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宗教學
中國特色宗教學理論研究的重大創建 ——讀張志剛教授《“宗教中國化”義理研究》
2020年02月06日 15:27 來源:《宗教學研究》 作者:李向平 郭珵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李向平, 華東師范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郭珵, 華東師范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研究生。

  基  金: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中國特色宗教社會學話語體系及其本土知識結構研究” (18ZDA230) ;國家社科基金青年項目“鄉村振興戰略中的農村建設與宗教關系研究” (18CZJ026) 的階段性成果; 2019上海市教育委員會科研創新計劃重大項目“中華文明信仰與當代中國心態秩序重建”。

 

  “宗教中國化”可謂當代中國“政、教、學”三界的熱議話題與重大問題。2013年以來, 卓新平教授與張志剛教授主編的“基督教中國化研究叢書”, 已經出版近20種, 初步形成“理論研究、歷史研究、現狀研究、人物研究、名著再版、文獻匯編”等六大系列, 其相關的學理研究和實踐探索, 已經在中國政、教、學三界發生廣泛而深刻的影響。在這些論著之中, 張志剛教授的《“宗教中國化”義理研究》一書, 特別強調指出宗教中國化研究亟須加強有關問題的義理研究, 為此夯下堅實的基礎理論。

  張志剛教授是我國學術界研究、倡導基督教中國化的先行者和領軍人物, 該書匯集張教授近年來在相關問題上的14篇專題論文, 集中展現了其學術研究重心的一個轉移, 既兼顧“國際宗教學界的百年探索歷程”與“中國宗教研究的理論與方法重建”, 同時聚集宗教中國化的基礎理論問題。

  一、重心轉移與中國特色宗教學研究理論與方法的重建

  隨著當代中國宗教研究的深入展開, 重新構建中國特色的宗教研究理論與方法的必要性、重要性和迫切性, 已經充分體現?;谶@一問題背景, 宗教中國化問題及其義理的研究, 實際上也是重建中國宗教學研究的理論與方法方面的重大成就之一。比較以往宗教中國化的相關研究, 大多側重于歷史考察, 或是基于政策理解、法規等現實問題的具體梳理。作為在此領域中的代表性成果, 《“宗教中國化”義理研究》所體現的理論關懷, 主要體現為整合現有中國宗教學研究成果, 力圖展開義理探討。

  “宗教中國化”主要內含三重義理, 即真正融入“中華文化、中華民族和中國社會”的“三重融入”, 由此構成國際學術界在全球化時代所深切關注的“文化認同”“民族認同”和“社會認同”;就這“三個認同”的邏輯關系而論, 其中的“文化認同”又被視為“根本的認同”。因此, “宗教中國化”基礎義理的研究將致力于論證如下兩個基本命題:既要符合世界宗教史發展規律, 更需合乎中華文化的優良傳統。對此, 我們也可以理解歸納為中國宗教學研究問題的“五大反思”、宗教與民族文化的“三重融入”及其“三大認同”, 在于“三重義理”的研究層面, 更加強調社會文化發展所構成的“實踐檢驗”。

  國內外學術界一般認為, “文化認同”對人類來說可謂“最高的或根本的認同”。因此, “宗教中國化”主要內含三重義理, 即中國各宗教都要真正融入“中華文化、中華民族和中國社會”。這種基于中國宗教學基礎義理研究的重要判斷, 既符合世界宗教史所揭示的生存發展規律, 更合乎中華文明所擁有的優良文化傳統。

  這一重要判斷, 反映了張志剛教授學術研究“一場重心轉移”, 即從“國際宗教學界的百余年探索歷程”轉向“宗教中國化研究”乃至“中國宗教研究的理論與方法重建”。換言之, 通過批判地借鑒國際學術界的專業化宗教研究成果, 以“宗教中國化”為現實社會關懷與理論創新途徑, 可以使我們重新認識中國宗教史、真正認識中國宗教傳統, 重新理解中國宗教與中國文化、中華民族、中國社會的內在關系, 從而重建中國特色的宗教學研究理論與方法。

  就此而言, 無論從中華文明史、中國哲學思想發展史來看, 還是專就中國宗教史、中國宗教現狀而言, “宗教中國化”就是一個彌久常新的理論問題與學術使命。綜觀中國現有五大宗教, 惟道教作為傳統中國土生土長, 而佛教、基督教、天主教和伊斯蘭教, 大多是在中外文化交往或相遇的漫長過程中陸續傳入中國, 逐漸展開其不同的中國化歷程, 并隨著時代和社會的變遷不斷地踐行這一歷史、時代的使命。

  二、“三重義理”與“根本認同”

