一階段不僅明確提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概念和任務,而且撰寫了一批涉及諸多領域和方面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代表性著作,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在政治、軍事、黨建、文化等各個領域全面展開。首先是在黨的六屆六中全會上,毛澤東在其政治報告中,第一次向全黨提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任務,系統地闡述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思想。他指出:“沒有抽象的馬克思主義,只有具體的馬克思主義。所謂具體的馬克思主義,就是通過民族形式的馬克思主義,就是把馬克思主義應用到中國具體環境的具體斗爭中去,而不是抽象地應用它?!x開中國特點來談馬克思主義,只是抽象的空洞的馬克思主義。因此,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現中帶著中國的特性,即是說,按照中國的特點去應用它,成為全黨亟待了解并亟須解決的問題?!盵5](P658—659)

  毛澤東在六中全會上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經典論述,得到了參加會議的其他領導人的認同和響應。張聞天在關于黨的組織問題的報告中,提出要“使組織工作中國化”,還指出宣傳工作“要認真地使馬列主義中國化,使它為中國最廣大的人民所接受”。[5](P709)徐特立在發言中說:“我們研究馬克思主義要中國化,我們的理論從具體實際情形得來,我們的決策,就是科學的馬克思主義的?!盵6](P242)全會通過的政治決議案指出,必須“學會靈活地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及國際經驗應用到中國每一個實際斗爭中來”。

  就這樣,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運動的帷幕在黨的六屆六中全會上拉開了?!懊珴蓶|在六屆六中全會上倡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運動后,便身體力行,投入極大精力從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踐,先后發表了《〈共產黨人〉發刊詞》《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新民主主義論》等,取得了重大成果。在毛澤東的倡導和帶動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運動很快引起了黨內外廣泛關注。陳云、劉少奇、艾思奇等中共高級干部致力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踐,積極響應并推動中國化運動?!盵7]六中全會不久,彭真在晉察冀邊區第二次黨代表大會上也闡釋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指出:學會具體運用馬克思主義解決中國的實際問題,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民族化,這是黨在17年曲折歷程中的最大進步。[8](P100)1939年5月,陳云在《怎樣做一個共產黨員》的文章中,號召全黨“熱烈地響應”毛澤東發起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運動。7月,劉少奇在延安馬列學院演講《論共產黨員的修養》,反復強調應當掌握馬克思主義的“精神和實質”,“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和本國革命的具體實踐結合起來”,[9](P107)號召全黨重視毛澤東關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倡議。艾思奇、楊松、張如心等黨的理論工作者也紛紛發表文章,探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正是在這種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運動的大力推進中,以毛澤東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推出了一批頗具代表性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理論成果,使毛澤東思想在軍事、政治、黨建、文化等多方面得以展開而臻于成熟。在軍事方面,毛澤東發表了《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問題》《論持久戰》《戰爭和戰略問題》等著作,把馬克思主義軍事思想與中國革命戰爭的具體實踐相結合,將馬克思主義軍事理論中國化,創立了獨具特色的毛澤東軍事思想;政治方面,毛澤東發表的《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新民主主義論》《新民主主義的憲政》和劉少奇的《論抗日民主政權》等文章,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來研究中國政治問題,明確地將中國的民主主義革命區分為新、舊兩種不同的性質,闡釋了“新民主主義”概念的科學內涵,揭示了中國革命的規律和特點,制定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政治、經濟、文化綱領,基本建構了新民主主義的理論體系。新民主主義理論的提出和系統闡述,是毛澤東思想形成和成熟的主要標志;黨建方面最重要的成果是毛澤東的《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共產黨人〉發刊詞》《目前形勢和黨的任務》《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劉少奇的《論共產黨員的修養》,陳云的《怎樣做一個共產黨員》。這些著作深刻論述了黨的思想建設、組織建設和作風建設,闡明了黨的建設、武裝斗爭以及統一戰線三大法寶之間的相互關系,強調了加強黨性修養,指出了正確開展黨內斗爭的原則和方法,極大地豐富和發展了黨的建設理論,推進了馬克思主義政黨理論的中國化;文化方面,毛澤東在《新民主主義論》、張聞天在《抗日以來中華民族的新文化運動與今后任務》等著述中,揭示了無產階級堅持用馬克思主義指導中國文化發展的本質,論述了新民主主義文化是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民主的文化的基本特征,制定了新民主主義的文化綱領,形成了一套獨具特色的文化建設理論。這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在文化領域推進的結果,是毛澤東思想在多方面展開而臻于成熟的一個重要表征。

