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聯
民族文化大眾化與文化空間的拓展 ——以法國文化傳播實踐為例
2020年02月10日 12:56 來源: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2期 作者:陶喜紅 姜楠 字號
關鍵詞:文化傳播;藝術;文化自信

內容摘要:法國民眾的文化情結與法國的文化政策息息相關,尤其是“文化民主化”政策。

關鍵詞:文化傳播;藝術;文化自信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陶喜紅,男,中南民族大學教授,新聞傳播學院,主要研究傳播理論、媒介經營管理,湖北 武漢 430073;姜楠,艾克斯-馬賽大學,法國 馬賽 13005

  關鍵詞:文化大眾化;民族文化;文化傳播;文化空間;法國

  內容提要:法國民眾的文化情結與法國的文化政策息息相關,尤其是“文化民主化”政策。從節日盛會、城市公園、街頭壁畫、博物館和實體書店等五個方面的具體實踐來看,民族文化大眾化催生了一定的文化空間,而文化空間的拓展又進一步為民族文化大眾化提供了廣闊的平臺,兩者相互支撐。法國以“文化普及”和“讓文化貼近人民生活”等理念指導和創新文化傳播方式,是實現法國文化大眾化的重要原因,其做法值得借鑒。

 

  隨著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世界各地文化呈現一體化趨勢,面對外來文化強勢入侵,如何普及和傳承本民族文化、如何激發文化創新活力,成了各國無法回避的重要課題。在這方面,法國擁有獨到的理念和豐富的經驗,因為法國民眾不僅對本國文化充滿自信,還表現出對文化事業非同尋常的熱情。一項調查顯示:法國人普遍為自己的祖國感到驕傲,其中95%的受訪者表示熱愛法語,93%的法國人對免費義務教育表示滿意和支持;至于法國較其他國家的主要優勢,35%的人認為是法國的遺產、歷史和文化①。

  法國民眾的文化情結與法國的文化政策息息相關,尤其是“文化民主化”(Démocratisation culturelle)政策。法國的“文化民主化”類似中國的“文化大眾化”,即“讓更多的人接近藝術作品和精神產品”[1]。具體來說,文化大眾化與文化精英化傾向相對,包含兩層含義:其一是文化普及,使社會各階層民眾都擁有享受文化的權利和渠道;其二是豐富文化的表現形式,使其變得更為生動,并能融入人們的日常生活。

  法國的“文化民主化”政策經歷了漫長的歷史發展過程,最早可追溯到弗朗索瓦一世執政期間。16世紀文藝復興熱潮席卷法國,王室及貴族們對藝術家和作家慷慨資助,出版大量書籍,極大地拓展了民眾接觸文化的深度和廣度。那時的法國主流思想是:“培養民眾良好的藝術趣味,不僅能使他們身心愉悅,還有助于社會整體道德和文化水平的提高?!盵2]1789年爆發的法國大革命,將民主、平等的思想延伸到了文化領域,提出了“國家遺產”、“勞動者享有文化”及“文化應該發揮公民教育作用”等理念,奠定了“文化民主化”的思想基礎。

  法國“文化民主化”政策的另一個理論依據是由安德烈·馬爾羅在1958年擔任文化部長時提出的“文化福利國家”(L' état providence culturel)概念。文化福利國家政策是福利國家政策在文化領域的體現,它要求福利國家將文化這項權利平等分配給每一位社會成員,并保障公民接觸文化產品的權利[3]。馬爾羅希望通過建立多所文化機構“文化之家”(Les Maisons de la Culture)、保護文化遺產和鼓勵藝術創作這三大文化政策,使盡可能多的法國人接觸全人類的文化精華,使法國文化遺產擁有最廣泛的群眾基礎,從而繁榮文化藝術創作。例如他借助“文化之家”推出音樂、造型藝術展演、舞蹈、電影欣賞、公共講座、圖書館、戲劇演出等類型豐富的文藝活動,使文化逐步融入國民生活,在文化大眾化的過程中不斷拓展文化空間。文化空間指的是“具有文化意義或性質的物理空間、場所、地點”[4],即固定的文化活動或儀式的場所。從一定程度上來講,民族文化大眾化催生了一定的文化空間,而文化空間的拓展則進一步為民族文化大眾化提供了廣闊的平臺,兩者相互支撐。

