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科關注 >> 本網原創
新見中古石刻文獻拓展文史研究新空間
2020年01月31日 10:0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陸航 劉曉宇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新見中古石刻文獻整理與研究工作坊會議現場。本網記者 陸航/攝

  中國社會科學網西安訊(記者 陸航 通訊員 王早娟 劉曉宇)1月11-12日,中國唐代文學學會、陜西省哲學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和陜西省中華優秀文化傳承與發展協同創新中心主辦,西北大學中國文化研究中心、西北大學漢唐文學研究院承辦的“新見中古石刻文獻整理與研究工作坊會議”在西安召開。倫敦大學教授辛維廉,復旦大學教授陳尚君、查屏球,北京大學教授榮新江、朱玉麒,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畢波,北京語言大學教授方銘,南開大學教授盧燕新,西南大學教授黃大宏,新疆大學教授和談,國家圖書館編輯白云嬌,中華書局編輯朱兆虎,陜西師范大學教授胡戟、王偉,西北大學教授葛承雍、王維坤、李浩等來自海內外高校與研究機構的30余位專家學者圍繞榆陽區古代碑刻藝術博物館所藏碑志的釋讀、研究展開學術交流,探討新出文獻與史傳文獻的文史互證、中原文化與域外文化的關聯性、中古時期士族家系、墓志石本的刊刻形式等問題,開拓碑志文獻在中古史、絲綢之路研究等方面的學術意義。

  西北大學中國文化研究中心整理的榆陽區古代碑刻藝術博物館所藏碑志共計166方,主要屬關中和陜北地區,其中不少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和藝術價值,特別是漢文粟特文雙語的《大唐故安優婆姨塔銘》,對深化方興未艾的入華粟特人研究乃至絲綢之路研究,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西北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常江,榆林市政協副主席、榆陽區委書記苗豐和榆陽區古代碑刻藝術博物館名譽館長齊志分別致辭。陳尚君、榮新江和葛承雍就墓志文獻的學界熱點問題分別作了主題報告。

  胡戟表示,隋唐墓志的歷史內容,幾乎涉及了隋唐時代所有重大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涉及許多制度和宗教社會文化方方面面的問題。除了眾多的書法佳作和史學家、文學家和名人撰文的名篇,還有涉及北朝權貴后裔,涉及關隴集團人物,涉及北朝政治、經濟、民族事務,涉及隋朝事件人物、興唐事件唐代皇室人物和外戚、初唐和武周將相名臣的后裔,隋唐征遼之役,武則天政治、安史之亂與中唐事件,中晚唐名人,晚唐社會和戰亂,周邊民族事務和對外關系。這些墓志給了我們一步步深入隋唐時期人內心世界的前所未有的機會。他們的人生追求、思想境界和價值觀中,許多積極的東西,至今讓我們感動和深思。唐代社會的盛世景象;隋唐人的價值觀、道德觀念;隋唐官員隊伍為社會治理做出的努力;科舉制度對隋唐時期士人的影響;隋唐時期科舉制度之外以皇諸親、功臣子、門蔭、辟招或從吏職等卑職而得官的各種現象;當時人們選擇遠離官場的心理;對待財富的心理等等都可以從這些墓志中找到相關訊息。

  陳尚君介紹,齊運通先生《新志百品》中所收墓志一百二十方,其中東漢一種,北魏五種,東魏、西魏、北齊各一方,北周四方,隋八方,五代二方,宋代四方,唐代則多達九十三方。這些墓志的重要意義有三點:一是隋及初唐重要史料的新發現。唐前重要人物墓志,可以特別提到鄭譯(540-591),他是北周至隋代著名政治家和音樂家,郭沫若曾撰文介紹過他的音樂成就。這篇《(隋故岐)州刺史上柱國沛國達公鄭君墓志之銘》,埋石于武德五年(622),時譯子元璹貴為太常卿,且因出使突厥而被扣,祇能寄窆萬年。墓志提供了鄭譯的許多新史料。涉及唐初政治史的,有杜伏威與戴義墓志,還有薛萬備墓志。這幾方墓志所載均可與新舊唐書等史乘互參。特別是高宗另一乳母盧叢碧墓志,可與之前出土墓志對讀,完善一些歷史細節。