  3.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普遍教育

  從延安高級干部整風開始到全黨普遍整風基本結束,是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普遍教育階段(1941.5—1943.10)。

  這一階段的最顯著特點是在全黨范圍開展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普遍教育。這種教育是通過延安整風運動完成的。首先是高級領導干部的整風。1941年5月,毛澤東在《改造我們的學習》的報告中,明確提出改造全黨學習的任務,由此開始了黨的高級領導干部的整風學習。在高級干部整風的基礎上,1942年又開展了全黨范圍的普遍整風。1942年2月,毛澤東先后作了《整頓黨的作風》《反對黨八股》的報告,深刻地闡明了整風運動的任務和方針,標志著全黨普遍整風的開始。毛澤東認為,“整風運動是一個‘普遍的馬克思主義的教育運動’?!盵10](P275)其實,從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這個主旋律來看,它實質上也是一場普遍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教育運動。延安整風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實現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有研究者清楚地看到了這一點,認為整風運動的主要目的,就是“提高黨員的思想覺悟,使其具有毛澤東所親自培育的特殊品質。簡言之,毛澤東的目的是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盵11](P188)

  具體來說,延安整風教育在兩個方面顯著地推進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一是延安整風批判了主觀主義特別是教條主義,打破了黨內教條主義思想的束縛,促進了思想大解放,在全黨確立和鞏固了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周恩來在整風運動后期說:“黨內思想從來沒有象今天這樣解放。這是毛澤東同志領導整風學習的結果,是思想上很大的進步?!盵12](P157)袁寶華在回憶延安整風時,認為“這是一次脫胎換骨的思想革命”。[13](P17)二是延安整風提高了廣大黨員干部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水平,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有了普遍認同,為黨的七大確立毛澤東思想的指導地位奠定了基礎。在整風期間,朱德、劉少奇、周恩來、王稼祥、艾思奇等黨的領導人和理論工作者,通過各種形式宣傳和闡釋毛澤東思想,研究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使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成為全黨的高度共識和自覺選擇。有研究者曾指出:“毛澤東提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思想,并在1942—1943年的整風運動中加以貫徹,這樣既促進了這一目標的實現,也提高了他在黨內的地位?!盵14](P16)胡喬木也認為,“如果不經過整風,全黨對于如何從中國實際出發獨立地解決中國革命問題的認識是解決不了的。通過這次整風,毛澤東思想在全黨的指導地位確定了?!盵15](P10)所以說,“整風運動,對于推進毛澤東思想進一步成熟,特別是對于全黨認識毛澤東思想,實現黨的指導思想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性飛躍,起了決定性作用?!盵16]

  4.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黨綱定位

  從黨的高級領導干部重新學習討論黨的歷史和路線問題開始到抗日戰爭勝利,是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黨綱定位階段(1943.10—1945.8)。

  這一階段的顯著特征,是毛澤東思想第一次被寫入黨章,確立為黨的指導思想,使其得到了黨綱的確認和定位,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從思想理論到政治組織上的偉大飛躍。這一過程開始于1943年10月黨的高級干部重新學習與研究黨的歷史和路線是非問題,這種重新學習既是延安整風運動的延續和提升,更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黨綱確認和定位的直接準備。在此基礎上,黨的六屆七中全會召開并通過了《關于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緊接著,黨的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舉行,把毛澤東思想作為黨的指導思想正式寫入黨章。