  “宗教中國化”命題之中主要內含有其三重義理, 即真正融入“中華文化、中華民族和中國社會”?!叭厝谌搿奔捌湎嚓P理論內涵的展開, 實際上就是國際學術界在全球化時代所深切關注的“文化認同”“民族認同”和“社會認同”。而就此“三個認同”的邏輯關系而論, “文化認同”又被視為“最高的認同”或“根本的認同”。一方面, 強調宗教中國化的重大問題若不從根本上落實“文化認同”“民族認同”, 其相關的“國家認同”與“社會認同”等便無從談起, 另一方面, 隨著全球化問題的深化與強化, “認同問題”已成為一個“全球問題”, 幾乎所有的國家、民族和其他社會形態均在“重新認識自我”、重新回答“我是誰”這一根本且永恒的哲學問題。

  從國際理論界來看, “認同問題”在冷戰結束后日漸成為研討熱點甚至爭論焦點。美國哈佛大學教授亨廷頓 (1927—2008) 曾提出的“文明沖突論”, 就立論于“文化認同”問題。 隨著冷戰的結束, 全球政治在歷史上第一次成為“多極性、多文化的”, 即演變為“一個由七、八種文明構成的世界”。在這個世界里, “超級大國競爭”已被“諸種文明沖突”所取代。它體現了人類文明的終極使命即所謂“終極的部落”或“最高的文化歸屬”。但其問題經常體現為不同文明的國家或集團之間的“對抗關系”。因此, 亨廷頓還指出, “國家認同危機”已成為“一種世界現象”, 人們主要是以“文化認同”來重新“認識自己”、界定“敵我關系”。

  對此, 張志剛教授特別強調指出, 中國宗教的中國化問題核心基本可以理解為在此層面的“認同問題”, 尤其是對其相關的中華“文化認同”“民族認同”, 乃至“國家認同”與“社會認同”等重大問題的研究, 以實現中國宗教能夠真正融入“中華文化、中華民族和中國社會”。所以, 宗教中國化理論所內涵的“三大認同”與“三重融入”, 基本構成了“宗教中國化”重大理論問題框架, 而對這些問題的研究自然就成為了當代中國宗教學研究重大理論的重建之路。

  三、“宗教中國化”與世界宗教史規律

  在張志剛教授看來, 研究宗教現象或討論宗教問題, 首先要認識并遵循宗教存在與發展的普遍規律。從世界宗教史來看, 千百年來幾大世界性宗教之所以能夠廣為傳播, 其首要條件或前提即在于:它們均能適應不同的文化、民族和社會境遇, 并以不同的方式來實現本土化、民族化與處境化。

  當代最具批判精神的天主教神哲學家、《全球倫理宣言》的起草人漢斯·昆以宗教對話與文明對話的開放觀念來重新反省“宗教本土化”的必要性與重要性?!妒澜缱诮虒ほ櫋肥悄暧夤畔〉臐h斯·昆為拍攝大型電視紀錄片而撰寫、歷經數年完成的書稿。這位博識世界宗教歷史與現狀的天主教神哲學家, 在多個章節里一再反省了基督宗教的本土化問題。而對中國讀者來說, 最感興趣的自然是漢斯·昆關于“基督宗教中國化”的看法。

  關于明末清初天主教的傳入及其結局, 漢斯·昆指出, 這一時期天主教傳教活動的失敗, 首先要歸罪于羅馬教廷。1704年, 教皇克萊門十世頒令, 要求中國信眾徹底放棄中國傳統禮儀, 不能祭祖、祀孔, 不能用中國傳統概念“上帝”或“天”來稱謂天主教的“天主”, 否則將被開除教籍。

  關于鴉片戰爭前后基督宗教的傳入過程, 漢斯·昆同樣抱以強烈的批判精神。他犀利地指出, 19世紀上半葉, 隨著歐洲民族主義、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極度膨脹, 基督宗教在華傳教活動達到了一個新的高潮, 就這一時期可以說, “殖民化等于基督教化, 反之亦然”。

  漢斯·昆對上述歷史現象的討論是, 只有真正扎根于中國文化的土壤, 中國的基督宗教才有前途:采取耶穌會士所采用的互補融合的方法……即實行真正的“地區化”“本土化”, 或者說, 使基督宗教融合于中國文化土壤。

  很明顯, 漢斯·昆的研究學術視野開闊、理論觀點客觀, 足以達到我們在此的論證目的:世界宗教史研究視野中的“本土化”“民族化”和“處境化”等概念, 具體就中華文化、中華民族和中國社會而論, 就是指“宗教中國化”;中國宗教史當然是世界宗教史的重要組成部分, 世界宗教史所證實的各大宗教傳統的“本土化”“民族化”和“處境化”共相, 無疑就意味著“宗教中國化”是符合全球宗教歷史的普遍演變規律的。而“基督教中國化所面臨的主要歷史難題就在于, 由西方傳教士所傳入的基督教與中國文化、中華民族和中國社會的矛盾沖突?!庇纱? 張志剛教授認為, “基督教中國化”的一個重點, 則是以“比較方法”和“對話觀念”的方法來探索和創建中國式的神學建設。