  關于法國文化大眾化的問題,目前受到一定的關注[5-6],但學界對其文化傳播方式關注不夠,還需結合法國具體實踐案例進一步探討文化普及與傳承的有效方式。當前法國文化領域的工作重心仍然是推進文化大眾化[7],法國政府采取了多項措施來達到文化大眾化的目標,踐行“文化福利國家”的理念,本文將結合五個方面的文化空間實踐作具體論述。

  一、借助傳統節日,拓展文化空間形態

  在法國,傳統節日活動主要有家庭聚會和公眾娛樂盛會兩種,后者通常是市政府在標志性街道或廣場上舉行的以傳統節日為主題的文化活動。人們聚集于公共場所,暢聊狂歡,通宵達旦,類似的有里昂燈光節、尼斯狂歡節及法國國慶等。除了娛樂功能之外,這種公眾盛會還具有重要的文化傳播功能,它通常以新穎的活動形式和熱鬧的節日氛圍吸引民眾參與,帶領人們在節日氣氛中重溫法蘭西文化,使民眾更樂于、易于接受文化影響,從而使傳統節日的文化內涵得以宣揚。此外,一些著名的節日活動還會吸引外國游客慕名前來,以這種開放的方式傳播法國文化,易使法國民眾產生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

  以一年一度的里昂燈光節為例。每年12月8-12日,里昂城中都會舉行盛大的現代燈光藝術展,40多個燈光展遍布城內各處公共場所。2016年,里昂燈光節接待了近200萬人②,2017年,政府聯合85位資助者為燈光節投資近2600萬歐元③,約180萬游客齊聚里昂享受這場視覺與文化盛宴。燈光節藝術表現形式緊跟潮流,成了傳播法國文化的前沿陣地。2017年的里昂燈光節,在公元前15年修建的古代劇場的遺址上,用燈光秀的形式為人們講述了一個神馬從星空穹窿中出逃的故事,燈光秀的內容不僅涉及史前洞穴畫與特洛伊木馬,還展現了里昂白萊果廣場上路易十四所騎的馬的形象,將文化遺址與歷史元素串聯在故事情節中,引人入勝。另外,在里昂五區一所中學的墻面上,一段3D投影動畫再現了吉尼奧爾木偶戲的歡樂場景,向其鼻祖洛朗·穆爾蓋(Laurent Mourguet)致敬。創作于1808年的吉尼奧爾木偶戲是里昂市和里昂人的代表,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劇中人物有著成人的智慧和諷刺精神,劇中場景采用了里昂的標志性場所。這些燈光展帶領人們追尋法蘭西文化源頭,回味當地特色傳統文化,提升了里昂城的文化辨識度。燈光節文化傳播涉及多方面內容:重溫里昂老城區交易所、教堂等建筑變遷的歷史軌跡;在市政廳和美術館的外墻上展現電影發展的不同階段,并向電影的發明者盧米埃爾兄弟及電影藝術致敬……里昂燈光節將多彩的燈光藝術與法國的傳統文化完美融合,使人們在享受視覺盛宴的同時也能感受到傳統文化的魅力,接受文化的洗禮。近年來,不僅燈光節中的優秀燈光作品被賣到國外,連里昂燈光節的活動形式也“出口”到法蘭克福、香港、基多等多個城市,成了法國文化輸出的重要形式之一。