  首先是黨的六屆七中全會。1943年10月起,黨的高級干部重新學習與研究黨的歷史和路線是非問題。經過半年的學習討論,1944年4月,毛澤東在《學習和時局》的報告中作了總結,對黨的一些歷史問題做出“結論”,為黨的六屆七中全會的召開作了思想準備。5月21日,黨的擴大的六屆七中全會在延安召開,會期長達11個月。全會的主要內容和最重要的成果,是討論并通過《關于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稕Q議》總結了建黨以來,特別是黨的六屆四中全會至遵義會議前黨的歷史以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基本經驗教訓,徹底清算了王明“左”傾教條主義錯誤,充分肯定了毛澤東在全黨的領導地位和毛澤東思想的指導意義,高度評價了毛澤東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貢獻,從而為黨的七大勝利召開和黨章確立毛澤東思想的指導地位作了很好的思想理論準備。

  緊接著,就是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延安隆重召開。黨的七大有著重大歷史功績。從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角度來看,首先是劉少奇集中全黨的認識成果,代表黨中央作《關于修改黨的章程》(后改名為《論黨》)的報告,高度贊揚了毛澤東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大貢獻,全面、系統、科學地闡述了毛澤東思想。這對于確立毛澤東思想在全黨的指導地位,是至關重要的。劉少奇主要從五個方面闡述了毛澤東思想,一是分析了毛澤東思想的形成:毛澤東思想“不只是在和國內國外各種敵人進行革命的斗爭中,同時又是在和各種錯誤的機會主義思想”斗爭中,“生長和發展起來的”;[9](P334)毛澤東“在理論上敢于進行大膽的創造,拋棄馬克思主義理論中某些已經過時的、不適合于中國具體環境的個別原理和個別結論,而代之以適合于中國歷史環境的新原理和新結論,所以他能成功地進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這件艱巨的事業?!盵9](P336—337)二是闡明了毛澤東思想的內涵:“毛澤東思想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與中國革命實踐之統一的思想,就是中國的共產主義,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盵9](P333)三是強調了毛澤東思想的特點:毛澤東思想“完全是馬克思主義的,又完全是中國的”;“是發展著與完善著的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9](P335)四是概括了毛澤東思想的內容:毛澤東思想“表現在毛澤東同志的各種著作以及黨的許多文獻上。這就是毛澤東同志關于現代世界情況及中國國情的分析,關于新民主主義的理論與政策,關于解放農民的理論與政策,關于革命統一戰線的理論與政策,關于革命戰爭的理論與政策,關于革命根據地的理論與政策,關于建設新民主主義共和國的理論與政策,關于建設黨的理論與政策,關于文化理論與政策等”。[9](P335)五是確認了毛澤東思想的地位:毛澤東思想“是我們黨的唯一正確的指導思想,唯一正確的總路線”。[9](P334)

  黨的七大經過討論,一致通過把毛澤東思想作為全黨的指導思想寫入黨章。七大通過的新黨章總綱體現了全黨的認識和意愿,明確規定:“中國共產黨,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與中國革命的實踐之統一的思想——毛澤東思想,作為自己一切工作的指針”。[17](P115)把毛澤東思想作為黨的指導思想寫入黨章,實現了黨的指導思想上的一次歷史性的飛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豎起了一面旗幟,具有重大的政治意義和理論價值。

  5.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繼續推進

  從抗日戰爭勝利到黨中央、毛主席東渡黃河離開陜北,是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在解放戰爭期間的繼續推進階段(1945.8—1948.3)。這一時期,馬克思主義理論繼續在解放戰爭實踐中得到運用、豐富和發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成果集中體現在毛澤東的《抗日戰爭勝利后的時局和我們的方針》《目前形勢和我們的任務》等著作中。這些著作闡發了政策和策略思想,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的軍事學說,完善了關于土地革命的理論,為奪取人民解放戰爭的偉大勝利發揮了重要的指導作用。

  二、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發展歷程的經驗啟示

  延安時期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給我們留下了許多珍貴的經驗啟示需要認真研究和總結。