  張志剛教授為此專門提出“基督教中國化”三思, 立足于“學術的立場”, 希望更客觀、更理性地探討基督教何以能夠融入中國文化、中華民族, 特別是當代中國社會。而以往 “基督教中國化” (Sinolization of Christianity) 的相關提法, 主要是相對于慣用的“本色化” (Indigenization) 、“本土化” (Localization) 或“處境化” (Contextua-lization) 等詞而言的, 主要屬于“教會的概念”, 即主要是“教會的學者”用來討論基督教如何適應傳入地的文化背景或社會處境的。該著所用的“中國化”概念, 則是定位于“學術的立場”, 即力求更客觀、更理性地探討基督教何以能夠融入中國文化、中華民族、特別是當代中國社會。

  四、“宗教中國化”與中華文化優良傳統及群眾路線

  宗教中國化在“文化認同”層面的理論問題, 實際上就是“宗教中國化”與中華優秀文化傳統的關系問題, 這對各個宗教來說, 乃是真正融入中華民族與中國社會的首要條件或根本要求, 最終達成如下基本共識:正因為中華民族與中國社會是根基于中華文化傳統的, 所以, 現實存在于中華民族和中國社會之中的各種宗教, 無疑也要“真正融入中華文化”, “真正認同中華文化傳統”。

  中國宗教的優秀文化傳統特征, 我國宗教學界的前輩學人方立天先生、樓宇烈先生、牟鐘鑒先生曾經把它們歸納為, 愛人利他的傳統, 佛教的平等慈悲, 容忍布施的理念;道教的“齊同慈愛, 異骨成親”思想;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愛人仁慈、慈善公益的主張, 都有助于人與他人、人與社會的和諧, 尤其注重闡發出“中國文化與人文精神”之二者關系, 中國人的宗教信仰帶有比較濃厚的理性色彩, 比較強調“入世的精神”和“個人內在的自我超越”, 這便使中國宗教文化傳統表現出強烈的“倫理與人道精神”;強調中國宗教傳統實際上是與整個中華文化傳統相適應、相融合的, 各個宗教所體現出來的多樣性與和諧性, 和而不同, 多元一體, 促成中國猶如一個“宗教百花苑”, 能夠形成宗教間互相包容的傳統及愛人利他的傳統。

  綜合前輩學者的相關論述, 張志剛教授將其總結為“提倡兼容并包”“注重道德倫理”和“力主愛國愛教”。幾位前輩學者的研究心得不僅深刻闡發了中華文化傳統的“基本精神”和“核心價值”, 總結了中國宗教文化的優良傳統, 而且有助于我們深思中國宗教傳統與整個中華文化傳統的融匯過程及其契合關系, 中國各大宗教與中華民族、中國社會的適應過程及其經驗教訓, 以及各個宗教何以與時俱進、繼續堅持中國化方向。

  與此同時, 張教授特別強調指出, 民間信仰——可謂宗教中國化的群眾路線。無論古今中外, 如果我們要想探討所謂的“宗教文化傳統”, 那么, “民間信仰或民間宗教”——也就是大多數老百姓所信奉的東西——應該被理解為“最普遍、最真實、最基本的宗教形態”。這條學術研討思路不僅對于全面地考察中國宗教文化傳統, 而且對于我們重新建構“中國宗教概念暨中國宗教觀”, 都是頗有深度、廣度與潛力的??梢园堰@條新的學術研討思路叫做“中國宗教研究的群眾觀念”。

  這不僅僅是一個理論問題, 同時也是一個宗教中國化理論研究的方法論。因為, “如何認識中國本土的民間信仰或民間宗教”可謂中國思想界的一個老大難問題。如果我們抱以國際學術視野, 那么, 宗教中國化問題的研究, 實際上包含著中國宗教研究方法的根本突破, 并能夠對國際宗教學界有所貢獻。這種新的綜合性方法, 大抵可以稱之為“歷史、文本和田野考察” (History, Texts and Fieldwork, 縮寫“HTF”) , 即通過歷史研究、文本解讀來認識傳統背景, 再由田野考察來探究結構、功能和習俗等;前兩者有助于后者的問題明晰與開展。

  為此, 張教授尤其強調:如果說, 以上關于“群眾觀點或群眾路線”的理論反思是能夠成立的, 那么, 我們在中國宗教研究領域便會發現許多有待探究、有待突破的重要課題, 而其中最大的難題, 恐怕要數“如何重新認識中國民間信仰或民間宗教的性質與作用”了。