  法國還有許多其它節日活動也具有促進文化傳播的重要作用,巴黎凱旋門前一年一度的跨年慶?;顒泳褪侨绱?。從2014年起,每年除夕,巴黎市政廳邀請所有巴黎市民和游客參觀香榭麗舍大街,欣賞大型跨年聲光秀。凱旋門成了“幕布”,大型燈光投射表演為人們演繹了典型的巴黎式生活,展現了盧浮宮、萬神殿、圣心大教堂等諸多文化遺產景點,還通過燈光變幻帶領人們暢想未來巴黎城市可能發生的種種變化,大大拓展了文化空間的形態。

  二、建設城市公園,轉換文化空間結構

  城市公園最顯著的特點是其公共性,它不僅是市民娛樂休閑的場所,更是提升市民精神文化素質、展現城市面貌和宣揚民族歷史文化的重要平臺。對樂于休閑的法國人而言,逛公園是他們最喜愛的日?;顒又?,尤其到了周末,各年齡段的人們會在城市公園中消耗大量的時間。因此,作為能夠接觸到最廣泛群眾的公共休閑場所,城市公園的文化傳播功能顯得尤為突出。

  法國政府十分重視城市公園的社會文化功能,希望將這個公共休閑場所轉化為公共文化場所,并通過它來傳播不同地區和歷史時期的文化。自1852年起,在對巴黎城市改造的過程中,法國城市規劃師奧斯曼(Baron Georges-Eugène Haussmann)就有目的地使新建設的城市公園具有歷史感。從20世紀90年代到本世紀初,法國迎來了城市公園的人文時代,公園設計注重凸顯地方文脈和城市特色文化[8]。法國公園的建設往往與宮殿、教堂等歷史文化建筑緊密結合,將其鑲嵌在公園中或在其附近,公園造景及其配套設施也與這些歷史建筑風格一致。

  位于巴黎六區的盧森堡公園(Jardin du Luxembourg)就是一個典型的法國城市公園。該公園建于1612年,面積約為22萬平方米,是巴黎市內最大的公園。盧森堡公園中包含多個傳統建筑和文化場所,其中最主要的傳統建筑——盧森堡宮建于1615年,是法國國王亨利四世王后瑪麗·德·美第奇(Marie de Médicis)的住所,如今成了法國參議院的辦公場所。其西側的小盧森堡宮(Petit Luxembourg)自1825年以來就是法國參議院主席的居住地,這兩處宮殿在每年歐洲文化遺產日期間對民眾開放。盧森堡博物館(Musée du Luxembourg)位于公園西北方向,在1750年成為法國第一個致力于收集繪畫作品的博物館并向公眾開放,如今定期舉辦與法國歷史文化相關的藝術作品展,因其作品的非凡質量聞名于世。每到夏季,公園西面的橘苑便成了臨時的露天展覽館,將植物景觀與藝術作品有機結合。公園旁的旺多姆大廈于1707年建成,如今是巴黎高等礦業學院的所在地,曾誕生多位諾貝爾獎得主,充斥著濃厚的人文氣息。人們不僅可以進入這些文化場館近距離感受文化氛圍,還可以遠距離欣賞傳統建筑的外觀。盧森堡宮粗大的圓柱和“粗面石工”的外墻建造特征與佛羅倫薩的“庇蒂宮”相似,其傾斜的屋頂和中央大樓又體現了17世紀法國巴洛克建筑風格,古典建筑的魅力令人回味無窮。

  在園林布置方面,盧森堡公園繼承了法國古典園林統一、均衡的美學原理[8]:總體布局象征絕對君權;宮殿軸線貫穿公園中心,由高大的落葉樹木劃出園林的中軸線,輔之以次要軸線,強調對稱布局;艷麗的花毯突出雕塑、噴泉等中心景點。園內還有大量19世紀栽種的古樹及其他植物,如巨型紅杉、法國哈代梨和銀杏等。此外,盧森堡公園中還有大量園林小品,即雕像、紀念碑和噴泉,它們大多擁有20年以上的歷史,至今保存良好,具有深厚的歷史文化價值。公園中遍布的106個雕塑和紀念碑蘊含了不同的主題和含義,其中包括下令修建盧森堡公園的瑪麗王后的雕像、為紀念法國政府贈予美國的自由女神像而仿制的小自由女神像、法國歷代皇后的雕像、希臘神話中人物和動物的雕像及作家喬治·桑和司湯達的紀念碑等等④。雕像下方或背面有石刻的字跡,介紹其名字和由來。