  第一,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是實現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邏輯起點和理論基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起點既有現實中的實際起點,也有理性中的邏輯起點。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從哲學上總結歷史經驗,首先實現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開始的,因而其哲學中國化既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際起點,也是它的邏輯起點。在復雜的中國化的現實實踐中,不同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際起點不一定都是其哲學的中國化,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中國化一定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內在的邏輯起點和理論基礎。這是由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功能特性所決定的。馬克思主義哲學與具體科學不同,它是具有普遍意義的科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有著巨大的解放思想和糾正思想路線錯誤的功能。而影響和阻礙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深刻的根源就是錯誤的思想方法和思想路線,正如毛澤東所說的,“一切大的政治錯誤沒有不是離開辯證唯物論的”。[18](P311—312)因此,要反對“左”右傾錯誤,鏟除主觀主義特別是教條主義的思想路線,大力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就必須首先拿起馬克思主義哲學這個銳利的思想武器,從哲學的高度來總結歷史經驗,解放思想,糾正錯誤的思想路線和思想方法,貫徹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所以,馬克思主義哲學就自然成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邏輯始點和哲學基礎。這一切表明,馬克思主義哲學對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何等重要,新時代要繼續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就必須向延安時期毛澤東那樣,刻苦學習和研究哲學,真正掌握馬克思主義哲學這個“看家的本領”,充分發揮哲學的特殊作用。

  第二,推進馬克思主義政治理論、軍事理論、文化理論、黨建理論等具體層面理論的中國化,是實現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之具體化、深入化和徹底化的必由之路和根本途徑。從層次來看,馬克思主義理論是由其哲學層面的一般理論原理與具體層面的具體理論原理所構成的思想理論體系。與此相適應,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也有這樣兩個層面:一般層面的是其哲學理論的中國化;具體層面的是其具體理論的中國化。在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從“哲學奠基”開始的,即首先完成的是以《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為雛形,以《實踐論》和《矛盾論》為主要標志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中國化,進而將這種哲學的一般理論的中國化推進和具體化到以《論持久戰》《〈共產黨人〉發刊詞》《新民主主義論》《改造我們的學習》《整頓黨的作風》《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等為代表的馬克思主義政治理論、軍事理論、文化理論、黨建理論等具體層面理論的中國化,這種從“一般”到“具體”的中國化演進,不僅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在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指導下,在政治、軍事、文化、黨建等各個領域得到全面展開,實現了具體化,而且也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更加深化和徹底化。毛澤東在延安談到中國化時說,“‘化’者,徹頭徹尾徹里徹外之謂也”。[19](P841)很明顯,要實現這種“徹頭徹尾徹里徹外”的“化”,實際上也就是說要真正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達到深化、具體化和徹底化的程度,推進馬克思主義具體層面理論的中國化是其根本途徑和必然選擇。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從“一般”推進到“具體”的成功經驗昭示我們,在新時代要不斷深入地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就不能停留在一般理論原理的中國化上,必須在馬克思主義與新時代豐富多樣的實踐結合中,加速推進和實現馬克思主義具體理論原理的中國化。我們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研究,也不能僅僅滿足于對其哲學的一般理論原理之中國化的探索上,而要著力去研究那些具體層面理論原理的中國化。

  第三,整風教育是實現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從少數人掌握到多數人認同、從理論走向實踐的有效形式和重要創舉。從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角度看,延安整風其實就是一場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運動,是一次普遍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教育運動。通過這次運動,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在其主體上由少數人擴展到廣大黨員干部,范圍上由局部遍及全黨,內容上由零散臻于系統,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獲得普遍認同,毛澤東思想更加深入人心,極大地推進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歷程。有研究者曾明確地指出過這一點,認為:整風運動之前,在延安人們對毛澤東提出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反應冷淡”、“很少人接受”,[20](P97)而延安整風后,“中國化”則被普遍認同。[20](P101)實踐證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不是少數人的事情,只有被廣大黨員干部以及人民群眾所認同、把握和變為實踐,才能真正得到實現和落實,而整風教育正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從少數人走向多數人、從理論走向實踐的有效形式和重要途徑。今天,在新時代要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創造和貫徹新時代的中國馬克思主義,就必須繼承和發揚延安整風精神,繼續運用整風形式開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教育。

