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語言學
話本小說的敘事傳統對現代漢語語法的影響
2020年02月05日 10:22 來源:《當代修辭學》2019年第1期 作者:方梅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傳統小說多來自話本。作為講述底本,話本在敘述程式和敘述視角上具有顯著的現場性特點。從話語行為角度看,表現為故事講述與言者評價交錯;就敘述視角而言,表現為情節內人物視角與言者視角交錯。這種敘事傳統對后代敘事語體篇章的組織方式產生了重要影響。其影響主要表現在:(1)敘事語篇中有大量的為構建現場效應所采用的互動性表達。(2)體現敘述視角的語言形式不僅包括人稱選擇、元話語詞匯選擇,還包括一些具有人際互動功能的句式。(3)無論是情節的開啟和轉換,還是話題的建立、延續和轉換,以及講述行為與評價行為的切換等篇章框架標記,都大量來自以無主語形式呈現的小句,如言說動詞小句、視覺動詞小句和認識義動詞小句,這種弱化的小句甚至可以理解為動詞本身的虛化。

  關 鍵 詞:敘事語體;篇章框架標記;互動性表達;視角

  作者簡介:方梅,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

 

  中國近代敘事文本的典型代表是話本。話本主要包括兩大類,一類是平話,用淺顯的文言敘述帝王將相的故事;另一類是小說,用白話講述平凡人的故事。

  敘事語體(narratives)的典型語料是獨白的故事講述。話本是中國口頭文學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敘事語體的文本。話本是在書場說書的腳本,或者是為了“說”而寫作的文本?!罢f書”有開場套路,它的起承轉合模式具有特別的特征。從話語行為角度看,表現為故事講述與言者評價交錯;從敘述視角的角度看,表現為情節內人物視角與言者視角交錯。這種敘事傳統對后代敘事語體篇章的組織方式產生了重要影響,也影響到現代漢語篇章的語法表達。下文將圍繞三個方面分別討論。①

  一、話本小說的敘述特點

  從敘事學(narratology)的角度看,故事(story)指表達的對象。同一個故事可以采用不同的話語(discourse)來表達。敘事講述行為實際包含三個方面:

  1)故事(story):被敘述的事件。涉及敘述了什么,包括事件、人物、背景等。

  2)敘述話語(discourse/text):敘述故事的口頭或筆頭所呈現的話語。涉及怎么敘述的,包括各種敘述形式和技巧。

  3)敘述行為(narration):產生話語的行為或過程。(參看申丹、王麗亞,2010:16)。

  故事具有獨立性。同一個故事可以通過不同媒介(比如小說、電影、話劇等)呈現。同一個故事,以何種敘述話語來表達傳遞,這是敘事學關注的重要問題。

  話本小說是說書人的講述底本。作為講述底本,它在敘述程式和敘述視角上具有顯著的現場性特點。我們不妨從敘事開篇、話題導入、話題轉移、情節結束這幾個方面來觀察。

  1.1 情節的開啟與結束

  敘事語體的典型語料是獨白的故事講述。中國話“說書”有開場套路,它的起承轉合模式不同于現代的文人小說。在正式開始故事講述之前,總有一段引場辭,例如:

 ?。?)詞曰:

  試看書林隱處,幾多俊逸儒流。虛名薄利不關愁,裁冰及剪雪,談笑看吳鉤,評議前王并后帝。分真偽占據中州,七雄擾擾亂春秋。興亡如脆柳,身世類虛舟。見成名無數,圖名無數,更有那逃名無數。霎時新月下長川,江湖變桑田古路。訝求魚緣木,擬窮猿擇木,恐傷弓遠之曲木。不如且覆掌中杯,再聽取新聲曲度。

  紛紛五代亂離間,一旦云開復見天。

  草木百年新雨露,車書萬里舊江山。

  尋常巷陌陳羅綺,幾處樓臺奏管弦。

  人樂太平無事日,鶯花無限日高眠。

  話說這八句詩,乃是故宋神宗天子朝中一個名儒,姓邵諱堯夫,道號康節先生所作?!ā端疂G傳》)

  上面是《水滸傳》的開篇。引場辭中有“詞曰:……”“詩曰:……”。導入第一個篇章話題“一個名儒”則用了“話說……”。

  再如下面一例,雖然前文有一個“有”字句“前清末季,京城安定門里,菊兒胡同,有春阿氏謀害親夫一案……”引出事件,即全書的話題。但是,開啟故事情節在后文中用“話說”。

 ?。?)人世間事,最屈在不過的,就是冤獄;最苦惱不過的,就是惡婚姻。這兩件事,若是湊到一齊,不必你身歷其境,自己當局,每聽見旁人述說,就能夠毛骨悚然,傷心墜淚,,各處的傳聞不一。各報紙的新聞,也有記載失實的地方?,F經市隱先生把此案的前因后果,調查明確,并囑余編作小說。余浣薔讀罷,始知這案中真相,實在可驚!可愕!可哭!可泣!茲特稍加點綴,編為說部,公諸社會,想閱者亦必駭愕稱奇,傷心墜淚也。