  “從這些墓志中還可以得到盛唐、中唐史事的特殊記錄?!?陳尚君舉例,景云二年(711) 《大唐故左領軍衛將軍上柱國武威郡開國公苑府君墓志銘并序》,志主苑大智,是一位出身軍將之家,從秦城府右果毅都尉做起,積軍功至左領軍衛將軍,即禁軍高級將領。墓志雖也載及他一生從軍之事功,可補史缺者并不太多。特別重要的是其墓中有他告身刻石二,其一分三段,第二石分兩段。其一是有關策勛、轉功的具體事例,對今人理解古詩所謂“策勛十二轉”之類說法,提供了實證。此處五通告身,均全錄三省擬行、封駁、頒行的全部記錄,且保存原告身之行款格式,洵為唐代制度史研究的極其珍貴的文獻。

  “第三個重要意義在于這些墓志包含敦煌及晚唐史料的重要發現?!?陳尚君介紹,咸通九年(868)沈云翔撰《大唐故朝議郎守鄂王友南陽張府君墓志銘并序》,是近年中原發現石刻中,罕見的載及敦煌歸義軍張氏家族核心成員的墓志。該墓志提供了敦煌張氏的許多珍貴記錄,其中有關張義潭、張義潮兄弟事跡,尤為珍貴。

  “今天我們研究絲綢之路,應當發掘絲路沿線出土文書中有價值的殘片,最大限度地利用這些有意無意留存下來的文本,豐富我們對于絲綢之路的認識,譜寫更加絢爛多彩的絲綢之路歷史?!睒s新江認為,絲綢之路研究主要依據三個方面的資料,東西方的傳世文獻,絲路沿線發現的文書,各地出土的文物。絲綢之路沿線的敦煌、吐魯番、樓蘭、尼雅、焉耆、庫車、和田、穆格山等地都發現過不少各種語言文字書寫的文書材料,應當收集絲路沿線出土的各種語言文字的材料,把其中的零散信息,集中到絲綢之路的歷史敘述當中,其中很多內容是傳世史料和考古文物所沒有的。榮新江表示,出土文書在絲綢之路研究中具有以下重要性:第一,出土文獻提供了有關絲綢之路交通路線的直接記錄; 第二,出土文書記錄了絲綢之路的實態; 第三,出土文書記錄了絲綢之路東西傳播的商品種類和商貿情形; 第四,出土文書展現了絲綢之路上傳播的文化。

  葛承雍表示,近年新出唐代墓志數量眾多,蔚為大觀,但是在墓志上鏤刻畫作,追思模仿逝者生前向往的生活場景,還是很少見的。新發現的唐開元二十三年(735)“郜夫人墓志”四側上鐫刻的線刻畫是一方罕見的鐫刻有唐人生活的石刻記錄,不僅史料上豐富珍貴,彌補空白;而且藝術上意象風姿,精彩紛呈;原來樹碑立傳的墓志,既有唐人留下的書法石刻文字,也留下許多文獻上遺失的連環構圖畫像。

    李浩專題匯報了《榆陽區古代碑刻藝術博物館藏志》項目的工作進展及階段性成果。他表示,這些對墓志文獻進行的錄文整理,可以為中古隋唐歷史、社會、文學、藝術包括絲路文化的研究提供豐富的新材料、新個案,拓展文史研究的空間,因為新出文獻中僅僅人物傳記部分就“數倍于兩《唐書》紀傳人物的傳記資料”。藉整理《榆陽區古代碑刻藝術博物館藏志》,穿越漫長幽深的時間和空間,觸摸有溫度的歷史細節,考察重要事件的發生現場,聚焦古人對死亡的情禮百態,有利于調整因史料缺乏而板滯的宏大敘事,細化并深化有更多高清像素的歷史圖景。
    李浩提出,對墓志的考察整理,至少涉及到以下五個領域及其相關學科:一是生命倫理學,二是遺址景觀學,三是喪葬人類學,四是圖繪現象學,五是碑刻文獻學。墓志碑碣的研究雖是小道,但它涉及到古人對冥界立體多元的規劃設計和營造制作,既有觀念層面的,又有技術層面和材料層面的,還有藝文美術層面的,與現代廣域的宗教學、人文學、社會科學、技術科學、材料科學息息相關,關涉“古今學術史之通義”的“大事因緣”。這對于有志于從事人文學科的研究者而言,廣闊天地,大有作為。

 

作者簡介

姓名:陸航 劉曉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欢乐斗地主免费下载