  第四,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之具有標志性的偉大理論成果加以科學地總結和提煉,適時地寫入黨章,確立為黨的指導思想,是實現和鞏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組織路徑和根本保證。劉少奇在《論黨》中總結黨的歷史經驗時指出:“毛澤東思想的生長、發展與成熟,已經有了二十四年的歷史,在無數次的千百萬人民的劇烈斗爭中反復考驗過來了,證明它是客觀的真理,是唯一正確的救中國的理論與政策?!盵20](P334)毛澤東思想確實是經過革命斗爭實踐的反復考驗,經過不斷的研究和提煉,在黨的七大將其作為黨的指導思想明確地寫入黨章,得到了黨綱的確認和定位,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從思想理論到政治組織上的飛躍。正是由于適時地把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寫入黨章,確立為黨的指導思想,才使得全黨的認識在毛澤東思想的基礎上統一起來,達到了全黨的空前團結,為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奠定了堅實基礎。實踐證明,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偉大成果適時地寫入黨章,加以黨綱的確認和定位,是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一條寶貴經驗。改革開放以來,我們繼承了這一優良傳統和經驗,隨著改革開放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的不斷向前推進,先后適時地將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作為黨的指導思想寫入黨章,從根本上保證了改革開放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能夠科學、健康、穩步地發展。2017年黨的十九大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作為指導思想寫入黨章,這必將引導我們勝利完成“兩個一百年”的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第五,對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的堅定信仰,是推進和實現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內在要求和精神動力。延安時期不僅黨的領袖人物,就是普通的黨員干部乃至戰士,對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都有著堅定信仰。正如斯諾在《西行漫記》中所記述的那樣:“凡是抱有具體政治信念的青年身上,馬克思主義的意識形態的影響都很明顯,不僅是作為一種哲學,而且是作為宗教的一種代替品。在這種中國青年中間,列寧幾乎受到崇拜,斯大林是最受愛戴的外國領導人,社會主義被視為理所當然是中國未來的社會形式?!盵21](P382)“紅軍指揮員們都是忠誠的馬克思主義者”,甚至普通戰士“對共產主義有一種宗教式狂熱的純粹感情”。[21](P292)正是由于有著這樣堅定的理想信仰,我們黨才能堅定不移地沿著馬克思主義指引的道路前進,不斷創新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創立毛澤東思想,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第一次歷史性飛躍。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在新時代要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就必須徹底清除馬克思主義“過時論”、“無用論”和“全盤西化論”在黨內的影響,使廣大黨員干部真正樹立起堅定的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信仰。正如習近平所強調的那樣,“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念,是共產黨人的政治靈魂,是共產黨人經受住任何考驗的精神支柱?!盵22](P15)因此,“共產黨員特別是黨員領導干部要做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的堅定信仰者和忠實踐行者?!盵22](P23)

  參考文獻

  [1]鄧小平文選,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2]洪峻峰.西方學者論毛澤東[M].廈門:廈門大學出版社,1993.

  [3]莊福齡.毛澤東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J].北京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4,(2).

  [4]毛澤東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5]中央檔案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11冊[M].北京: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91.

  [6]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共黨史資料,第46輯[M].北京:中共黨史出版社,1993.

  [7]王瑞芳,左玉河.抗戰初期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運動[J].河南大學學報(社科版),1995,(5).

  [8]《彭真傳》編寫組.彭真年譜,上[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2.

  [9]劉少奇選集,上[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

  [10] 毛澤東文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11][美]斯圖爾特·R.施拉姆.毛澤東[M].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國外研究毛澤東思想資料選輯》編輯組編譯.北京:紅旗出版社,1987.

  [12]周恩來選集,上[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0.

  [13]延安整風五十周年——紀念延安整風五十周年文集[M].北京:黨建讀物出版社,1995.

  [14][美]斯圖爾特·R.施拉姆.毛澤東的思想[M].田松年等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5.

  [15]胡喬木.胡喬木回憶毛澤東[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16]石仲泉.抗日戰爭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N].文匯報,2005-08-15(10).

  [17]中央檔案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15冊[M].北京: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91.

  [18]毛澤東哲學批注集[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88.

  [19]毛澤東選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20]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國外研究毛澤東思想資料選輯》編輯組.日本學者視野中的毛澤東思想[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88.

  [21][美]埃德加·斯諾.西行漫記[M].董樂山譯.北京:東方出版社,2005.

  [22]習近平.習近平談治國理政[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

作者簡介

姓名:韓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阮益嫘)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欢乐斗地主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