  話說東城方中巷,有一著名教育家,姓蘇名市隱,。這一日,天氣清和,[

  ]往地安門外訪友。[

  ]走至東四牌樓西馬市地方,正欲雇車,忽然身背后有人喚道:“市隱先生,往哪里去?”市隱回頭一看,正是至交的朋友原淡然。二人相見行禮,各道契闊。(《春阿氏謀害親夫》第一回)

  上例中,“話說”后用“有”字句引入主角(著名教育家蘇市隱)。其后的語句雖然主語沒有出現,但是零形主語的指稱都指向“有”字句引入的這個話題。

  “話說……”是高頻使用的開篇方式,下面是《儒林外史》第二回和第三回的開篇。

 ?。?)a.話說山東兗州府汶上縣有個鄉村,叫做薛家集。這集上有百十來人家,都是務農為業。(《儒林外史》第二回)

  b.話說周進在省城要看貢院,金有余見他真切,只得用幾個小錢同他去看。不想才到“天”字號,就撞死在地下。(《儒林外史》第三回)

  在章回結尾,說書人常用的結束敘述的表達形式是“且聽下回分解”。例如:

 ?。?)a.畢竟史進與三個頭領怎地脫身,。(《水滸傳》第二回)

  b.畢竟扯住魯提轄的是甚人,。(《水滸傳》第三回)

  這里雖然沒有出現直接體現現場性的名詞,但是一個動詞“聽”就使講述者與受眾的對待關系躍然紙上?!霸捳f”是言者自行開啟言談的表達方式,而“且聽……”是祈愿句,是面向受眾的。

  1.2 話題導入與話題轉移

  話題導入的常見形式是用“單說”?!皢握f”可以引入一個篇章話題,用于“有字句”。

 ?。?)。單說保定府西主人關外,,家里房產買賣不少,干脆說很有幾個糟錢。姓李行五……(損公《新鮮滋味第五種:褲緞眼》)

  如果不處于開篇位置,“單說”可以用作話題的轉換出現。有的時候,前面有結束上一段故事情節的表達式,如“……不必細說”“……打住”“……不提”等。例如:

 ?。?)一路之上,。到了南陽,同城文武如何迎接,如何接任,又如何拜同城,那都是外官場照例的套子,。

  單說南陽府知府胡太尊,那天請劉軍門吃飯。同席子一共七位,主人之外,首席自然是劉軍門嘍。(損公《新鮮滋味第六種:劉軍門》)

 ?。?)。單說春爺,第二天又奔往茶館兒?!〒p公《新鮮滋味之四種:麻花劉》)

  不難看出,無論是一個篇章新話題的建立還是篇章話題的轉移,都是采用說話人現身的表達方式。篇章中反復出現的“說”類詞語,如“敘、說”等,都只能理解為故事講述者的行為,不是故事中人物的言語。

  1.3 互動性表達

  “說書”是現場講述,既要充分體現情節自身的篇章層次,又要構建與聽者的人際互動。

  如果我們看傳統小說就會發現,通過虛擬受眾的方式構筑講述者與受眾的互動是這類敘事文本的重要特征。例如:

 ?。?),小額自從上上這個藥,就瞧瘡口里頭直長肉珠兒,真是一天比一天淺,四五天的功夫,居然就快長平啦。(《小額》)

 ?。?)“你編的這個小說,簡直的沒理。你說伊老者素常得人,為甚么青皮連跟他打架,旁邊兒的人會不管勸勸呢?眼瞧著讓他們打上。世界上豈有此理?”,他們正要打架的時候兒,正趕上堂官來啦,里里外外一陣的大亂。(《小額》)

 ?。?0)親侄子吃頓飯都費事,過繼更休想了,頭一個先得過繼內侄。!過繼內侄的,十個里頭,有九個糟心的。溯本窮源,為甚么婦人都是這宗毛病呢?就因為沒受過好教育,不明百真理,所以一味的私心。唐家的武后,前清的慈禧太后,按說是聰明絕頂啦,就是這地方兒想不開,所以糟心。(損公《新鮮滋味之第十種:鐵王三》)

  這里,第二人稱使用“您”是虛擬一個與講述者直接交際的受話人;而“那位瞧書的說啦”實為作者借用一個虛擬的讀者提問,自問自答。后面的“諸位有所不知”用的也是虛擬受眾的表達。

  1.4 敘事與評價交錯

  除了上述敘述者與受眾間人際互動的構建,話本的現場性還表現為說話人敘述故事與敘述者發表個人評論交錯推進,隨述隨議。例如:

 ?。?1)頭道菜一上來,誰也摸不清是甚么,用刀子切也切不動,曹猴兒急了,說:“拿筷子來罷!”(損公《新鮮滋味之三種:理學周》)

 ?。?2)趙大好喝兩盅兒,又好戴高帽子。狗爺知道他妹丈這宗脾氣,所以極力的狗事。要按親戚說,他是大舅子,趙大是妹丈,得管他叫大哥。(損公《新鮮滋味之三種:理學周》)