  法國馬賽的隆尚公園也是當地一個著名的城市公園。園中最主要的傳統建筑——隆尚宮(Palais Longchamps)曾是拿破侖三世的行宮,建于1862年,其外觀集巴洛克、羅馬和東方風格于一體,中央是以“水之贊歌”為主題的群雕和噴泉,弧形的走廊盡頭分別是馬賽美術館和自然歷史博物館。據法國馬賽旅行網站介紹(Tourisme Marseille),隆尚宮后面的公園中也散布著許多雕像和紀念碑,包括法國著名詩人阿爾方斯·德·拉馬丁(Alphonse Marie Louis de Lamartine)和法國博物學家安托萬·福蒂內·馬里恩(Antoine-Fortuné Marion)的雕像。

  法國城市公園的建設實現了服務性與歷史文化的完美結合,園內隨處可見的文化印記使人們在潛移默化中回顧歷史,獲得知識,受到文化滋養和熏陶。作為民族文化的一部分,城市公園的建設使文化空間結構得到改善,為民眾提供了更多的文化活動場所和文化想象空間。

  三、創作涂鴉壁畫,彰顯文化空間藝術

  涂鴉是西方流行的一種街頭藝術,具有代言民眾、監督權力的社會作用,也是文化創造力釋放的源泉之一。它普遍存在于“共視公共場所”,是公共藝術中一種“接地氣”且持續時間較長的文化傳播方式[9]。

  法國在歷史上就有占領公共空間表現藝術、宣揚自由民主和反抗精神的傳統,如今法國政府對涂鴉采取相對寬松的態度,制定了靈活、多樣、多層次的管理措施,給予一定程度的創作空間和自由:除了法律禁止涂鴉的特定區域或建筑物表面外,只要獲得產權人授權,合法內容的涂鴉就不會受到內容審查和干涉,且任何人無權清除涂鴉創作作品[9]。為了產生良性藝術互動,政府甚至開辟了專門的“舞臺”,邀請著名藝術家進行涂鴉創作。法國人抱著“把藝術搬上街頭”的觀念,將街頭墻壁、隧道內部和火車車身都變成了藝術家的涂鴉場所。法國的涂鴉作品內容豐富而深刻,講究荒誕幽默,從個人情緒的宣泄到對整個社會的審思,充分表達了不同的藝術觀點,可以說將公共區域變成了露天的藝術展覽館。這樣不僅有利于涂鴉愛好者之間的藝術交流和學習,更有利于城市文化大眾化,街頭巷尾的涂鴉作品給人們提供了無條件接觸藝術的機會,使藝術逐漸深入人心。

  在里昂,由于市政府的積極倡導和對藝術事業的大力支持,涂鴉這種相對初級的藝術形式已經“升華”為壁畫。里昂市內有大小壁畫幾百幅,其中大型壁畫就有40多幅。世界上最大的3D壁畫“La Sarra”位于里昂五區,占墻壁面積近3000平方米⑤。里昂的城市壁畫大多出自一個名叫“創造之城”(Cite Création)的組織。1978年,為了響應政府推廣美術的號召,11位里昂美術學院的學生聚在一起,討論如何突破私人創作與小眾展示的層面,使藝術服務于所在城市及社會公眾。他們希望通過創作壁畫賦予城市和街區象征意義,為城市營造良好的文化藝術氛圍,“創造之城”由此建立。1988年,經里昂市市長批準,“創造之城”的藝術家們在25幢廉租房建筑表面臨摹著名城市規劃師托尼·加尼耶(Tony Garnier)關于“烏托邦城市”的畫作,將這個貧窮的街區轉化為一個露天壁畫博物館,如今它成了里昂著名的人文特色景點。迄今為止,“創造之城”共設計完成了670多幅城市壁畫[10],這些作品不僅遍及里昂市區,還“出口”到加拿大魁北克、德國柏林和日本橫濱等城市。