  五、實踐檢驗:宗教中國化的評估方法與標準

  隨著中國文化傳統研究、中國宗教研究、中西方文化、哲學與宗教比較研究的日漸深化, 越來越多的國內外學術同行意識到, 國際理論界著名的、有影響的宗教學概念、理論和方法, 大多是由歐美學者在西方歷史、文化和宗教背景下提出來的, 是不足以用來解釋中國宗教文化傳統及其現狀的, 所以, 我們亟待探索合乎中國文化傳統與社會現實的宗教學理論體系。

  因此, 這種基礎性的理論探索, 要從“宗教概念暨宗教觀”入手。 這便意味著, 從中國宗教研究現狀來看, 我們所要重新探討的不是一個簡單的宗教概念或宗教定義問題, 而是具有國際學術視野并深含理論建設導向的“中國宗教觀”。因此, 通過探索合乎中國歷史、文化與社會背景的“宗教概念”來重建“中國宗教觀”, 不但有助于我們開拓中國宗教研究的廣度與深度, 而且可以補充、修正或提升國際宗教學界的概念、理論與方法。

  張教授為此專門就“中國宗教概念暨中國宗教觀”的學術探討進行過深刻的“五大反思”, 討論以往的研究主要是立意于“思想觀念史”, 其專業解釋大多是從“宗教”的詞源入手的。張教授希望通過探索合乎中國文化與社會背景的“宗教概念”而建構的“中國宗教觀”, 我們能與國際學術同行所分享的宗教學理論與方法, 就不僅富有中國學術特色, 而且洋溢著中國文化氣派了!1

  “宗教實踐論” (Religious Practicalism) , 曾是張志剛教授基于宗教對話的所做的一個理論概括, 其原本觀點為“相互關聯、負有全球責任的對話模式” (a correlational and globally responsible model for dialogue) , 由美國著名天主教神學家、宗教對話實踐的積極推動者保羅·尼特 (Paul Knitter, 1934-) 提出。這種強調“相互關聯的”宗教對話, 主要就是因為世界上的宗教信仰是多元化的。正因如此, 所謂的宗教對話并非謀求“統一”甚至“同一”, 而是在承認差異性的前提下, 促使諸宗教的信仰者建立起“一種友好的對話伙伴關系”, 以使來自不同背景的對話者們能夠誠懇交流, 相互學習, 彼此見證。

  在此基礎上, 張志剛教授以其“宗教實踐論”的理論視角, 論述國際學術界關于宗教對話暨宗教關系的新近研討動向, 同時也用于“基督教中國化”——使基督教真正融入中國文化、中華民族與中國社會的重大問題的討論。就此, 張志剛教授提出了一個宗教中國化研究的方法論問題, 為一個社會、一個民族或一個國家, 對于一種“外來宗教”的接受或認可的標準提出了一個方法論維度, 所謂外來宗教的“本色化”“本土化”或“處境化”, 其主要標志或衡量標準到底何在呢?再如, 任何一種宗教傳統, 無論本土的還是外來的, 其主要的功能和目的究竟何在呢?所以, 宗教中國化的宗教實踐論, 展示了一種新的方法論視野。

  中國宗教對于中國文化的融入方法, 不僅僅是倫理宗教的問題, 也不僅是文化宗教, 宗教的定義來自文化而非宗教本身, 在此, 張志剛教授超越了固有理論進路上局限于宗教的本質論或功能論, 以克服以往本質論觀點的抽象性——抽象地把握“宗教的本質”, 不能再像以前那樣, 籠統地講“任何宗教都具有兩面性或雙重性”——既有正面的、積極的因素或作用, 也有反面的、消極的因素或作用, 因為這種表述實在有些讓人捉摸不定。張教授通過“中韓基督教史比較”“當代中國宗教生態”和“國際宗教對話動向”等重大問題的思考, 力主如下結論:社會實踐是檢驗宗教信仰的唯一標準;就當今中國國情而言, “基督教中國化”的必由之路在于, 為當代中國社會的改革開放、發展進步做出積極而重要的貢獻。2

  細讀張志剛教授的這本大書, 不由得發現, 宗教之中國化——實乃中國宗教研究理論與方法的關鍵之關鍵。如同張教授說的那樣, 中國宗教研究目前面臨的若干具有密切邏輯聯系的重大問題, 即“關于中國宗教的整體判斷”“中國宗教研究的群眾觀念”“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的方法論意義”, 在其三重義理、三大認同、五大反思等理論層面, 恰好能夠把此類問題予以整合, 加以總體研究, 自然而然就匯聚成為中國特色宗教學理論研究的重大創建, 以推進日后更全面、更深入的學理研討。

  注釋

  1 張志剛、張洪彬:《重建中國宗教學的理論與方法——張志剛教授訪談》, 《學術月刊》2016年第11期。

  2 張志剛:《宗教是什么?——關于“宗教概念”的方法論反思》, 《北京大學學報》2012年第11 期。

作者簡介

姓名:李向平 郭珵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欢乐斗地主免费下载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