 ?。?3)單說保定府西主人關外,有一家富戶,家里房產買賣不少,干脆說很有幾個糟錢。姓李行五,因為他身量高,都管他叫大李五,五十多歲,夫人兒苗氏。跟前一兒兩女,兒子叫李拴頭,十一、二歲。大女兒叫金姐兒,已然出閣,給的是本處財主丁老虎的兒子,叫作丁狗兒。(損公《新鮮滋味第五種:褲緞眼》)

  例(11)“吃大餐要筷子,聞所未聞”是對故事中人物行為的評價;例(12)“全都是糟心的毛病”是對故事中人物的習性(愛喝酒、愛被人奉承)的評價;例(13)“號可不叫順亭”相當于腳注,“虎父生犬子,可稱半語子養啞吧,一輩不如一輩”是說書人的評價。

  從敘述故事到對所敘述內容的評價,不同話語行為的轉換是以隨文注釋的方式呈現的。

  二、敘述視角

  敘述話語具有多樣性。比如:1)順序:是否打破自然時序;2)時距:用多少文本篇幅來描述在某一事件段中發生的事;3)頻率:敘述的次數與事件發生的次數之間的關系;4)語式:通過控制距離或選擇視角來調節敘事信息;5)語態:敘述層次和敘述類型。(參看申丹、王麗亞,2010:25)上述幾個方面中,敘述視角與敘述層次都與話語形式的選擇密切相關。

  敘述視角是指敘述時觀察故事的角度。無論是文字敘事還是電影等其他媒介的敘事中,同一個故事,若敘述時觀察角度不同,會產生大相徑庭的效果。傳統敘事學上對視角的研究關注小說中的事件表達方式。在區分敘述層次的時候,書面敘述與口頭敘述存在差異??陬^敘述時敘述者與受話者面對面,受話者可以直接觀察到敘述者的敘述過程,其聲音、表情動作對敘述效果具有重要作用(參看申丹、王麗亞,2010:19)。因此,像上文(11)(12)(13)那樣腳注式的評價表達,也是說書的現場性的體現。②從語言學角度,我們更關注不同表達方式對語言學的基本范疇的影響,或者說,哪些語言手段可以區別和傳遞不同信息,區分不同視角。

  2.1 視角標記

  有些詞匯是用來傳遞視角信息的,比如“在……看來”:

 ?。?4)楊繼盛在監獄里,溜溜關了三年,滿朝文武百官,卻死活找不出,這位大好人的任何罪狀來。最后呢,楊繼盛還是被殺了。為什么呢?沒有理由。,得罪嚴嵩的人,就該死。楊繼盛死后,松筠庵,就改成了祠堂。因為楊繼盛號椒山,所以,達智橋胡同里的這座,楊繼盛故居,又叫楊椒山祠了。(《這里是北京》)

 ?。?5)他對朱由校的忠誠,,有點得不償失,甚至有點多余。難怪他這么多年,都混不出個頭來。(《這里是北京》)

  上面例子中的“在當時看來”“在外人看來”,直接通過“在……看來”這種詞匯形式表示其視角定位。這也是現代元話語(meta-discourse)研究中已經關注到的現象。

  我們認為,體現敘述講述視角的語言形式,主要包括兩類表達形式:1)元話語;2)句式。下面我們分別討論。

  2.2 元話語

  Hyland(2005:49)根據功能把元話語分為兩大類:一類是語篇交互類元話語(interactive metadiscourse),這類元話語反映語篇內部的關系,其作用是引導讀者理解語篇;另一類是人際交互類元話語(interactional metadiscourse),這類元話語反映作者與讀者之間的互動,其作用是吸引讀者參與到交際中來。③

  大致說來,語篇元話語屬于信息層面(informative),而人際元話語屬于互動層面(interactional)。

  人稱選擇是元話語的重要表現形式,同時也是體現視角的重要途徑。言者通過人稱代詞的使用,選擇是言者敘述(第一人稱敘述)還是第三方敘述。采用第一人稱敘述是言者敘述的直接體現。比如《小額》開篇的一段就有“聽我慢慢兒地道來”。

 ?。?6)庚子以前,北京城的現像,除了黑暗,就是頑固,除了腐敗,就是野蠻,千奇百怪,稱得起甚么德行都有。老實角兒是甘受其苦,能抓錢的道兒,反正沒有光明正大的事情。頂可惡的三樣兒,就是倉、庫、局。要說這三樣兒害處,諸位也都知道,如今說一個故事兒,就是庫界的事情,這可是真事。。(《小額》)

  但是,第一人稱敘述也有不同。敘述者也可以是事件之內的參與者,即自述。例如:

 ?。?7)“冷嗎?”我問,手不知道放在哪里。

  柳青沒回答,面無表情。(馮唐《北京北京》)

  敘述者還可能是在事件之外的,雖然使用了第一人稱,像上面舉的《小額》的例子。再如,老舍先生的《駱駝祥子》,開篇敘述者(narrator就以第一人稱出現:

 ?。?8)我們所要介紹的祥子,不是駱駝,因為“駱駝”只是個外號;那么,我們就先說祥子,隨手兒把駱駝與祥子那點關系說過去,也就算了。(老舍《駱駝祥子》)

  但是,我們知道,《駱駝祥子》講述的并不是作家自己的故事。

  這種言者直接顯身的敘事方式正是中國傳統章回小說的常見手法。在各章起承轉合之處,也是用“話說”“單說”等詞匯組織篇章結構。

  2.3 情節內人物視角

  視角表達除了可以借助人稱代詞之外,還常借助視覺動詞,如“看、見、瞧”等。

  敘述時,表達情節內人物視角,視覺動詞小句有行為主體,或者可以補出隱含的行為主體。

 ?。?9)曹立泉回頭一,不由的一楞兒?!尽康娨粋€五十多歲的窮老太太,挽著個旗鬮兒,穿著個破藍布衫兒,愁眉淚眼一臉的菜色,原來不是別人,正是他師娘富二太太。(損公《新鮮滋味第二十八種:曹二更》)

  上面例子中,“一個五十多歲的窮老太太,挽著個旗鬮兒,穿著個破藍布衫兒,愁眉淚眼一臉的菜色……”可以理解為曹立泉所見。

  2.4 全能視角

  下面一例中,“但見”后面的內容就很難解讀為人物所見了。例如:

 ?。?0)單說春鶯,自生產之后,母子皆安,伯英夫婦樂的都閉不上嘴。洗三那天,來了不少親友,成氏也前來添盆?!尽康?img style="border-left-width: 0px; border-right-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border-top-width: 0px" alt="" src="./W020200205397851604323.jpg" OLDSRC="W020200205397851604323.jpg" />。(損公《新鮮滋味之十五種:搜救孤)

  這類用法的特點是,視覺動詞的前面補不出隱含的“見”的行為者?!暗姟钡淖饔迷谟谔崾咀x者或者聽眾,關注下面即將敘述的事物。換句話說,這里“但見”的使用是敘述者把自己置身于故事情節之中的表達方式,進而使讀者獲得身臨其境的感受。

  2.5 視角切換

  在敘述中,相同的詞匯形式,有時候以情節內人物的視角敘述;有時則是言者的視角敘述。

 ?。?1)有一天晚晌,記者跟隨先祖母在門外納涼,曹二更的木廠子已然關門,就由東邊來了一個人行步匆匆,打著一個紙燈籠,一下坡兒,差點兒沒栽了一個跟頭。(損公《新鮮滋味第二十八種:曹二更》)

 ?。?2)大拴子剛走,這當兒底下人回稟說,酒醋局希四老爺來啦。額大奶奶說:“快請?!钡紫氯顺鋈?,功夫不大,希四爺搖搖擺擺踱了進來。(《小額》)

 ?。?3)正這兒說著,起外邊慌慌張張的跑進一個人來。大家夥兒一瞧,都嚇了一跳。您猜進來的這個人是誰?正是伊老者的二少爺善全。(《小額》)

  上面(21)中“瞧”可以理解為以故事中的人物視角進行的敘述,“由東邊來了一個人行步匆匆……差點兒沒栽了一個跟頭”是記者所見;但是(22)和(23)中“瞧”則不是前面語句已經交代的那個人物,“瞧”的行為主體并非故事情節中的人物?!熬颓啤庇米饕龑б粋€在說話人看來特別需要關注的情節?!熬颓啤庇糜诰劢剐聞討B,在現代漢語書面語中,“只見”具有同樣的功能。

  敘述視角的切換也可以通過認識義動詞實現。例如:

 ?。?4)李鴻章,跟榮祿關系挺鐵,有利益裙帶關系。也知道,他跟慈禧之間,高于君臣的默契。于是求榮祿,幫忙疏通疏通。礙于面子,榮祿只好向慈禧說情。慈禧是為了避嫌,還是真生氣了。先是當場勃然大怒,但結果呢,在榮祿的一番勸解之后,慈禧還是心一軟,把徐致靖的死刑,改判了終身監禁。(《這里是北京》)

  在這一段敘述中,“不知慈禧是為了避嫌,還是真生氣了”是敘述者對其所述內容的評論,是情節之外的。其中“不知”并非情節內人物的認知狀態,而是表達言者的認識狀態。

  三、現代北京話敘事語體

  說書是現場講述,既要充分體現敘事情節自身的篇章架構,又要構建與聽眾的互動?,F場性的表達是傳統章回小說的敘述特點,這種言者顯身的敘述方式不僅在小說中具有傳承性。話本的敘事傳統對后代敘事語體篇章的組織方式產生了重要影響,也影響到現代漢語篇章的語法表達。其影響主要表現在:

  1)敘事語篇中有大量的為構建現場效應所采用的互動性表達形式。

  2)體現敘述視角的語言形式不僅包括人稱選擇、元話語詞匯選擇,還包括一些具有互動表達功能的句式。

  說書沒有文化階層的門檻,這就要求它的表達方式一定是最接近當時的口語高頻使用的形式,也可以作為那個時代口語的代表性文獻。因此傳統章回小說的這種言者顯身的敘述方式不僅在小說中具有傳承性,而且是現代敘事語體的常用范式,也可能真實反映語法演變的條件。

  3.1 構建現場效應

  我們注意到,傳統章回小說的言者顯身的敘述方式不僅在小說中具有傳承性,而且是現代敘事語體的常用范式。例如,在下面的敘述中,講述者通過第一人稱代詞包括式“咱”來構筑與聽者的互動關系,如:

  

  在上面這段講述中,與“俗話說”相比,用了“咱常說”以構筑言者與受話人或者讀者的人際互動關系,因為“咱”是第一人稱包括式,指稱上既有言者,又含有受話人。用“說起”引入篇章的敘述主角“康熙爺”。其后,用“話說當年在武英殿……”開啟具體事件,用時間詞“一日”切分故事的情節層次。

  在敘事語篇中,構筑言者與受眾人際互動關系除了使用一些表達人際的詞匯(如“咱”“咱們”)之外,還使用一些直接表達互動性行為的句式。

  1)祈使句

  祈使句的典型行為功能是請求他人做某事。在講述過程中的祈使句,作用在于構筑言者與受眾的人際互動。例如:

 ?。?6)輪到漢菜上桌,洪承疇,也只能隨著太后皇帝的節奏,喝酒夾菜。,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怎么能跟女人孩子的飯量相比。洪承疇這飯吃不飽,是一定的了。(《這里是北京》)

 ?。?7)據《清稗類鈔》的另一種記載,說慈禧跟慈安倆人原本相安無事。后來慈禧病了,慈安獨攬大權。,是東太后慈安獨攬大權。(《這里是北京》)

 ?。?8)一提到這個皇上啊,感情生活啊,都說什么,后宮佳麗三千,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啊。這皇上的感情生活,真的這么隨心所欲嗎?我看不一定。,就那光緒皇帝,那感情生活就挺苦的。大老婆,是慈禧太后硬塞給他的。,那脾氣,就夠光緒一嗆。(《這里是北京》)

  從言語行為的角度說,敘事是講述行為,講述行為不依賴于受眾的參與。祈使句是執行一個請求行為,也即要求有受眾參與的交際行為。

  2)設問句

  設問句是言者或者作者的自問自答。如上文(14)中“為什么呢?沒有理由”的“為什么呢?”再如:

 ?。?9)司禮監,現北京市東城區,景山東街吉安所右巷10號,從黃化門街到景山后街一帶。劉瑾的主要工作地點,就在現在(的)東城區,景山東街的吉安所右巷10號。明朝那會兒,這是司禮監的所在地。司禮監,是明朝的一個特殊部門,由太監組成。這么說吧,小到叫皇上起床,大到代皇帝寫口諭,都是司禮監的職責。(《這里是北京》)

  下面一例,先用了祈使句“您可別小看這1萬塊錢”,然后又用了設問句。

 ?。?0)張自忠重視教育,是出了名的。他在天津當市長的時候,不但建立了教育局,還每年給因經費短缺,而面臨危機的南開中學撥款1萬元。您知道當時的1萬元相當于咱們今天多少錢嗎?我們大概齊算了一下,差不多相當于今天的80萬元人民幣。由此可見,張自忠將軍對教育事業的重視了吧。(《這里是北京》)

  3.2 敘事與評價的切換

  敘事語體的互動性依賴于敘事與評價的頻繁切換?,F代口語的敘事語體中所采用的切換手段,與上文談到的話本小說的范式一脈相承。比如,以“說”類詞語導入篇章話題,使用第一人稱顯現言者,使用第二人稱代詞、祈使句、設問句構筑與受眾的互動。

  在故事講述與發表評論之間的切換,有一些特別的表達。如下面一例的“您想啊”。

   

  在這個例子里,“您想啊”引出說話人對自己所述事件的評論。用含有“想”的祈使句“您想啊”實現了從事件敘述到言者評論的轉變。再如:

   

  這里的“您看出來了吧”,意思就是“可見”,引出言者的評價性結論?!翱梢姟笔茄哉咧苯右龑а哉叩脑u價性結論,而“您……吧”是表達征詢的句式,更有互動性。

  評價有別于對事件的敘述,一般為通指句(方梅2019)。例如:

 ?。?3)五次來北京,康有為一共七次上書,請求變法。起初根本沒人搭理他。俗話說“人微言輕”,想跟皇上說上話,太難了。更何況那會兒主事兒的,是光緒皇帝的大姨媽,慈禧太后。(《這里是北京》)

  上面的例子中,“一個老百姓”的所指并不是語境中確定的對象,而是任何一個具有老百姓這種身份的人。這種“一+量+名”主語的句子,可以換成光桿名詞,但是不能像以往語法學著作中討論的“無定NP主語句”(參看范繼淹1985)那樣,換成“有”字句。例如:

 ?。?4)只可惜,此次承德消暑游,對于咸豐來說,只能用四個字概括,叫做“有去無回”。咸豐十一年七月十七,慈安、慈禧成了寡婦了。倒下去,兩個女人站起來。從此以后,慈安、慈禧手拉手,肩并肩,聯合恭親王,滅了八大輔臣。懷揣“同道堂”“御賞”兩枚大印,抱著孩子,走上了清末政治舞臺。(《這里是北京》)

  盡管孤立地看,“一個男人倒下去”可以說成“有一個男人倒下去”。但是,在上面這個語境中不可把“一+量+名”主語的句子換成“有”字句。

  “一+量+名”主語句具有截斷話題鏈的功能,因此要對一個已知對象加以評論的時候,會用“一+量+名”形式的主語句來表達。例如:

   

  上面的例子中,第一次評價出現的時候,用的是名詞短語“君臣的事情”,是類指名詞短語,其后的述謂語“自古就沒有對錯”是慣常體。其中“一個年近古稀之人”,雖然可以理解為張廷玉——前文已經引入的對象,但是,此處不再是敘述其人其事,而是言者要發表評論。說話人在使用“一+量+名”主語句這樣一種有標記的、區別性的句法形式,在同一個人的言談中區分敘事與評價這兩種全然不同話語行為(詳見方梅2019)。再如:

 ?。?6)說起宣武區的菜市口,給人印象最深的,就得數清朝時候的刑場了。但今天,我們要給您念叨的,是菜市口另外一個身份,奸相嚴嵩的戶口所在地,丞相胡同。菜市口菜市口,指的就是這個路口。路口南邊的菜市口胡同,便是明朝大奸臣,嚴嵩住的地方。過去,這兒叫丞相胡同?!瓏泪宰〉恼?,究竟有多大呢?您琢磨琢磨吧?,F在的菜市口南大街,就是過去的丞相胡同。就算當年的胡同沒有現在的大馬路這么寬,那咱就按照單向車道的寬窄算。甭管是占地面積,還是使用面積,也都不算小了吧。所以咱也沒有必要,追究人家不明財產的來歷。(《這里是北京》)

  這一段里,用“說起”導入話題“菜市口”,其后,用設問、祈使句以及人稱代詞“咱”構筑與受眾的互動。上面例子中,最后用“一個丞相住在半條菜市口大街上,倒也是無可厚非的事兒”這種“無定NP主語句”結束敘事,開啟評價。這種敘事當中嵌入的評論句不體現事件過程,通常為慣常體(詳見方梅2019)。

  四、敘述者視角與詞匯義虛化

  4.1 超句連詞

  大量超句連詞(macrosyntactic conjunction,Chao 1968)的來源小句是無主語小句,甚至可以理解為動詞本身的虛化。趙元任先生(Chao 1968)在討論連詞的時候說,有一類超句的連詞與“弱化了的主句”(reduced main clause)重疊。

  關于漢語詞匯化以及話語標記的討論已有不少文獻,如董秀芳(2007)關于詞匯化與話語標記的形成的討論,羅耀華、牛力(2009)對“再說”的語法化的討論,董秀芳(2010)對來源于完整小句的話語標記“我告訴你”的討論,曹秀玲(2010)關于從主謂結構到話語標記的討論。

  “弱化了的主句”中大量是含有“說”的元話語表述,如“聽說、據說、俗話說、常言說、按理說、按說、照說、依我說、照我說、比如說、譬如說、換言之、換句話說、簡單地說、就是說、相對來說、反過來說、順便說一下、總的來說、總起來說、總體上說、一般來說、一般說來、不用說、老實說、不瞞你說、說實在的、說真的、說到底、說心里話、再(者)說、再說、應當說、可以說、不消說、不管怎么說、具體說、這么說、說來”等。

  以“再說”為例。羅耀華、牛力(2009)《“再說”的語法化》曾討論過“再說”變為連詞的用法?!霸僬f”本來是用作述謂語的短語,其中的“再”是“又”的意思。如:

 ?。?7)武松把那大蟲的本事,再說了一遍。(《水滸傳》第二十三回)

  在同一部書中,“再說”可以用作篇章連接,來導入一個新的話題。例如:

 ?。?8)再說金老,得了這一百五十兩銀子,回到店中……(《水滸傳》第三回)

  現代漢語口語中,“再說”可以用作連詞,表達遞進關系,是“而且”的意思。例如:

 ?。?9)富人目標大,犯罪分子把他們作為對象,是投入小,收益大。再說,加害富人的,也未必是窮人。(《人民日報》2005.11.5)

  另一類篇章連接成分含有“看”類動詞,如“卻見、但見、只見、可見”等。先看“可見”。在現代口語里,用“可見”引出言者的概括性評價。它甚至可以在韻律上獨立,或者后附語氣詞。