  里昂的壁畫內容豐富多彩,有的描寫里昂歷史,有的記錄城市生活變遷,還有的紀念法國著名歷史人物。里昂最著名的壁畫——《里昂人》(Fresque des Lyonnais)是由時任里昂市市長米歇爾·諾瓦爾(Michel Noir)提議,由“創造之城”的藝術家們協力完成的。該壁畫位于索恩河畔一幢7層的老式樓房上,占墻面積800平方米,描繪了里昂的24位歷史人物和6位當代著名人物。諸如法國織布機發明者約瑟夫·瑪麗·雅卡爾(Joseph Marie Jacquard)、里昂市市長愛德瓦·埃里奧(Edouard Herriot)及法國物理學家和數學家安德烈-馬里·安培(André-Marie Ampère),最著名的要屬盧米埃爾兄弟(Auguste et Louis Lumière)和《小王子》的作者安托萬·德·圣·??颂K佩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畫中的名人都是法國璀璨文明的杰出代表。巨幅壁畫仿佛在街頭為人們鋪開了一本大書,邀請路人駐足欣賞里昂城悠久的歷史文化。

  在里昂十字街區街口,有一幅名為《卡尼》(Le Mur des Canuts)的壁畫,面積為1200平方米?!翱帷笔菍?9世紀居住在十字街區織布工人的稱呼,由于絲織業和絲綢貿易的發展,里昂在19世紀成為歐洲重要的工業城市之一,所以這幅壁畫不僅向人們展示了卡尼街區過去的人物形象與生活場景,更是帶領人們回望歷史,提醒人們關注絲綢紡織業在里昂城市發展和工業化道路上所起的重要作用。即使這項傳統工藝即將消失殆盡,它依舊存在于十字街區人們的文化記憶中。在該壁畫下方的通道上,還有英語和法語版的標牌,用于介紹壁畫的內容。里昂前任市長熱拉爾·科隆(Gérard Collomb)曾表示:這些城市壁畫是里昂的文化遺產,是里昂城市的驕傲,凸顯了文化空間的藝術魅力,“創造之城”的藝術家們不僅是城市美容師,更是偉大的文化傳播者⑥。

  四、開放公共場館,引導文化空間消費

  法國擁有豐富的文化遺產和歷史文化資源,為了鼓勵民眾了解、接觸文化產品,法國大范圍開放公共文化場館。票價制定遵循“文化普及”的原則,并配有一系列人性化優惠措施,部分場館甚至采取免費的方式。法國法律規定“公共博物館的門票應讓最大范圍的民眾接受”,以滿足普通民眾對文化的需求和向往。

  早在1996年,法國就開始嘗試在每個月的第一個周日向大眾免費開放盧浮宮,接著,在2000年,這項舉措便擴展到全國國家博物館和國家紀念性建筑,以及部分市級博物館。此后,巴黎、第戎、卡昂及波爾多等多個城市的市級博物館的永久收藏也順勢向大眾免費開放⑦。2008年,法國文化部門下屬的博物館管理局曾暗中做過一項關于“博物館免費開放的社會影響與民眾參觀動機”的實驗調查,該調查涉及法國14個博物館和紀念性建筑。結果顯示:在博物館免費開放的半年間,這14個博物館的參觀人數較去年同期增加了一倍,也就是客流量上漲了近35萬人次,并在2008年5月份達到頂峰,可見免費開放博物館對人們的參觀熱情有著明顯的促進作用[11]。