 ?。?0)這座門是乾隆在修完圓明園之后,順手兒,在這兒建的。其實圓明園里,有很多中西結合的建筑??梢?img style="border-left-width: 0px; border-right-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border-top-width: 0px" alt="" src="./W020200205397852088641.jpg" OLDSRC="W020200205397852088641.jpg" />(《這里是北京》)

 ?。?1)在舊社會,西服革履者,與拉車賣漿的同桌共飲,并無貴賤之分。由此可見,(《這里是北京》)

 ?。?2)康有為第一次來北京,是在25歲那年,來參加鄉試。到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他在北京與外地之間,一共打了五個來回兒。但住的地方,只有一個,就是宣武區,米市胡同43號的南海會館。咱以前介紹過不少北漂的名人,剛來北京的時候,都住會館。但人家到最后,多少都能,再置辦上一兩套房子??涤袨樵诒本?,卻只有南海會館這么一個落腳之處??梢?,(《這里是北京》)

 ?。?3)很多人認為這四扇石屏風啊,是圓明園的遺物。因為大家看到夾鏡和垂虹兩個字,就會想到圓明園四景之一,叫做夾鏡明琴。它呢是出自李白的兩句詩,叫作“兩水夾明鏡,雙橋落彩虹”。所以很多書,想當然把它列為到圓明園的遺物當中了。您看完前兩句后,就應該能想到,它是描寫舒春園石舫周圍的景色的。那么它的建造年代,應該是乾隆年間,由和珅建造的??墒菆A明園呢是雍正時期建造的,可見啊,(《這里是北京》)同樣是“看”類動詞,現代漢語“只見”替換了“但見”,用作引進一個新出現的情形并提請讀者注意(參看董秀芳2007)。

 ?。?4)9日上午9時04分,美國俄克拉何馬城中心,“轟”的一聲巨響,只見。

 ?。?5)5時15分,護衛隊長一聲令下,軍樂隊高奏國歌,只見。

  從上面分析不難看出,這些從動詞小句而來的表達形式,即便是相同的動詞,功能上也存在差異。這類“只見”屬于參與標記(engagement markers),在語篇中,用于引導受述者關注新引入篇章的事物。

  4.2 功能差異

  弱化主句來源的篇章連接成分,其浮現條件是現場講述、或者模擬現場講述。這表現在:1)言者顯身的篇章框架,2)講述與評價交錯的表達方式,3)高頻的人際互動表達。

  從篇章框架標記的角度看,大體可以分成三類不同功能:1)情節:開啟、轉換;2)話題:建立、延續、轉換;3)行為:敘述(事件內)、評價(事件外)。以上文所述的幾個詞匯為例:

  “單說”:框架標記(frame marker),用作開啟情節、建立篇章話題。

  “只見”:參與標記(engagement markers),提示受話人、讀者關注其后的重要情節。

  “可見”:框架標記(frame marker),標記從講述行為到評價行為的轉變,引出言者對其所敘述內容的總結。用作小句間關聯、宏觀句際關聯。

  “看來”:框架標記(frame marker),標記從講述行為到評價行為的轉變,引出言者對其所敘述內容的評論。只用作宏觀句際關聯。

  “說”類。即含有“說”或言說義語素的詞,如“話說、單說、再說”。這類詞語始終保持言者視角的表達功能。

  “看”類。這類詞語的表達功能有兩類。1)表達從事件參與者視角發展為超敘述者視角(全能視角)。如“只見”。2)表達言者視角,進而成為表示總括的連詞,如“可見”。

  在篇章組織手段方面,現代口語敘事語篇與話本小說一脈相承。表現為:

  1)敘事語篇中有大量為構建現場效應所采用的互動性表達形式。

  2)通過人稱選擇、元話語詞匯選擇,以及一些具有互動功能的句式體現敘述視角。

  3)各類篇章框架標記大量來自以無主語形式呈現的言說動詞小句、視覺動詞小句和認識義動詞小句,用作情節的開啟和轉換,話題的建立、延續和轉換,講述行為與評價行為的切換。由于說書是現場性語境,敘述者無需將自身作為參與者角色作句法上的編碼,帶來敘述者自身在句法上的編碼缺失。因此,這些篇章框架標記甚至可以理解為動詞本身的虛化。

  說書是民間口頭文學的重要形式,話本的敘述方式代表了漢語敘事語體的典型樣態。話本小說敘述話語具有的互動性,為我們考察互動交際對語言演變的影響提供了重要的依據。

 ?、傥闹幸玫耐砬灞本┰捳Z料依據王洪君、郭銳、劉云總編的《早期北京話珍本典籍校釋與研究》中由劉云主編的《早期北京話珍稀文獻集成》(北京大學出版社,2018)?,F代北京話語料依據老舍的小說和話劇。當代北京話語料有:1)電視片系列《這里是北京》解說詞;2)北京作家的小說和隨筆。

 ?、诂F在,對口相聲中敘述故事,往往是逗哏的講述故事,捧哏的充當在一旁評價的角色,說出如同(11)-(13)例中括號里的評價話語。

 ?、跦yland(2005:49)的元話語描寫系統包括語篇元話語和人際元話語兩個大類。語篇元話語包括:1)轉接語(transition),體現小句之間的關系(如in addition、but、thus);2)框架標記(frame marker),體現言語行為或序列或階段(如finally、to conclude、my purpose is);3)內指標記(endophoric marker),提及語篇中其他部分的信息(如note above);4)示證成分(evidential),顯示提及其他語篇的信息(如according toX、Z states);5)編碼注釋(code gloss),顯示對命題的詳細闡釋(如namely、such as、in other words)。人際元話語包括:1)模棱語(hedge),如might、perhaps、possible、about;2)助推語(booster),如in fact、definitely、it is clear that;3)態度標記(attitude marker),表達作者/言者對于命題的態度(如unfortunately、I agree、surprisingly);4)自我提及(self mentions),顯示言者(如I、we、me、our);5)參與標記(engagement marker),明確地建立或加強與讀者之間的關系(如consider、note、you can see that)。

  原文參考文獻:

  [1]董秀芳 2007 漢語書面語中的話語標記“只見”,《南開語言學刊》第2期.

  [2]范繼淹 1985 無定NP主語句,《中國語文》第2期.

  [3]方梅 2005 認證義謂賓動詞的虛化——從謂賓動詞到語用標記,《中國語文》第6期.

  [4]方梅 2006 北京話里“說”的語法化——從言說動詞到從句標記,《中國方言學報》第1期,商務印書館.

  [5]方梅 2013 談語體特征的句法表現,《當代修辭學》第2期.

  [6]方梅 2017 敘事語篇的銜接與視角表達——以“單說”和“但見”為例,《語言教學與研究》第5期.

  [7]方梅 2019 《漢語篇章語法研究》,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即出.

  [8]廖秋忠 1986 現代漢語篇章中的連接成分,《中國語文》第6期.

  [9]劉安春、張伯江 2004 篇章中的無定名詞主語句及相關句式,Journal of Chinese and Computing Language,14(2):97-105.

  [10]劉樂寧 2005 文體、風格與語篇連接,載馮勝利、胡文澤編《對外漢語書面語教學與研究的最新發展》(哈佛大學高年級對外漢語教學研討會論文集),北京語言大學出版社.

  [11]耀華、牛利 2009 “再說”的語法化,《語言教學與研究》第1期.

  [12]屈承熹 2006 《漢語篇章語法》,潘文國等譯,北京語言大學出版社.

  [13]申丹 2004 《敘述學與小說文體學研究》(第三版),北京大學出版社.

  [14]申丹、王麗亞 2010 《西方敘事學:經典與后經典》,北京大學出版社.

  [15]譚君強 2014 《敘事學導論——從經典敘事學到后經典敘事學》(第二版),高等教育出版社.

  [16]陶紅印 2003 從語音、語法和話語特征看“知道”格式在談話中的演化,《中國語文》第4期.

  [17]徐赳赳 2010 《現代漢語篇章語言學》,商務印書館.

  [18]許余龍 2004 《篇章回指的功能語用探索——一項基于漢語民間故事和報刊語料的研究》,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

  [19]許余龍 2007 話題引入與語篇回指——項基于民間故事語料的英漢對比研究,《外語教學》第6期.

  [20]玥 2011 “說”的一種新用法——客觀敘述標記詞,《漢語學報》第2期.

  [21]鄭貴友 2001 關聯詞“再說”及其篇章功能,《世界漢語教學》第4期.

  [22]Beauvais,Paul 1989A speech-act theory of metadiscourse.Written Communication 6(1):11-30.

  [23]Chafe,Wallace L.(ed)1980 The Pear Story:Cognitive,Cultural and Linguistic Aspects of Narrative Production New Jersy:Ablex Publishing.

  [24]Chao,Yuen-ren 1968 A Grammar of Spoken Chinese.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呂叔湘譯《漢語口語語法》,商務印書館1979年版.

  [25]Chu,Chauncey 1998 A Discourse Grammar of Mandarin Chinese.New York:Peter Lang Publishing.

  [26]Givón,Talmy 1980 The binding hierarchy and the typology of complements.Studies in Language,4(3):333-337.

  [27]Heine,Bernd & Tania Kuteva 2002 World Lexicon of Grammaticalization.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8]Hyland,Ken 2005 Metadiscourse.London/New York:Continuum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Group.

  [29]Li,Charles & Sandra A.Thompson 1981 Mandarin Chinese:A Functional Reference Grammar.California: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30]Thompson,Sandra A.2002 "Object complements" and conversation:Towards a realistic account.Studies in Language,26(1):125-163.

  [31]Thompson,Sandra A.& Anthony Mulac 1991 A quantitative perspective on the grammaticalization of epistemic parentheticals in English.In Elizabeth Gloss Traugott & Bernd Heine(eds.)Approaches to Grammaticalization(Vol.2),313-332.Amsterdam/Philadelphia:John Benjamins.

  

作者簡介

姓名:方梅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欢乐斗地主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