  法國博物館的優惠措施惠及廣大民眾,尤其關注青少年及社會的弱勢群體?!皣乙幎ㄋ泄膊┪镳^均向18歲以下未成年人免費開放;多數博物館對殘障人士、失業者、低保人士等社會特殊人群也都采取了門票減免優惠政策”[12]。以盧浮宮與歐仁·德拉克洛瓦博物館為例,按照規定: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及居住在歐元經濟區的18至25歲青年持身份證件即可免費參觀;每周五晚上6點之后,不限國籍,26歲以下青年可免費參觀;教師、藝術史教師、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注冊成員、藝術協會和國際造型藝術協會注冊成員、失業者及享受低保人士、殘障人士及其陪同人員均可免費參觀;法國國慶日,也就是每年7月14日全體民眾可免費參觀⑧?!懊磕赀@些可免費參觀的群體約占參觀者總人數的約40%”[12]。

  另外,教堂是法國宗教文化傳播的主要場所,教堂內部陳設的鐘樓、雕塑以及教堂窗花和壁畫都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蘊和象征意義。教堂不僅供外地游客參觀游覽,還是當地民眾周日做彌撒的場所。法國共有42258個教堂⑨,不論規模大小,幾乎都免費向公眾開放。

  關于文化場館的開放,覆蓋面積最廣、參與人數最多的便是法國一年一度的“歐洲文化遺產日”。它以法國文化部推出的“古跡開放日”活動為原型,從1984年起,每年9月第三個周日被定為“法國文化遺產日”,這一舉措迅速引起歐洲其他國家的效仿。屆時人們有機會參觀一些平時不對外開放的場所,諸如總統府、總理府、法院、市政廳等,每年還會有新機構參與。2014年9月21日,法國文化部發布了一篇新聞通稿——《法國人熱愛法國遺產》,文中提到在第31屆歐洲文化遺產日活動開始后兩天之內,竟有將近1200萬民眾參與其中,僅巴黎大皇宮第一天就迎來了8500位客人⑩。

  這一天,人們頻繁往返于各大遺產景點之間,尤其是平時幾乎沒機會參觀到的愛麗舍宮,人們至少要排6個小時的隊才能進宮殿參觀。盡管如此,還是有為數不少的法國人耐心排隊,甚至一些居住在外省的法國人為參觀總統府專門趕往巴黎。宮殿內,游人靜靜觀看,也有老師低聲為孩子們講解歷史文化。這些都反映了法國人對文化遺產由衷的熱愛,他們力圖抓住機會一睹珍貴藏品,感受文化遺產的魅力。這些引導性行為,大大提升了公眾在特定文化空間中消費的熱情,推動了民眾文化大眾化。

  五、發展實體書店,保護文化空間精粹

  除了借助公共場所和節日活動傳播文化,為了豐富人們接觸文化產品的渠道,法國政府還出臺政策保護實體書店,保障每位公民接觸圖書的權利。實體書店是城市空間的一部分,它不僅是圖書交易的場所,還能引領人們崇尚文化、追求知識,是傳承文明的重要陣地,是文化空間的精粹。如今在網上書店的沖擊下,美國、日本、德國等眾多國家的實體書店都面臨倒閉歇業的嚴峻形勢,唯有法國的實體書店一枝獨秀。據統計,法國的書店銷售點有3000多個,是世界上書店密度最大的國家,而巴黎是書店密度最大的城市,平均每4800位居民享有一家書店[13]。獨立書店是法國實體書店最主要的存在形式,它通常是當地人擁有、經營的實體書店。根據法國書商協會(SLF)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2014年法國獨立書店的銷售額占整個圖書市場的22%,其2015年的營業額增長了2.7%,仍處于圖書銷售市場的主體地位[14]。2006至2016年間,法國實體書店幾乎沒有減少,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法國政府對實體書店的保護政策。

  從1981年10月起,法國開始實行“圖書統一定價原則”(因時任法國文化部長為雅克-朗,故也稱其“朗法案”),法國是眾多國家中最早采用立法的方式固定價格銷售圖書的國家,德國2002年出臺相關法律,意大利則在2005年,而韓國、丹麥、匈牙利以及荷蘭等國都是采取行業規定的固價形式。法國法律規定:圖書由出版社統一定價,這個價格將普遍應用于書店、圖書連鎖店、大型超市、網上書店或出版社直銷店,且不允許隨意打折,書店只能給予持卡會員不高于5%的優惠,這使網上書店與實體書店相比不具有任何價格優勢[15]。此外,在稅收方面,實體書店享有諸多優惠政策。2007年起,法國采用了獨立書店評級制,通過認證的獨立書店可獲得政府的優惠政策,如免征職業稅等。2009年,法國有410個獨立書店通過認證,2010年增加到468個,每三年會重新評定一次(11)。法國政府不僅對實體書店長期免征所得稅,圖書的增值稅也遠低于普通商品。2014年1月,為了支持實體書店挺過數字時代所面臨的財務危機,法國文化部宣布了1800萬歐元的資助計劃[16],同年還出臺了反亞馬遜法案,禁止網上書店在網購中免收圖書寄送費,并規定讀者網購必須多付1歐元的附加費,這些都體現出政府對實體書店不遺余力的支持。

  在法國近3000個書店中,近3/5是中小型書店(12),政府十分關注它們的生存狀況,一面利用大型書店的稅收“反哺”小型書店,一面向經營困難的書店提供補貼。小書店數量穩定,分布廣泛,大大促進了圖書多樣化與文化多樣性,這就意味著不論職業、年齡、經濟狀況或受教育程度,每個人都能在書店里找到自己感興趣的書,享受讀書的樂趣。其實,法國人生活中已然離不開閱讀,公共場所隨處可見法國人專心閱讀的場景。據法國國家圖書中心2017年發布的調查報告:平均每個法國人一年讀20本書,接觸6類不同的書籍;91%的受訪者一年至少讀過一本書,50%的法國人幾乎每天閱讀(13)。法國發展實體書店的做法,起到了保護文化空間精粹的作用,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總而言之,為促進法國文化大眾化,鼓勵全民接觸文化產品,參與和體驗各種文化活動,法國政府別出心裁,采取了諸多特色的文化傳播措施,且效果卓著。一方面,它豐富文化及藝術的表現形式,利用公共空間潛移默化地將其融入到民眾日常生活中,使人們不知不覺受到文化熏陶并容易產生文化認同感和文化自信,從不同的角度拓展了文化空間;另一方面,文化空間的拓展為民族文化大眾化提供了很好的平臺,法國試圖打破文化與普通民眾,甚至是貧困人口之間的阻隔,不斷降低民眾讀書和接觸文化產品的門檻,實現“文化面前人人平等”,挖掘和保障他們接觸文化的渠道。在普及文化、繼承和發揚文化遺產及創新文化藝術等方面,法國有著較其他國家更成熟全面的文化措施,其諸多文化成果已經出口國外,為其他國家與地區借鑒和效仿。

  當今中國也在不斷推進“文化大眾化”,希望不僅能使民眾享受文化帶來的愉悅,還能提高國民文化素養,繼承和發揚中國優秀文化。在這方面,法國文化傳播模式有值得借鑒之處。

 ?、僖粮テ諜C構于2016年9月16-20日期間在網上展開的一項對于法國民眾展望2017年的調查,2016年10月20日在網上公布了調查結果。參見https://actu.fr/societe/selon-un-sondage-les-francais-sont-fiers-de-leur-pays-mais-pessimistes-sur-leur-avenir_798329.html.最后訪問時間:2018-11-05。

 ?、趨⒁奾ttps://www.lyoncapitale.fr/culture/la-fete-des-lumieres-2017-en-chiffres/amp/.最后訪問時間:2018-11-04。

 ?、蹍⒁奾ttp://www.lefigaro.fr/flash-eco/2017/11/10/97002-20171110FILWWW00319-lyon-la-fete-des-lumieres-renoue-avec-4-jours-de-festivites.php.最后訪問時間:2018-11-05。

 ?、軈⒁奾ttps://www.parisinfo.com/musee-monument-paris/71393/Jardin-du-Luxembourg.最后訪問時間:2018-11-05。

 ?、輩⒁奾ttps://citecreation.fr/realisation/residence-de-la-sarra-lyon-france/.最后訪問時間:2018-11-02。

 ?、迏⒁奾ttps://citecreation.fr/realisation/fresque-des-canuts-lyon-france/.最后訪問時間:2018-11-05。

 ?、邊⒁奾ttp://www.culture.gouv.fr/Thematiques/Etudes-et-statistiques/Publications/Collections-d-ouvrages/Questions-de-culture/La-gratuite-des-musees-et-des-monuments.最后訪問時間:2018-11-05。

 ?、鄥⒁奾ttps://www.louvre.fr/gratuites-au-musee-du-louvre.最后訪問時間:2018-11-02。

 ?、釁⒁奾ttp://patrimoine.blog.pelerin.info/2017/01/10/combien-deglises-france-etat-recensements-janvier-2017/.最后訪問時間:2018-11-05。

 ?、鈪⒁奾ttp://www.culture.gouv.fr/Presse/Archives-Presse/Archives-Communiques-de-presse-2012-2018/Annee-2014/Les-Francais-aiment-leur-patrimoine.最后訪問時間:2018-11-01。

  (11)參見http://www.centrenationaldulivre.fr/fr/libraire/lrun_label_de_reference/librairies_labellisees/.最后訪問時間:2018-11-02。

  (12)參見http://www.syndicat-librairie.fr/environnement_sectoriel_combien_de_librairies_.最后訪問時間:2018-11-02。

  (13)參見https://www.franceinter.fr/amp/culture/lecture-francais-etude-exclusivite-livres-librairies.最后訪問時間:2018-11-04。

  原文參考文獻:

  [1]Pierre Moulinier.Histoire des Politiques De《démocratisation Culturelle》[R].Ministère de la culture et de la communication Comité d'histoire,Paris,2012.

  [2]劉羽.關于法國大革命與法國文化政策的關聯性思考[J].速讀,2016(4).

  [3]Dominique Schnapper.Quelques Réflexions de Profane Sur l'état Providence Culturel[M].Paris:CNRS Editions,1996:49-50.

  [4]向云駒.論“文化空間”[J].中央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8(3).

  [5]章睿.論法國文化政策中的平等性[J].法國研究,2015(3).

  [6]張麗.法國公共文化發展政策研究[J].山東圖書館學刊,2013(5).

  [7]尹麗,教瑩.法國公布2016文化領域關鍵詞及優惠政策[N].中國文化報,2016-02-01(3).

  [8]杜佩璐.法國城市公園中歷史文化的體現——以巴黎城市公園為例[D].成都:四川農業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0:24-25.

  [9]蘇堅.“涂鴉”開辟城市多元表達空間[N].中國文化報,2014-06-29(1).

  [10]黃倩.脫胎換骨的錯視畫城市壁畫[N].美術報,2017-07-08(19).

  [11]Jacqueline Eidelman, Géroux.La Gratuitédans les Musées et Monuments en France:Quelques Indicateurs de Mobilisation des Visiteurs[R].Dépautement des études,de la prospective et des statistiques,2009.

  [12]張曼.綜述:法國文化景點票價“以人為本”優惠多[EB/OL].(2018-10-02).[2019-02-02].http://m.xinhuanet.com/2018-10/02/c_1123514583.htm.

  [13]王瀟.巴黎傳統書店遭沖擊 書商形成聯盟團結自救[EB/OL].(2010-03-26).[2019-02-02].http://cul.china.com.cn/book/2013-03/26/content5827825.htm.

  [14]Fabrice Piault,Clarisse Normand.年度國際出版趨勢報告·法國分報告[EB/OL].(2016-08-23).[2019-02-02].http://www.cbbr.com.cn/article/105981.html.

  [15]尤建忠.歐美政府對實體書店的政策支持概述[J].出版參考,2013(12月上旬刊).

作者簡介

姓名:陶喜紅 姜楠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欢乐斗地主免费下载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